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门的日子:人间四月芳菲尽之钱要怎么赢到手

时间:2015-05-12 14:11来源:未知作者:kelong

14年元旦,我在旅行12小时(连续24小时无睡眠)的情况下坐上牌桌,第一天水下6000。

 

14年清明,我再次在旅行12小时的情况下坐上了牌桌。这次我略微吸取了教训,知道自己肯定不在最佳状态。于是我采取的策略是:打短筹码。在澳门25/50小桌,一般最小上桌筹码量是2000(40个盲注)。这次,我只带了2000上桌。

 

可能有些人不信:澳门很多pro通常只打短筹码。他们只带2000上桌,输了不补,赢多了就跑。打小筹码通常有两个原因:

1.     经济有压力,不能接受一次输光5000。

2.     对技术没信心,不敢玩大筹码。

 

我相信在这些短筹码pro里,后者居多。他们通常拿着中等牌limpin期待击中flop,拿着大牌则open raise很大期待游客call入。我曾经和一个短筹码pro对战,翻牌前他用KK 加到250开牌,只有我call。翻牌三个比10小的牌,他在575的锅里下注1750all in!这完全就是对于自己技术的不自信 – 万一turn上发出A我就不会打了,索性现在all in罢!

 

说句心里话:我觉得这些只敢打小筹码的怂人,根本就是在侮辱“职业牌手”这个名称。

 

从我征战澳门第一天起,我打的一直是标准筹码100bb。最早时候我挺烦下家是个小筹码,因为他可能突然all in。但现在,桌上所有小筹码我都根本不当是对手 – 他们的筹码说明了他们的技术缺陷,他们的筹码注定了无法对我造成过大的伤害,他们更无法利用位置做出巨大的bluff因为他们没有充足的弹药。

 

现在我只怕一件事:有个很凶的pro带着深筹码坐我下家。这会让我坐立不安...

 

言归正传...我记得那天,我拿到了四次AK。第一次,翻牌前加注,全场fold。随后,杯具开始了。

 

第二次AK,有人limpin 50,我加注到225,只有下家游客call。下家游客是个看上去挺稳重的年轻人,打的有板有眼。虽然面孔很生,但也不可小觑。

 

翻牌Kxx,我下注80% pot,游客call。Turn是无关小牌,此时pot 1700左右,我手里还有1300筹码推all in。游客想了几秒钟便call。我亮出AK,顶对顶角。而游客亮出了...AA。

 

第三次AK,前面大队人马limpin 50,我在大盲用AK加到400。枪口是个满脸老人斑的pro,推1200左右all in。

 

老人斑是个水平相当差的短筹码pro。记得以前有手牌,我在大盲T3跟着一群人limpin。翻牌T53,老人斑下注200多,我check-raise到800左右,老人斑推1800all in我call。最后亮牌,老人斑居然是口袋JJ,真是绝倒...拿着JJ在CO位置不敢加注,翻牌反而乱all in...

 

这手牌,老人斑all in 1200,当然没有理由fold,我秒call。公共牌JJxxx,老人斑亮牌KK...我无奈的muck...老人斑收好筹码,居然很趾高气扬的冲我说了声:谢谢!(这笔账我记在心里了)

 

第四次AK,我前位limpin,准备limpin-raise。果然,limpin到大盲的pro,他加注到400。这个pro平时很紧,但是当天也在大盲用39o做过squeeze。

 

此时我已经30多小时没有睡觉,疲劳之下随手推了all in,没有多想。Pro满脸自信的秒call并亮出AA...

 

这次,换短筹码打法之后,依然第一天水下6000。

 

过度疲劳的时候不该打牌。无论你打的紧,打的松,长筹码,短筹码,都不能抵消过度疲劳带来的-EV。

 

借用赵传的经典老歌:钱要怎么赢到手...我的心里好难受...如果能将筹码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每一次鲁莽all in的背后,谁知道会有多少愁多少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