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被短码Hellmuth用Q嗨bluff掉三条 Cates你确实错了

时间:2017-10-17 14:18来源:未知作者:yj

 

不久前《美国扑克夜》曾办了场KOTF单挑赛,那场比赛买入5万刀,参加的选手用5万刀可以换5w的起始筹码,最后只有冠军才能拿奖金,这次比赛一共有4人报名,分别是Frank Kaasela、Doug“WCGRider”Polk、Daniel‘Jungleman’Cates和14条金手链得主Phil Hellmuth,打入决赛的是Cates和Hellmuth,在两人交手的过程中,Hellmuth曾一度跌到只有6000筹码量,而Cates的码量约是Hellmuth的33倍,近200k,可就是在这种劣势下,Hellmuth居然还能够咸鱼翻身,并在翻身过程中秀了个年度最佳bluff,对于那次bluff,当时为这场比赛做直播的Polk直呼不能理解Cates的操作,而围观的粉扑们在看到Cates被Hellmuth诈弃牌后,纷纷表示“WTF”!!

 

这手让大家WTF的牌局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Cates当时打这局牌时所考虑的点是什么。

 

过程

 

打这手牌的时候,Cates坐拥165,100的筹码,而Hellmuth仅剩34,900,两人的筹码比大概是5:1,当时盲注800-1600,Cates在BTN位拿了10♣5♣,他加注到3200,Hellmuth跟注,底池现在是6400,Hellmuth还剩31,700。

 

翻牌:102♣3,Hellmuth过牌,Cates下注2200,Hellmuth跟注。

 

转牌:10♠,底池10,800,Hellmuth手里还剩29,500,他过牌,Cates下注7600,Hellmuth过牌-加注到19,600,Cates跟注。

 

河牌:9,底池50,000,Hellmuth还剩9900,河牌发出来后,Hellmuth秒速全下,Cates想了几秒挺郁闷地弃牌了。

 

Cates在发牌员准备收牌时对Hellmuth说,“我”要用“我”的看牌特权,Hellmuth问确定要用吗,得到肯定答复后,他亮出Q♠J♦,他什么都没中,Hellmuth只拿了Q嗨。

 

如果Cates在这里跟注,他就赢了比赛,但却拱手把底池让给了Hellmuth,让对手借此机会翻本,最后慢慢夺回优势,并拿下冠军。

 

如果文字看不过瘾,大家可以点开视频感受下当时打这手牌的现场氛围:

 

 

 

分析

 

作为全球单挑打得最厉害的人之一,Daniel‘Jungleman’Cates怎么就在这个那么重要的底池里弃掉了一手这么强的牌?

 

 

 

这家伙当时脑子是突然秀逗了吗?还是说Hellmuth的诈唬真的很厉害,以至于他不得不放手?下面我们就通过分析来回答一下这些疑问,先来看翻牌前。

 

翻牌前,Cates利用自己的筹码优势,用一手牌里非常一般的牌型(不过好歹是同花的)加注施压,Hellmuth拿到了QJo,一手比一般牌型强的牌,于是他跟注了。

 

Hellmuth跟注后,Cates眼里Hellmuth的跟注范围是很宽的,因为两人是单挑,所以当面对一个3:1的赔率时,即便筹码量已经很浅,但Hellmuth还是会在大盲位用很多牌型捍卫他的大盲

 

翻牌发出后,Cates中了顶对,Hellmuth过牌后,Cates没理由不在这里下注,因为他在这里领先的几率挺高,而他的下注有可能会被同花听牌、3X、2X、中等口袋对或甚至是两高张跟注。

 

当Cates下注后,Hellmuth只需跟注2200就可以搏8600的筹码,跟注赔率大概4:1,这个赔率很不错,所以Hellmuth当然不舍得在翻牌这里就此放弃底池。

 

转牌的出人意料

 

转牌发出了另一张T,Hellmuth第二次过牌,Cates当然很喜欢这张T,这张牌让他中了三条,这张牌出来后,他的牌也大过Hellmuth有可能(几率不高)慢打的JJ或AA类的超对。

 

 

 

Cates也没理由不在这里下注,他下了7600,如果Hellmuth跟注,那Cates就有机会在河牌跟Hellmuth打到全下,因为Hellmuth跟注的话,底池就变成26k,有效筹码就变成22k,所以很容易打到全下。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Hellmuth没有跟注,而是加注,这个加注很可能是一种出于绝望的挣扎,加注后Hellmuth手上还剩9900,还剩那么点筹码的意义何在?

 

Hellmuth之所以不选择全下,还在手里剩点筹码,这么做其实比全下表现出了更强的牌力,因为如果全下,Cates必然会迅速跟注。

 

Hellmuth在转牌的过牌-加注表达的意思是:“我给你那么好的赔率,拜托你快跟我,跟了之后你应该就不舍得在河牌弃牌了。”

 

碰上Hellmuth的加注后,Cates可能怀疑自己碰到了一手强牌,比如口袋对3,或者口袋对2,甚至可能是比他强的TX。

 

当然,Hellmuth这么做也可能是只是想通过加注把Cates逼出底池,因为在这种牌面上,Cates拿有好牌的几率挺低,此外,Hellmuth也可能是在半诈唬,这种打法在cash里面挺常见。

 

不管怎么说,Hellmuth这一招确实让Cates有所顾虑了,这时候他脑中可能在想着两个方案:全下或弃牌,但最后还是只选了跟注,因为这时候如果Cates选全下,这么做就有可能会吓跑Hellmuth的bluff,若是Hellmuth弃牌,他手里只剩6bb,弃牌后他还是有机会借着这6bb翻身。

 

 

 

河牌的骚操作

 

河牌出来后,Hellmuth用全下完成了他的表演,他在这两条街的这种操作属于SNG短码时常用的一种策略,当玩家短码时,他会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中全下,但他的全下会分两步走。之所以分两步走,是因为这么做之后,对手就有可能会弃牌(属于错误的弃牌),但如果你一步到位直接全下,对手会因为赔率的关系而不选择弃牌。

 

可是Hellmuth和Cates打的这局牌,当Hellmuth选择全下的时候,Cates的赔率足足有6:1那么多,底池已经60,000,他只用再多投入9900就可以跟注。从数学的角度看,Cates赢率只要到14%附近,他的跟注就是有得赚的,可Cates压根就还没考虑到数据这一层,几乎是立即就选择弃牌了。

 

Cates这么做估计是河牌出了方片9的缘故,应该是这张方片影响了他的决定,很显然都已经到这一步了,Cates肯定猜Hellmuth这么做不可能是bluff,而这手牌正好是Hellmuth范围里的好牌之一。
那么,Cates的弃牌究竟对不对?

 

我们先来看Hellmuth这么打所代表的范围,这个范围包括两种牌型:

 

①强牌:33、 22 、99 、任意TX、任意两张方片

 

②诈唬牌

 

在Hellmuth范围里的强牌中,Cates能够击败的只有T4,但这个范围只占了Hellmuth强牌范围一个很小的比例。

 

如果Cates认为Hellmuth没有能力做出这种诈唬,那他确实需要弃牌,因为他只赢Hellmuth范围里的一手牌。

 

可是,比赛已经打到这里,如果Cates跟注赢了这手牌,那一切结束,他将夺冠,而他跟注输了,Hellmuth翻倍到69,800,Cates依旧还能有2:1的优势,再加上其实Cates弃牌后把底池给Hellmuth,虽然没有多支付那9900的筹码,可Hellmuth的筹码量还是涨到了59,900,这跟69,800之间的差别其实并不大,所以Cates的弃牌是不对的。

 

 

 

如果河牌的时候,Cates再多想一点,他肯定不会弃牌,而是做他该做的事:跟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