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堂到地狱:WSOP主赛冠军Greg Raymer的两把牌、两种命...

时间:2018-11-13 16:44来源:PokerNews作者:Sean Chaffin

 

说到让自己永生难忘的牌局,2004 WSOP主赛冠军Greg Raymer说一定是那两把牌——一把让他登上巅峰,一把让他跌入谷底...

 

2004 WSOP主赛事

 

“2004年主赛的最后一把牌,也就是夺冠手牌,真的让我毕生难忘。”Raymer说道,“当时已经连续六把牌没人能赢超过三个大盲了,我和对手都陷入僵局,但我们可是在做最终单挑啊!”

 

当时Raymer持有近70%的筹码量,而他的对手David Williams仅有不到30%,不过此时筹码还比较深,Williams依然有很多的操作空间。这把牌发生时,Williams在翻牌前开局加注到300,000,Raymer用8♠8跟注。

 

“这当然是一把值得在翻牌前反加的手牌。”Raymer说,“但我当时觉得偶尔也要适当平跟来隐藏牌力,不要让对手轻易知道你有不错的手对,所以我只选择了跟注。”

 

翻牌发出4-2-5♠,Raymer过牌,Williams下注500,000,Raymer过牌-加注到1.6m,对手秒跟。

 

转牌的2让牌面成对了,Raymer下注2.5m,Williams再次跟注。

 

河牌又是一张2♣,Raymer直接全下,Williams秒跟并亮出A4♠,击中葫芦。Raymer随后亮出88,以更大的葫芦成功锁定冠军,并收获500万美元的最高奖励。Williams则获得亚军,奖励350万美元。

 

不过,Williams在河牌的秒跟着实让当时的Raymer心头一凉...

 

“河牌当他秒跟后,我的第一反应可不是‘耶!我要赢了!’。当时我心头一凉,想着‘天啊,他咋跟这么快?估计我要凉凉了。’那次经历我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2005 WSOP主赛事

 

紧接着第二年,Raymer以卫冕冠军的身份再次征战WSOP主赛,并且一路过关斩将再次闯入大后期。当时主赛仅剩最后25人,Raymer持有约400万筹码,是均码的两倍还多。这一把牌中,他拿到KK,并在翻前加注...

 

“当时就剩25人了,下一轮就是FT,而且我筹码很多,排名前几。”Raymer说。

 

他那一桌有个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选手,名叫Aaron Kanter。这把牌他用QJ跟注。Raymer说在当时那个年代,用这种牌做“float”并试图在后面的街诈唬的打法还非常罕见,甚至那个年代都还没有“float”这个术语。Raymer说后来Kanter告诉他,当时他就想好了,只要Raymer再做加注,他就用任意两张牌跟进来,然后在转牌或河牌对他诈唬。

 

翻牌发出6♠-3-5,Raymer下注150,000,Kanter跟注。

 

转牌7,Raymer下注300,000,这一次Kanter用同花听牌加两高张加注到了900,000。

 

Aaron Kanter

 

“我当时一直盯着他看,我十分确定他就是在偷鸡,他啥牌都没有。”Raymer说,“所以当他刚刚数好加注的筹码,刚刚把它们推出来后,我马上就宣布了‘全下’。”

 

Kanter稍微纠结了一阵子,最终选择跟注。

 

他跟注后,ESPN解说Norman Chad是这么说的:“简直不敢相信Aaron Kanter居然用一把听牌全下接了对手的全下!”

 

河牌发出2,Kanter的同花成了,Raymer就这样被BB了,筹码量遭受重创...

 

他的绝大部分筹码都转到了Kanter手中,自己仅剩约400,000...

 

如果Raymer顺利赢下了那个底池,他将坐拥全场总筹码的10%,那么就会离蝉联主赛冠军的目标更近一步。他说当时场上依然有一些很强的对手,比如Joe Hachem、Phil Ivey、Mike Matusow等,但同时也有一些业余选手。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当时的阵容还是很好打的。”Raymer说,“即使到了比赛如此大后期,场上依然有一些技术并不算好的选手存在。所以我想如果顺利拿下了那个底池,我可能会有15%的概率再次夺冠吧。我拥有总筹码的10%,我会成为全场CL,这样我就可以占据主动打压对手,并在FT泡沫时欺压短码。如果真的蝉联了主赛冠军,那我的名字才算真正刻入了扑克史册了。”

 

现在回头看看错过的机会,难免还是感觉遗憾。但对于一位在扑克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伟大选手来说,见过了无数的BB和大风大浪,再回想起那次经历,好像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好消息是当我tilt或心态炸了的时候,最坏也不过如此了,谁也没办法再让我更加糟糕了,不是吗?”他说,“打倒过我一次的东西,我不可能再次被同一件东西打倒。或许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这样想来,好像tilt也没那么难以克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