牌局解析|打WSOP主赛,不懂控池就没有未来!

时间:2016-11-22 10:43来源:未知作者:德扑哥

 

 

各位扑克粉丝们,好久不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接近年尾,国内外各大比赛是一个接着一个,当然德扑哥也在现场见证一个个冠军的诞生。因此哥十分肯定负责的告诉大家——想要在一场百人甚至千人的大型锦标赛上获得冠军,通过数百次洗礼之后就会发现除了技术水平,运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这周的牌局解析里,我们要讲的是一个在今年WSOP主赛上倒霉蛋的故事,而在牌桌输掉的一方只能说是太不走运了。但世间万物都皆有联系,当我们细细研究后就会发现,这位被BB的玩家,其中的确也包含了一些粗心的技术性失误。跟上德扑哥的脚步,来看看这个对决里隐藏着哪些蛛丝马迹!

 

牌局过程

 

这是2016 WSOP主赛Day 5的比赛现场,我们将目光投向转播桌,桌上既有业余选手也有Pro。这把牌的主角之一是Mitch Garshofsky,已经是WSOP的常客选手了。

 

盲注30k/60k/10k,因此每一局还没开打前底池就已经有180,000筹码可供抢夺。中间位置的Valentin Vornicu(8枚WSOP巡回赛金戒指得主,筹码6.2m,约103bb)加注到135,000。Garshofsky(筹码2m,约33 bb)在BTN拿到A♣10♠,他跟注。两个盲注位弃牌,底池450,000。

 

翻牌:AK♠4♣,Vornicu过牌,Garshofsky下注200,000,Vornicu跟注,底池达到850,000,剩余有效筹码约1.65m。

 

转牌:5,Vornicu过牌,Garshofsky再次下注325,000,Vornicu跟注。底池升至1.5m,有效筹码量降至1.3m。

 

河牌:3♣,Vornicu领先下注660,000,Garshofsky一番纠结后最终选择跟注。Vornicu亮出A2,在河牌击中轮子,赢下了这个2.82m的大底池。Garshofsky筹码遭重创,这把牌过后只剩600,000筹码,随后很快就止步第82名了。 

 

通过完整牌局视频一睹为快:

 

 

分析

 

Mitch Garshofsky输掉了这一局,大家定会更多地将其归咎于运气不好。但细看就会发现,其实他自己这把牌处理得也并不完美…Valentin Vornicu用一手中等牌在第三位置开局加注。A2o是一手非常容易被统治的起手牌,而且在翻牌后还没有位置。

 

但Vornicu是桌上的大筹码之一,他有这个底气去冒险试手。Garshofsky当然也明白这一点,而且BTN的ATo对抗前面加注者的范围,是一手相当好打的牌型。为了不让底池膨胀,在有位置的情况下只选择跟注是非常正确的。

 

 

没有听牌

 

两名选手都在翻牌中了顶对,但更重要的是这个牌面几乎没有听牌的可能。

 

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干燥”牌面。在一个干燥牌面下,领先的选手几乎总会一直领先到最后。而在一个充满听牌的湿润牌面,情况就会变幻莫测不好定夺了。哥觉得Vornicu这把牌处理得非常好。他没有理由先出手,因为对手几乎不可能用比他更差的牌跟注。就算对方真的跟了,也不可能连续支付三条街。Vornicu只想便宜地摊牌,同时看能不能引诱对手诈唬。

 

Vornicu过牌后,Garshofsky几乎就确信自己是领先的了。他下注无非就是两个目的,一是建立底池,二是看能不能就此拿下。但其实他更应该选择过牌,因为上面对Vornicu没有理由下注的描述也刚好适用于他。

 

 

转牌再次错过过牌机会

 

转牌看上去就是张白板。Vornicu过牌,Garshofsky很快又下了第二次注。

 

但其实他并不该如此固执,原因如下:

 

1) Garshofsky的牌并不算大,一个明显的规则就是——拿到小牌,就打小底池。

 

2) Vornicu能用什么牌连跟两次甚至三次下注呢?他一定会丢掉Kx和其他任意对子,换句话说就是他不太可能会用比你更差的牌来跟注。

 

虽然Vornicu此时的确用更弱的A跟注了,但别忘了他同时也在听牌。虽然他已经知道对手诈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依然还是决定看看河牌。

 

 

绝杀河牌

 

河牌恰恰就是让Vornicu梦寐以求的那张3。由于Garshofsky已经连续下注两条街,展示了足够的牌力,因此Vornicu认为此时可以出手了,极可能会被对方支付。Garshofsky得到了不错的底池赔率:3.3-1,而且即便跟注输了也依然有筹码剩余,但说实话他依然应该在这里弃牌。

 

此时Vornicu诈唬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即便在河牌得到提升的牌型微乎其微,但就前面几条街的情况来看,Garshofsky能击败的牌真的不多。Vornicu拿着AK, AQ或AJ这种跟张更强的牌型了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说不定他只是觉得Garshofsky啥牌都没有,所以才一再给他机会诈唬呢?

 

哥认为Garshofsky的问题就在于他很难将Vornicu置于某个确切的范围之上,因为对方的超强牌被非常完美地隐藏了起来。因此,他在河牌的跟注其实是个非常小的错误,远不及他在转牌的下注错误来的严重。

 

此时,在转牌继续让底池膨胀的错误已经带来了严重后果。其实并非Garshofsky多不走运,而是他本不该损失这么多筹码。鉴于自己超级直接和鲁莽的打法,Garshofsky损失了超过2/3的筹码,手里只剩下10bb。

 

而如果他在转牌收手过牌,那他也就只会输掉10-12bb的筹码,也就是600,000-700,000罢了。如此一来,他手中剩下的筹码量就能依然维持在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而这对参加WSOP主赛而言,简直太重要了。

 

 

总结

 

Mitch Garshofsky拿了一把中等牌,却想要的太多,这种贪心最终让其在河牌付出了惨痛代价。相较之下Valentin Vornicu不仅是运气爆棚,他之所以能受益完全是因为Garshofsky在前面几条街已将底池大大膨胀。因此聊到这一步,各位看官是否有从两个玩家的行动中学到些什么呢,假如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或想法可以在留言区给哥提出,下期的牌局解析再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