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鸡丢掉大锅,心态没崩居然还夺冠了——因为这是赌上男人尊严的“名声保卫战”!

时间:2018-09-06 13:18来源:PokerNews作者:Sean Chaffin

2010年,Phil Laak成功拿到了人生中第一条金手链。几年后的今天,再回忆起当时的夺冠历程,Laak说过程中有一把牌,让他至今难忘...

 

 

2010 WSOPE买入2,650欧元无限德州六人桌赛事

 

2010年,WSOPE迎来了自身第三届的举办,举办地依旧在伦敦帝国酒店娱乐场。当这场买入2,650欧元的无限德州六人桌赛事进行到Day2时,场上还剩31人,而Laak的筹码处在中间位置。31人中只有24人能进入奖励圈,而Day2也将在决出FT阵容后结束。

 

这是那届WSOPE系列赛的第一场比赛,共244人报名,总奖池610,000欧元。Day2刚开始没多久,Laak就和Vincent Dalet打了起来。Dalet是一名法国选手,名下并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大赛奖励。但这一把牌,却让Laak永远记住了他...

 

当时两人单挑进入翻牌,牌面为:J♠-9-7。Dalet率先下注(具体数量Laak也记不清了),Laak跟注。当转牌发出7♠后,相似的情况再度上演,此时,一个数目可观的底池已经建立了起来。随后,一张有趣的河牌让局势一发不可收拾,Laak也遭遇到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决策之一...

 

河底掉下一张A♠,牌面变得非常有趣。现在Dalet可能有很多种牌——同花、顺子、三条甚至顶两对。当这名对手下了一个三倍底池的重注后,Laak不得不将手中仅剩的67,000筹码交给一次关乎命运的决策...

 

Laak非常纠结,在足足考虑了长达几分钟的时间后,他艰难地弃掉了三条——而事实证明他这个弃牌是完全错误的!

 


▲Antonio Esfandiari和Phil Laak

 

“面对对手的河牌超池重注,我做出了一次无比后悔的‘半英雄’弃牌。”Laak说。

 

他丢掉了手中的6♣7♣,而赢下底池的Dalet则得意洋洋地亮出了K♣Q♠——一次彻头彻尾的偷鸡。

 

“当时真的如鲠在喉。”Laak说道,“不过最终赢下那场比赛后,再回头来看看这把牌,我又有了全新的视角。扑克中的纠缠打斗真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是吗?心态很重要。没错,我之所以在经历了这样的遭遇后还能赢下比赛,全靠一个好的心态。”

 

通过这场比赛,Laak成功斩获个人职业生涯第一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条金手链(虽然他的确有高达6个WSOP决赛桌成绩),奖励170,802欧元。而那把牌中的对手Dalet则获得第八名,奖励17,318欧元。


“终于能让他闭嘴了”

 

虽说个人锦标赛总奖励收入也有近370万美金,但Laak被人熟知更多还是仰仗于在《高额桌扑克》和《深夜扑克秀》这些节目中的出色表现。除了WSOP金手链,Laak的履历中还包含一个WPT头衔——2004年WPT名人邀请赛冠军,奖励100,000美金。

 

在2010年之前,虽说名下也已经有很多五位数和六位数的奖金,但拿下一条金手链对Laak而言就像是一项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在“最佳损友”Antonio Esfandiari和女票Jennifer Tilly都成功拿下了自己的WSOP金手链后(Esfandiari——2004 WSOP一滴水大型豪客赛冠军;Tilly——2005 WSOP女士冠军赛冠军),Laak身上的“压力”就更大了。他自己是这样描述这种“尴尬”处境的:

 

“这第一条金手链吧,更像是一场名声保卫战。除非我拿下一条金手链,否则Antonio的嘴贱就永远不会停止。‘嘿Phil,对于女票比自己厉害,你有何感想?’‘嘿Phil,对于女票有金手链而自己却没有,你作何感想?’反正他总有办法变着法儿地来折磨我。”

 


▲左:Phil Laak 中:Jennifer Tilly 右:Antonio Esfandiari

 

“他就是嘴贱,我能怎么办?找茬加毒舌是他人生的最大乐趣,知道不?所以只要我一天没赢下金手链,这嘴炮就会一直跟着我跑。但现在我做到了,他也终于可以闭嘴了。这花费了我整整五年时间!五年啊!但感觉还是非常赞的。不管怎么说,这条捍卫男人尊严的金手链我算是拿稳了,至于以后还能不能拿到更多的金手链,咱们就静待佳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