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香港玩家澳百赛在河牌超池下注踢钢板 用Q8o操作把自己操出局

时间:2018-04-12 16:42来源:PokerListings作者:PokerListings

 

这周的牌局解析是在澳洲百万赛主赛打出来的,两位主角分别是当年澳百赛主赛亚军Lennart Uphoff 以及第十名中国香港牌手Raiden Kan,两人在这局牌中的交战开始的时候很和平,最后却画风突变由“礼让”变为“大打出手”,具体过程究竟是怎么样的?废话少说,我们言归正传来看牌吧!

 

过程

 

当时主赛还剩10个人,这是Day4的赛事,Raiden Kan以筹码王的身份开始第四轮的比赛,这局牌开始的时候他的筹码量约为43bb左右,而场上的十个人里,多数人的码量介于100-200万之间,没有人是超短码,这次比赛的冠军奖金为160万澳元,第十名奖金为95,000澳元。

 

(图为Raiden Kan

 

盲注15k-30k,底注3k,Raiden在小盲位open到90k,大盲位的Uphoff跟注,手里剩约200万筹码。

 

翻牌A310♣,底池195k,两人过牌,

 

转牌2,两人过牌。

 

河牌K,Raiden第三次过牌,Uphoff下注65k(2bb多点),轮回到Raiden行动,他全下约120万,Uphoff想了片刻后跟注,他亮出108,Raiden亮出Q8♣,止步第十名。

 

(图为Lennart Uphoff


        分析

 

两人在翻牌前的行动属于正常打法,所有人都弃牌后,只剩下大小盲位的Raiden和Uphoff,在大小盲之争中,Raiden拿到的Q8o牌力还算可以,用来open无可厚非,而Uphoff在大盲位用隔张连牌T8s跟注也符合常理。
翻牌发出A和两张,衍生出了同花听牌的可能,两位选手过牌。

 

转牌2完全是一张白板,两位选手依旧没有出手。

 

河牌K,在Kan第三次过牌后,中了同花的Uphoff下了个很小的注,结合前两条街的行动看,当Raiden在河牌第三次过牌后,Uphoff应该是猜对手没什么牌,他之所以选择只下底池1/3的数量,目的是想如果Raiden拿有Kx、3x、小对子、或Qx之类的牌,这个数量的下注应该能让Raiden跟注。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Raiden没有跟注,他选了全下,底池260k,他全下了120万,一个超池下注。像Raiden在河牌做出这种超池下注,他的行动所代表的范围就仅剩两种:①坚果,②纯诈唬。

 

Raiden全下后,Uphoff迅速跟注,这个举动表明他不相信Raiden拿有QX,虽说Raiden想用全下去扮演这手牌,可他拿到这手坚果牌的可能性很低。

 

从Raiden的牌风来看,他打得挺凶,若翻牌他真的拿有强同花听牌,他应该会选择c-bet而不是过牌,再者,翻牌发有一张A,这也是一张适合利用来c-bet的牌。

 

相比三条街都选过牌,选择其中两条街下注,或三条街都开火的打法会让Raiden演绎的诈唬更可信。Raiden在这手牌中犯的错在于认为自己可以在河牌去扮演坚果同花,可但凡对手不是什么超鱼玩家,他是绝对能嗅出猫腻的,此外,在扮演同花的时候,Raiden或许没有考虑到Uphoff拿有同花的可能性。

 

(图为Raiden Kan

 

翻牌的时候,Uphoff中了对10,并拿到同花听牌,这说明他的牌已经有了摊牌价值,而如果他下注,Raiden不太可能会用比他差的牌跟注。

 

转牌的时候,那张2对局势没什么影响,这也是Uphoff等到河牌才出手的原因,希望对手的牌力能有点提升让他跟得起自己的下注。

 

当Uphoff在河牌中了同花下注1/3底池后,Raiden选择全下,根据全下的数量和底池的比例,他的诈唬5次要成功4次,这个诈唬才是一次有利可图的选择,可以说Raiden绝对是挑错了诈唬时机,而他错误的诈唬也让他付出了代价,让他止步在第十名。

 

如果Raiden再仔细斟酌一下,以他的经验,他应该能想到对手的范围其实比他认为的要强很多,若是他能考虑清楚些,他或许不会在河牌做出那么冒险的举动,以至于丢掉自己的“比赛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