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世界大赛冠军对你说:这几种情况别加注只跟注

时间:2017-03-18 14:11来源:未知作者:Lee Davy

打牌的时候,你应该是跟注还是加注,答案当然是根据当时情况而定,可我好像有种“一刀切”的坏习惯。

 

有段时间我打得相当被动,总是跟注。我就想静悄悄地打到摊牌。然后我找了教练。他教我要打得更激进。于是我总是加注,开始把动静闹到很大。结果一团糟。我记得教练跟我说,虽然我是乱打一气,但却成了对手噩梦。

 

如今我明白了,“一刀切”的心态很糟糕,因为每手牌都包含各种不同的变量,你必须抽丝剥茧,然后根据每手牌的情况做出决策。

 

 

 

那么,在真正的交战中,你是该加注还是跟注?我不知道。但有几个人知道,下面是这些家伙的答案。

 

Pascal Lefrancois认为可跟注不加注的情况

 

 

 

Jonathan Duhamel(WSOP主赛冠军)曾把Lefrancois形容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锦标赛选手,而他也是全球扑克联赛(GPL)蒙特利尔民族队的队员。

 

下面这手牌是Lefrancois打过的一手牌,他认为在这手牌中,转牌不该全下,而是call。

 

Lefrancois的原话是这样的:

 

这个星期我打 $10-$20 NL时碰到一个情况。我认为对手在转牌加注全下犯错了,他本应该跟注的,至少大部分时候应该如此(如果不是100%的话)。

 

对手在按钮位加注到45,我在小盲位用{Qs}{8s}加注到175,大盲位弃牌,按钮位跟注。翻牌{As}{9s}2x,我下注三分之一的底池,对手跟注。转牌为8x。

 

我在620的底池下注440,对手全下了大约1100多,我跟注,对手亮出{Ks}{10s}。

 

当然,如果你是对手的话,偶尔你也会想全下,而且你的全下范围内很自然会有几个诈唬,但是KsTs同花听牌在这里全下很不好。相反,这时在转牌跟注是非常有利可图的。我不喜欢在此用KsTs全下,因为这手牌对付我的诈唬(更小的同花听牌,顺子听牌,卡顺带黑桃等等。)是极好的,你希望留住我范围内这些牌。

 

有些对手的诈唬摊牌价值更小。虽然KsTs高牌在摊牌时不会经常赢,但与在转牌对抗我的下注-跟注范围时有更多赢率的某些诈唬相比,它有更多的摊牌价值。因为这个原因,有些牌,比如黑桃45, 56, 67,7T和JT都更适合对我的下注全下。最后,我在这里喜欢跟注而不是加注,是因为你的赔率加上潜在赔率使得跟注非常有利可图。

 

 

Jonathan Little认为可跟注不加注的情况

 

 

Jonathan Little写了16本扑克书籍,是一名教练,同时也是GPL拉斯维加斯摇钱树队的成员和WPT冠军。

 

以下是Little的原话:

 

跟注比反加更好的一种主要情况是,你的手牌目前可能领先对手的范围,但如果底池变得很大,你的牌可能就不再领先了。

 

例如,如果有人在九人桌第一个位置加注,所有人弃牌到你,你在中间位置拿到TT或AQs,假设筹码相对较深的话,你应该几乎总是跟注。虽然TT或AQs目前可能领先对手,但如果你反加,对手跟注或4bet的话,通常他的范围已经打败你了。

 

澄清一点:假设对手在第一个位置用AA-66,AK-AJ,ATs,KQ,KJs和几个强的同花连牌加注。面对这个范围,AQ和TT大约有52%的赢率。

 

如果对手用AA-TT和AK,AQ对你的反加进行跟注或4bet,你大约有40%的赢率。那么,你是宁愿用52%的赢率打一个小底池,还是翻牌前偷一个更小的底池,还是用40%的赢率打一个大底池呢?

 

尤其在锦标赛中,将你破产的机会最小化很重要,这时跟注几乎总是更优的,即使你的牌像QQ和AK这么像。

 

别养成用那种感觉上很强的牌盲目反加。经常要思考手牌可能的走向,选择能让你得到好处的打法。

 

 

Bertrand ‘ElkY’ Grospellier认为可跟不加的情况

 

 

 

全球牌手中,名下有WSOP、WPT和EPT冠军头衔的牌手只有5个,Elky是其中一个。Elky的现场锦标赛奖金超过了1090万美元。前段时间,他还赢了第一场职业炉石传说锦标赛,获得奖金$1,000。

 

以下是Elky的原话:

 

在一个特定的时机权衡跟注和加注哪个更有优势是很困难的,因为扑克中每个时机都跟玩家的打牌风格以及跟对手的交战历史息息相关。当然,还有你自己。

 

例如,如果你是非常激进的玩家,总是半诈唬,那么在转牌用坚果牌加注可能很好。但如果你只加注坚果,那么跟注显然更好。所以,保持你的范围平衡是很重要的概念,不过这在锦标赛中就没那么重要了。

 

话虽如此,我认为有一个非常常见的错误是,人们会因为以为自己有最好的牌而加注,根本不考虑对手的跟注范围。

 

例如,假设你在后面位置用AsJc做了标准的加注,大盲位捍卫盲注。翻牌为T-9-6,两张梅花。他过牌,你持续下注,他跟注。转牌是Tc,你决定随后过牌,河牌是7c。这时对手下注了。

 

此时你无疑碾压了他的下注范围,因为他可能有任何梅花,或者在用10和顺子做价值下注,或者在诈唬,当你诈唬他时,他也不太可能用Kc或Qc跟注的。与他有葫芦或更好的牌相比,他有这些牌的次数不够,不值得你加注。

 

 

Jeff Kimber认为可跟注不加注的情况

 

 

 

Jeff Kimber是Grosvenor的赞助玩家,还曾是Grosvenor英国扑克巡回赛(GUKPT)主赛事的冠军,他的现场锦标赛奖金超过160万美元,是英国现场锦标赛圈最受尊重的玩家之一。

 

以下是Kimber的原话:

 

每位玩家可能都在讨论手牌和牌桌时听过给对手分类的说法,但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形象。了解你的形象,你以前怎么打牌,你的活跃度,你用什么牌摊牌过以及你是怎么打牌的,这些超级重要,尤其是跟目前对手打过的牌。所以当我们讨论跟注比加注更好的时机时,你必须确保这符合你一项的打法,或你构建的形象。

 

如果你在盲注位很粘池,那么击中超强牌时跟注吧,特别是翻牌中暗三时,这特别有欺骗性,尤其当对手喜欢不断开火时。

 

你翻牌圈的加注范围会非常极化,不是超强牌就是诈唬,所以除非有特别好的理由在底池很小时暴露牌力,否则跟注是非常合理的。

 

当然环境也要对。你需要对手喜欢开火多条街,并曾见过你跟注翻牌圈的下注,然后在后面弃牌或摊出很弱的牌。并且筹码要足够深,好让你做欺骗性的打法。

 

这几位冠军的话你认同吗?若不认同,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