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比赛单挑阶段对手连check三条街你能弃掉顺子?他能!But why?

时间:2019-01-28 17:07来源:CardPlayer作者:CardPlayer

内容来源:CardPlayer

 

编译:中扑网

 

今天说的牌是几年前PCA主赛单挑打出的一手牌,也是进入单挑后的第三手牌,当河牌出现的时候,两位解说都认为比赛应该会就此结束,作为解说之一的Daniel Negreanu打趣说再过两分钟大家就可以下班回家去趴踢了,可面对对手的全下,作为主角之一的Galen Hall却没有立马用顺子跟注,Daniel说他100%会跟注,但Hall想了三分多钟后决定弃牌,这举动真够让人献上膝盖的,而这局牌后,对手的筹码量增加到占总筹码的80%,但最后的冠军却是筹码量仅占总筹码20%的Galen Hall。

 

在去年8598人报名的疯狂888赛事中,这位33岁的数据分析师/娱乐型牌手也成功拿下自己第一条WSOP金手链,目前线下赛事收入累计515万美金。

 

△Galen Hall

 

我们先来说这手牌,再来聊聊Galen Hall是怎么入行的。

 

牌局过程

 

这是PCA主赛的一手牌,这局牌是单挑开始后的第三手牌,翻牌前,Chris Oliver的筹码量是3390万,Hall的码量是1260万,当时盲注10万-20万-2万。决赛桌开始后Oliver就一直利用大码优势施压,所以Hall跟他打单挑也打得很不易。

 

这局牌中,Hall在BTN/SB位拿到8♣4,他开局加注到45万,Oliver在BB位跟注。

 

翻牌532♣,底池940k,Oliver过牌,Hall下注575k,Oliver跟注。

 

转牌2,底池209万,两位过牌。

 

河牌A♠,转牌之后,Daniel说河牌来张A就有意思了,没想到真是A,Oliver第三次过牌,Hall下注200万,Oliver想了半分钟后全下,底池里的有效筹码变成1560万,Hall手里还剩950万,如果他想看Oliver拿了什么牌,他需要用“全副身家”跟注。

 

不过Hall最后却选择弃掉手里的顺子,成功躲过拿着A2♠的Oliver用葫芦下的套,并取得最后冠军。

 

牌局解析

 

 

翻牌前Hall在BTN位用8♣4开局加注,这手牌很弱,所以Hall这个加注其实很松,打得有些浪了,对手Oliver用A2♠跟注。

 

翻牌532♣,两人的牌力都有提升,Oliver中了底对+卡顺听牌,他过牌,Hall中了两头顺听牌,Daniel说Hall至少会开一次火,他确实c-bet了,而拿着底对+卡顺听牌,同时还有坚果后门花听牌的Oliver当然是选跟注。

 

转牌2,中了暗三的Oliver可以说牌力很强,所以他决定过牌下套,牌力依旧只是顺子听牌的Hall也决定免费看牌,因为他知道在转牌选择诈唬没太大意义,照他的节奏来看,他应该是计划在河牌诈唬的,当然,前提是河牌是一张适合诈唬的牌。

 

河牌A♠,对两位牌手来说都是很完美的一张牌,Oliver中了葫芦,但他的牌力隐藏得很深,他再次过牌,将牌力藏得很深,而终于等到了顺子的Hall猜测对手可能也拿了好牌,于是他下了一个大注,一个几乎相当于整个底池的下注,期待对手会支付。

 

△Chris Oliver

 

不过Oliver没按照Hall预想的剧本行事,Oliver不是跟注,而是选了全下,Oliver的全下代表着非常两极化的牌力,Oliver此刻拿的要么是超强牌,要么是诈唬牌,他不可能用一手中等牌力的牌这么做。

 

底池差不多400万,Oliver下注后,底池的有效筹码量变成1500多万,Hall面对的底池赔率不高,只有约1.6:1,从他考虑时的表现看,他完全不认为对手是在诈唬。

 

Daniel说Hall输的牌只有64和葫芦,当他认为Hall肯定弃不掉的时候,Hall看着Oliver说:“你居然全下了。”然后Hall开始分析Oliver翻前会用什么牌跟注,会用什么牌在翻牌过牌-跟注,在转牌过牌,现在又在河牌过牌-加注到让他只能用全下去跟注?Hall在想Oliver翻牌前拿了什么牌跟注,能让他在河牌中葫芦?23或25?这不可能,所以只有A2说得通,但Oliver在决赛桌一直打得很松,他入局的次数非常多,他的形象很松很凶,如果换做是其他对手,Hall可能会更快在这里弃牌,但Oliver在决赛桌玩过不少烂牌,所以他也有可能是在诈唬,用67这种夭折的听牌在诈唬,但可以肯定的是Oliver不可能是用A5或者Ax这种牌这么做,因为Oliver选择的是全下,所以他的牌要么很强,要么很烂,但不会是中等牌力的范围。

 

 

Daniel说假如Oliver的加注没那么大,不是加注到全下,而是加注到600万之类的,那Hall肯定会跟注,但Oliver加注的数量太高以至于让Hall起疑,所以Hall才能幸运躲过这个陷阱,最终选择弃掉他的顺子,并拿下那次PCA主赛的冠军。

 

那年PCA的主赛报名人数1558人,这场主赛的规模在当时仅次于WSOP,比赛进入单挑后,大部分人都不看好Galen Hall,毕竟他在参赛前名下的现场比赛收入仅有3500美金,而单挑开始时他的筹码量也只有对手码量的1/4,可凭借他的耐心和谨慎,通过几次翻倍后,单挑打了三个小时,Hall如愿夺冠,拿下230万美元的头奖。

 

Hall的解释

 

因为如果只看这手牌,大家会觉得我的弃牌还挺厉害,但换做其他擅长打比赛的玩家,假如他们也像我这样跟Oliver打了一天比赛,并大致了解他的牌风,那他们也是能够在这里做出正确弃牌的。由于Oliver入局很多,所以旁人感觉他的牌风很松,可我自己的观察是他确实经常在翻前加注,用来入局的范围很宽,可Oliver在翻牌后却不会乱来,他极少会用那么大的注去诈唬,所以我当时在河牌要考虑的就是Oliver诈唬的几率有多大,而如果他不是诈唬,那我的牌力跟他范围里的强牌比,我是赢还是输,当我确定Oliver不是在诈唬时,我大概可以猜到自己的牌应该是比他的牌弱的,于是我就选了弃牌。可因为是单挑,再加上我拿了顺子,Oliver拿了葫芦,所以这手牌才会那么惹人注意。

 

1985年,Hall生于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制药公司二把手,双亲都是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所以他也可以算是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从小父母对Hall的期望很高,在双亲望子成龙的培育下,Hall养成了一种好胜的性格,这种好胜心在游戏和体育运动中的表现尤为明显。

 

Hall在高中时就开始接触扑克,但只是在闲暇时与朋友玩一玩,直到上大学之后,Hall放在打牌的时间才多起来,而且主要玩的是线上扑克,不过这不意味着Hall是一个为了打牌而罔顾学业的人,虽说他经常打牌赢钱,可却没有耽误学业,大学时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学位上。

 

这位学政治专业的兼职玩家是在大学毕业后才开始正经打了一段时间牌,那段时间他经常参加线上的锦标赛,但Hall说他从未想过做职业牌手,打牌只是兴趣,而且他最喜欢的就是玩MTT。毕业后因为参加线上MTT的次数多起来,于是他打比赛的水平也进步了很多,并开始拿一些线上比赛的冠军。Hall说他参加比赛时主要是为了提高牌技,为了胜利,而这背后的动机主要是因为他好斗的性格,由于一直把牌打好,所以他的牌技真的因为实践而得到提升,而因为牌技提高了,盈利自然也跟着高了。

 

不过Hall说自己那段时期太狂了,他打牌不像其他人,他不会尽量避开高手,反而是盯着职业牌手来打,如果他坐的牌桌有两位职牌,其余都是业余的人,那他就会一直去针对那两个职牌,尽量找机会跟他们入局,希望可以在翻牌后用技术搞定对方,希望自己才是桌上的统治者。那段时段Hall经常去参加一些高买入的比赛,然后专挑报名人数少,但参赛者技术却很高的比赛玩,他说自己那段时期因为身上这种自负心理而付了不少学费,但因为经历了不少教训,他的牌技因此变得扎实了很多。

 

Hall是一位很理智的玩家,拿了230万的冠军奖金后,他没有因此辞掉自己数据分析师的工作,虽然工资不算太高,但却是一份稳定的工作,让他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他不希望自己从此之后就被定义为“牌手”或是其他身份,Hall从高中时就开始创业,拿了奖金后他就决定用其中一部分钱去做一些项目,他觉得人生有很多种可能,当他想要打牌时,他就认认真真打牌,当他需要做数据分析时,他就认认真真去分析数据,在做这些事的同时,他还可以去创业做自己想做的项目。

 

这个圈子有不少人通过一次比赛拿到冠军后就辞职走职业打牌的路,但很多却倒在了半途中,而也有不少人像Hall一样,虽然通过比赛拿了几百万美金,但却没有因此冲动转行,而是在比赛后继续回去过自己的小日子,踏踏实实地生活,做自己该做的事。

 

希望大家能像Hall一样理智对待这个游戏,清楚自己的能力,做力所能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