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门的日子:人间四月芳菲尽之上阵父子兵

时间:2015-05-12 14:12来源:未知作者:kelong

接上一章阅读

 

这节写的是澳门一对父子pro – 老爹和小牙签。

 

老爹是在澳门和我同桌次数最多(30次以上)的一个reg。现在我见了他都喊“老爹”,有时兴起用广东话喊声“老豆”。老人家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
 

老爹约65岁,大光头,常穿颜色各异的大花裤衩。老爹住在珠海,每个月来澳门大概打十几天,目标就是赢1万多。上半个月实现目标的话,下半个月可能就不打了,“因为1万多已经够我的生活费了”。
 

的牌打的相当中规中矩,基本上拿着nuts才会all in – 这是很多上了年纪的reg的普遍套路。可能也正因为如此,老爹和我同桌30多次,居然没有headsup打过大pot(最大的锅也就不到2000)。
 

,最早我觉得老爹是个小心眼的老头。第一次对他产生印象,是这么一手牌:我在button open raise,他在大盲call。翻牌AA3两红桃,我bet他call。Turn是非红桃小牌,我还没打,老爹就开始唠叨:你不要打啦!我知道你没有A只是听同花,我才有A!我冷笑道我也有A啊,然后继续下注。老爹愤怒的扔了牌,然后我亮出了...非红桃K9。这把牌得罪了老人家,接下来的10分钟里他找了我两次茬,要么跟荷官投诉我是“弹弓手”(放筹码动作不标准),要么说我无意间轻敲桌子的动作是表示check。当时我颇为不屑他的小心眼。现在想想也是好事,这两次投诉帮助我改掉了牌桌上的坏习惯,现在来看反而成了好事。
 

后来熟悉了,我开始喊他“老爹”,牌桌上经常坐在一起聊天。慢慢发现老爹是个很和善的人,现在我们经常互相看底牌(当然,前提是一方已经fold了),也讨论打法,老爹从不藏着掖着,给过我不少启发。例如有一次,我用口袋小超对在多人pot里连call三枪送出了1000多块钱,老爹偷偷跟我说:你这是明显overcall了,你想想你能赢什么牌?
 

从此,在call之前问一下自己“你call上去能赢什么牌?”成了我的一个习惯。
 

有次我因为疲劳过度,玩短筹码减少风险,老爹也谆谆告诫曰:短筹码一般是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头子玩的,你这么年轻,以前又一直玩标准筹码,现在玩短筹码不是送钱嘛!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天我果然因为不熟悉短筹码打法,多输了不少。

 

最后,老爹有个习惯必须一提 – 他经常打牌打到一半,突然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饭开始吃。星际赌场的大厨绝不是个寻常人物,能把很多饭菜做出翔的味道。但是我们这些打牌的人呀,时刻面临着几千甚至几万的锅去争夺,我还真没见过第二个自备盒饭的。(上个月再见到老爹,我随口问道:你最近不带盒饭啦?老爹很认真的回答:太麻烦了,还搞得包里都油乎乎的...)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爹有个独到之处 -- 他把儿子也培养成了澳门的reg。他儿子外号小牙签,印象里经常戴着耳机叼根牙签打牌,样子吊吊的。有一次老爹颇为感慨的对我说:现在儿子不听我教他怎么打牌了,我说的多他还要骂我...

 

我和他儿子同桌多次,打法确实和老爹不是一个套路,走小球派松凶流,不过说实话,感觉火候可能还没到家。小牙签短筹码,读牌能力一般  -- 松凶流的两个大忌都犯了。据我观察,小牙签未必比紧手流老爹赢的多。

 

说说当时曾轰动赌场(好多人从其他桌跑来围观)的一手牌,短筹码的小牙签在枪口150开牌,一群人call。

 

翻牌247,都是方块。小牙签check,中位有个人跳出来在600的锅里打300, 两家call,小牙签check-raise到1100。两家很快fold,大盲是个坐了很久的面色阴沉的游客,用很干净利落的动作推了all in!当时小牙签“啊呀”一声惨叫,明白自己落后了。但是他后手只有几百筹码,哭着喊着call了。

 

先说说双方的底牌:推all in的游客是Q6方块,中了天花。小牙签是:不带方块的口袋88。

 

转牌,一张4。

 

河牌,一张8。

 

C’est la via.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扑克

  

附:《我在澳门的日子》第一季  已经更新完结(点击阅读)先看第一季再看第二季,内容更为吸引人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