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偷鸡成功,有时不一定是技术好,也可能是对手傻

时间:2017-07-16 13:02来源:本网专稿作者:luluzuo

转眼间又要来到周末了,德扑哥也可以忙里偷闲,和大家来分析经典牌局,我们打牌时经常会遇到对手全下,而你自己又拿着一手并不算强的好牌的情况。这个时候,你的补牌数就会影响你的决策。

 

本期的【牌局解析】中,德扑哥就为大家分析以下一个牌局,我们的主角在面对一名以擅长大诈唬出名的玩家时,弃掉了顶对兼坚果同花听牌。

 

那么问题来了——你真的应该弃掉这把牌吗?

 

牌局过程

 

这手牌发生在塞米诺尔硬石娱乐场的cash游戏

 

桌上既有像Mustapha Kanit、Chance Kornuth和Matt Berkey 这样的高知名度职业牌手,也有像Bill Perkins和Joey DiPascale这样的业余玩家。

 

游戏级别为$100/$200,但在这手牌中Berkey放了一个$400的抓头(straddle)。DiPascale在HJ位持有$72,000筹码,这手牌中他拿到A♣8♣,并选择加注到$1,400

 

James Calderaro(筹码量$30,000)在BTN跟注,但Kanit(筹码量$117,000)却在BB位反加到了$6,500。

 

Berkey(筹码量$360,000)跟注,DiPascale跟注,Calderaro也跟注。底池$26,275。

 

翻牌:873

 

Kanit过牌,Berkey下注$11,500,DiPascale用顶对跟注,Calderaro弃牌,Kanit也弃掉了AK。

 

底池升至$49,275,有效筹码量$54,000。

 

转牌:7

 

Berkey直接all-in,DiPascale陷入长考。最终,DiPascale选择弃牌,将这个高达$103,000的底池拱手让人。

 

其实Berkey只有K高牌,成功偷鸡。

 

完整牌局视频如下:

 

 

 

分析

 

 

Matt Berkey精心设计了一盘大棋,并成功拿下大锅。如果Joey DiPascale在事后回看录像,肯定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么现在请诚实地问问自己——如果是你,碰上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弃牌?

 

我们先从翻牌前看起。A8s是非常不错的牌型,足以在翻牌前加注,即便你的周围坐着一群顶尖职业玩家...

 

但Mustapha Kanit随后在BB位用AKo反加了,如果Berkey不是在先放了抓头的情况下跟注,那么DiPascale很可能会在这里弃牌,因为A8太容易被主导了。

 

但事实却是,此时此刻他只需再跟$5,000就能赢一个$16,000的底池,而且后面很可能还会有人跟注。

 

但如果你在一个3-bet的四人底池里玩A8,且牌桌风格非常松的情况下,你就必须对每名对手的范围有一个很好的认知,否则就很可能在翻牌后被碾压。

 

你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弃掉顶对

 

 

翻牌让DiPascale中了顶对,另加一个后门同花听牌。但在一个四人底池,这把牌的价值远不及单挑底池。

 

所以DiPascale必须谨慎处理,并尝试搜集更多信息。

 

Kanit过牌,暗示着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拿着两张高牌,但并非超对。毕竟如果有超对,面对三名对手,肯定会直接下注。

 

反倒是后面Berkey的下注更难揣摩。他在抓头位置跟了反加,这让他的范围看上去很强。这个范围包含了很多高牌组合,比如AQ;但也有很多中对,比如77、99和TT。

 

Berkey下注后,DiPascale做出了正确的决策。虽然Berkey的下注看上去很强(毕竟他是在面对三名对手时下的注),但不论怎样你都不能这么轻易就弃掉顶对顶跟张。

 

我们再来看看数字

 

DiPascale跟注后,Calderaro和Kanit双双弃牌。转牌7又让DiPascale中了坚果同花听牌。但这一次Berkey直接推了全下,只比满池下注多了一点。

 

在决定跟注还是弃牌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些数字。

 

Berkey全下后,底池达到$103,000。DiPascale需要再跟$54,000。他的底池赔率为1.9-1,意味着他的跟注要有35%的正确率才算有利可图。

 

下面再来看看Berkey的范围,看看DiPascale的牌力对抗他会怎样。Berkey的范围包含三种牌型:

 

1. 超强怪兽牌:88、77、87或33,对上这种牌,DiPascale只有死路一条。

 

2. 普通强牌:JJ、TT或99,对上这种牌,DiPascale有14张补牌(9张梅花,两张8和三张A)

 

3. 诈唬牌:AQ或KQ之类的高牌组合,被抓的话最多只有6张补牌

 

强制性跟注

 

 

那么现在就很清楚了,DiPascale的牌力,在面对对手2/3的范围时都说非常不错的,且得到的赔率也很合适。

 

再做最终决定前我们再来看看范围1。88和77分别就只有一种可能的组合:88和77。而33有三种可能组合。

 

再回想一下翻牌前的行动,基本上也能将87排除出去了。

 

所以事实就是,Berkey的范围里就只有5手牌能让DiPascale听死,而面对其他牌型,DiPascale都有机会。

 

况且像Berkey这样的选手,他能拿来做诈唬的牌可远远不止5手哦——这也是他之所以如此成功的原因。

 

虽然DiPascale的确有可能听死,但这个几率实在太小了,几乎是微不足道的。

 

转牌的7可以说就是一张强制DiPascale跟注的牌——这张牌对他而言简直太好了!如果他能正确分析自己的处境,想都不用想就应该跟注。

 

总结

 

 

Matt Berkey卯足火力向DiPascale开炮,并成功让他弃掉了赢家牌,且还是一把拥有大量补牌的赢家牌。Joey DiPascale虽有过纠结,但最终也没能准确读出Berkey的范围,白白将10万刀拱手让人。

 

那么再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答案想必很简单:“不,绝不应该弃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