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这位仁兄,我是抓你呢,还是抓你呢,还是抓你呢?

时间:2017-07-04 16:55来源:未知作者:Brenda

 

今天的【牌局解析】,咱就来看看一位实力顶尖却低调无比的职业牌手。

 

就在去年最后一场大型赛事落幕后,David Peters成功在GPI全球榜上超过Fedor Holz,荣登榜首。

 

自那以后,他也并没有停下来的架势,继续在各大锦标赛中发挥着自己的实力。

 

然而就在买入$100,000的澳百挑战赛中,由于对某一手牌的过于执着,让他与巨额奖励擦肩而过…

 

看过后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时至今日却依然能让众多老司机翻车…

 

 

牌局过程

 

这是买入$100k的澳百挑战赛,可以说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场比赛。由于买入昂贵,今年只有18人报名参赛。

 

这手牌发生时,场上还剩最后六名选手。只有前三名能获得奖励,而冠军则将收获$882,000澳元的巨额奖励。

 

盲注3000/6000,前注1000,大家的筹码都还很深。Peters坐在大盲位,持有178,000筹码,是桌上的短码之一。

 

Mike Watson开局加注,后面一直弃牌到Peters,他用QT♠跟注,底池37,000。

 

翻牌:T7♠2♣

 

Peters过牌,Watson下注15,000,Peters跟注,底池升至67,000。

 

转牌:J♠

 

Peters再次过牌,Watson再次下注,这次下了45,000,Peters再次跟注。底池已经升至157,000。

 

河牌:K♣

 

Peters第三次选择过牌,Watson直接以全下回应之。若要跟注,Peters就必须全下自己仅剩的所有筹码。他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还投出了加时筹码,最终还是决定用自己的锦标赛生命去冒险…

 

Watson亮出Q♠9♠,河牌击中坚果顺子,Peters无奈盖牌出局,与钱圈擦肩。

 

完整牌局视频如下:

 

 

 

分析

 

在牌面有两张高牌的情况下,你或许会认为Peters的跟注有点过于松了,但仔细研究一下就会发现,这次跟注并非无理可依。

 

在前面只有一个开局加注的情况下,Peters拿到了一手保卫大盲注的典型牌型。

 

Watson作为桌上的大筹码,从CO位开局加注意味着他的范围会非常宽。他的筹码量目前排名第二,所以偷盲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Peters在翻牌前的跟注非常标准,他这把牌就保卫盲注而言还是很强的,因此不能弃牌。

 

 

 

这一点很重要

 

翻牌对Peters还是非常不错的。他击中顶对,只落后那几个徳扑最强起手牌而已。

 

而那些牌型只处于Watson全部范围的最顶端——AA、KK、QQ、JJ、AT和KT以及TT、77和22所击中的暗三。

 

但Watson的范围里有着更多的弱牌,因此Peters不可能遇到一个标准的持续下注就弃牌。

 

当转牌发出一张J♠后,形势出现大逆转——在Peters看来这是一张他非常不愿意看见的高牌,但还不至于成为自己的灾难。

 

但Watson随后的下注让Peters不得不开始担忧河牌的到来。事已至此,他还能在第五条街弃牌吗?

 

Watson下了45k,直接将底池扩大至112k。如果Peters跟注,底池就会再度膨胀至157k,然而他们进入河牌圈的有效筹码仅为110,000。

 

但Peters很清楚,在对抗一名像Mike Watson这样的世界顶级选手时,即便压力山大,自己也必须顶住。

 

况且——这一点非常重要!——转牌这张梅花J打开了很多可能的听牌和组合听牌,这就极其可能会出现半诈唬。

 

 

 

诈唬还是真·强牌?

 

河牌发出了K♣,自此,A♠Q♠、K♠Q♠和Q♠9♠的听牌全部成型。而另一方面,同花以及同花和卡顺的组合听牌则全部破产。

 

Watson moves all-in and Peters isn’t really asking himself if Watson has hit a jack or a king.

 

Watson直接全下,Peters此时关心的根本不是Watson是否击中了J或K。

 

他真正关心的是Watson是否真的已经做成了顺子,他是否真的会用AQ、Q9甚至98在转牌圈半诈唬——亦或者,他会不会有暗三…

 

为什么这么说呢?想一下吧,谁会在这种时候仅用一对K,甚至一对J就全下?

 

Peters已经连跟两条街,他的牌力明显已经非常强了,因此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问题:“这位仁兄,你到底是在诈我还是真有强牌?”

 

如果Peters此时弃牌,他将依然持有一个相对健康的筹码量,约200BB。但如果他赢下这一局,自己就能一跃成为大筹码,就会有更大的机会向冠军发起冲击。

 

这场比赛的赛制规定,决赛桌当天将采用计时器,因此大家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将整手牌从头到尾细细回想一遍。

 

Peters看到同花听牌已经破产,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最终决定跟注。

 

 

 

而在Watson看来

 

Watson在这把牌中有着完全不同的体验。翻牌牌面非常干,除了一个后门听牌,他什么都没中,但他手里也握有一张高牌。

 

转牌的J♠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张梦幻牌。这张J让他同时击中了同花听牌和两头顺听牌。

 

如果将手中这张高牌也算作一条出路的话,他现在就有整整18张补牌!

 

对Mike Watson这样一名优秀的选手而言,简直不用想就直接出手半诈唬了。此时半诈唬有着相当高的赢率和弃牌率,而且还会为自己带来很好的潜在赔率。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如果河牌没有中,Watson还会全下吗?我们并不知道答案,但必须说可能性很大。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Peters的跟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虽然这一次他跟错了…

 

 

 

总结

 

Mike Watson和David Peters在这手牌中都尽了最大努力,一个抓住一切机会在每一条街向对手施压,另一个则利用自己嗅到的破绽一次又一次黏住对方。只可惜造化弄人,最终的赢家只能有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