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门的日子:人间四月芳菲尽之木瓜奇遇记

时间:2015-05-12 14:12来源:未知作者:kelong

木瓜是澳门的一位pro。其实他在赌场公认的外号并不是木瓜,而是另一种水果…鉴于本帖是指名道姓写个人的,所以换个水果名字,防止他下次在赌场扁我。



木瓜是上海人,大约四十多岁,戴个小眼镜,成天笑嘻嘻的。据江湖传言,木瓜早年在上海创业颇有建树,创了两家公司都成功卖出套现,下半辈子早已财务自由。木瓜现在过着“一个月在上海陪老婆孩子,一个月在澳门打牌开心”的日子,真是羡煞我等苦命人。

 

用最近流行的一个词形容:木瓜,是个人生赢家。


木瓜第一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牌,是用AA捉住了两家KK – 大致过程是:第一家KK open raise 200,木瓜3bet到800,第二家KK call。此时第一家KK all in 2000,木瓜隔离再加注到5000,第二家KK忍不住还是 call。翻牌后三个小牌,木瓜all in,第二家KK无奈的call。这手牌,第一家KK 2000筹码,第二家KK 10000筹码,全部报销。


在9人桌,你拿着AA捉住别人KK的概率大概是25分之一,捉住两家KK的概率呢?我没算过,而且也没有在牌桌上见过第二次。
 

木瓜第一个特点是总是笑口常开,面相极善。不熟悉的看到他,多半以为是个某小县城来澳门见世面的副科级干部。熟悉他的才知道他笑脸背后那犀利的牌技。木瓜常打的是50/100,偶尔来25/50玩。清明在25/50和他同桌了两天,看他随随便便就赢了2万多。

 

(这里说个趣闻...本文原稿曾被朋友转发给木瓜看了。木瓜当即回复曰:我对你写的很不满意,主要是对我的外貌没有客观描述!)

 

木瓜第二个特点是爱憎分明 – 对熟脸比较客气,对游客痛下杀手。清明节的两手牌就是很好的反映。
 

某手牌,我用QTs在中位open raise 150,后位一个游客call,木瓜在大盲对我笑笑,小声说:也就是你,其他人我就3bet到600。这把牌过程不说了,木瓜的AQ在flop就fold了,而我凭着后门花从游客那里赢了2000多。兴奋之余我也偷偷还给木瓜150筹码,表示对他没有3bet我的感谢。(嗯哼,这就是在澳门混成reg比当游客的优势)

 

另一手里,木瓜在前位limpin,我也limpin。小盲是个游客,放筹码的动作很不标准,可以认为是call 50也可以认为是加注到525。当荷官和游客就此争执的时候,木瓜不停对荷官说:他这样按规则就是加注啊,必须算525!当时我疑惑的看着他,小声问:你藏了什么大牌非要人家加注?最后荷官的决定是按加注到525算,好一个木瓜,说时迟那时快,当即3bet到1500!!
 

这里不得不说,在live game里,对现场的观察有多么重要 – 木瓜此前要求荷官按加注算的行为已经完全暴露了牌力,而小盲游客居然没有观察到,用K3s 4bet shove!
 

你猜对了,木瓜的手牌当然是:AA。



14年清明节,在永利看木瓜打了一手牌 – 不在于牌本身,主要是木瓜最后搞笑了一把。

 

记得是前位open raise 150,一群人(包括木瓜)call进来。翻牌JTx,所有人check给button。Button是条很浪的鱼 – 对,就是国内常见的那种胡抡乱打的鱼 – 在大约700的pot下注400,三家call。Turn是一个无关小牌(不记得了,反正是空白),所有人check。

 

河牌是Q。牌面QJTxx。所有人继续check给button,鱼最后在2000的锅里下注700。此时前位一家call,一家fold,最后轮到木瓜做决定。当时木瓜突然冒出一句:我是不是最后一个亮牌?那我call吧。

 

亮牌:button不停下注的鱼只是中了一个T,第一家call的是手牌KQ,本来买顺子最后中了顶对。木瓜出一口气,亮出了:KK。

 

后来我问木瓜:你问是不是最后亮牌干嘛?木瓜道:先亮牌我就不call了,这样亮出KK实在有点丢人...

 

附:《我在澳门的日子》第一季  已经更新完结(点击阅读),先看第一季再看第二季,内容更为吸引人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