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回顾 | 蒙特卡洛决赛桌上的三次开火

时间:2018-01-28 12:16来源:未知作者:Mo Nuwwarah

(Mo Nuwwarah)

 

Mo Nuwwarah分析了决赛桌上一个有趣的三次开火诈唬,原来下注量才是关键。

 

这是扑克之星冠军赛蒙特卡洛主赛事决赛桌上的一手牌。

 

报道现场扑克锦标赛是我的看家本领,也让我有机会看到无数牌局的始末。许多牌局提供了有趣有料的视角,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到玩家是如何玩牌的,不论他是娱乐型玩家还是职业牌手。在本系列文章中,我会给大家分析我在锦标赛中报道过的手牌,看看我们是否能从中得到一些有用的内容。

 

(Christoph Vogelsang)

 

场景

 

可惜呀,我从伟大的Christoph Vogelsang那里收集到的知识都快用完了。如果你错过了的话,可以看他分析的$300,000超级豪客碗中的两手大牌。他在其中一手牌对抗的是Justin Bonomo,另一手牌单挑的是Jake Schindler,并且靠着这一手牌拿下了冠军。

 

今天,我们要回过头来看看这位牌手讲过的手牌。虽然我讲的内容没有Vogelsang那么有深度,但我在自己的黄金时代也是玩过几手牌的人,所以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事情掰扯清楚滴。

 

下面这手牌是我在5月份报道扑克之星冠军赛蒙特卡洛站时记录的一手牌。手牌产生在决赛桌,对战双方是激进的筹码王Michael Kolkowicz和玩得更紧更保守的俄罗斯玩家 Andrey Bondar。当时Diego Zeiter不幸被淘汰,五人桌刚刚产生。

 

过程

 

盲注和底注是50,000/100,000/10,000,Kolkowicz在枪口位用AQ♣开池加注到34万。Bondar在按钮位拿着A♣K仅仅跟注。Kolkowicz这手牌开始时筹码刚超过800万,Bondar的筹码大约有350万。

 

两人看翻牌为89K。Kolkowicz开火持续下注了27.5万,Bondar跟注。转牌是8♣,Kolkowicz再次下注54万,Bondar再次跟注。

 

河牌是2,Kolkowicz再次投入54万到底池。Bondar没什么犹豫就在按钮位最后一次跟注了,然后拿下了这个巨大的底池,Kolkowicz的筹码遭受重创,Bondar的筹码则大幅提升。

 

概念和分析

 

(Michael Kolkowicz)

 

Kolkowicz在决赛桌的早期一直在施展进攻绝技,看到AQ♣他一定非常开心。也许他预料到这手牌的行动会比平常浪,所以翻牌前就做了一个数目不小的加注,超过了大盲注的三倍。

 

可惜的是,Bondar暗搓搓拿到了AK,然后平跟了。进入翻牌后,Kolkowicz基本上没什么补牌了,但他领先下注了。

 

翻牌是89K,尽管AQ跟红心一毛钱关系没有,但是持续下注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Kolkowicz要做好至少再开火一次的准备。这是因为他持续下注主要的价值就是让紧玩家在转牌弃掉一些更弱的手牌。

 

我们来看看Bondar在翻牌前和翻牌圈的跟注范围。作为一名紧玩家,面对大的加注,他最差只会用中等对子和同花的高牌组合来跟注。

 

这些中对大概是1010x和JJx这类牌,肯定会跟翻牌有点关系。如果他的口袋对没有红心的话,应该在面对第一次下注时就弃牌了,而有红心的对子通常面对第二次下注,也会缴械投降,AXx的高牌组合也大致如此。

 

不过当Bondar在转牌跟注时,Kolkowicz的头脑中应该拉响警报。

 

(Andrey Bondar)

 

他要想想,一位紧玩家会用什么牌玩到这个地步呢。Bondar要用这手牌跟注翻牌前大的加注,然后在相当惊悚的牌面跟注翻牌和转牌的两次开火。看起来他手里最差的牌也会是KQ。我实在是想不到一位紧玩家会在这个时候打一手比这更差的牌,我甚至不确定Bondar是不是会在翻牌前就弃掉这手牌。

 

Bondar慢打同花到这种地步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不过,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他还有可能用口袋9或口袋8击中了坚果牌。看起来他范围内大多数牌应该是K的顶对带强的跟张。

 

考虑到以上内容,Kolkowicz最好的选择要么就是做出更大的下注,假装自己中了坚果牌,比如同花或三条8,从而让对手弃掉一张K,要么就是直接放弃这个底池,弃牌了事。

 

相反,他选择了一条中路,在河牌做了不到四分之一底池的诈唬。有时,当我认为对手范围内有一些没中牌的听牌时,我会在这种时候做更小的诈唬,让我有机会用便宜的价格拿下这个底池。

 

但是,Bondar的范围内并没有很多没中牌的听牌。Kolkowicz的下注看起来只会有两种结果,Bondar要么会耸耸肩跟注,要么直接做价值全下。在这种时候,如果我是Kolkowicz的话,我要么会直接放弃,要么做更大的诈唬,这样至少我还能瞄准对手范围内某些牌,还有可能让他弃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