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手故事:13岁出道,19岁打比赛赢220万刀,这是怎样一番经历?

时间:2017-07-10 12:45来源:未知作者:yj

他只有26岁,但其中的半数时间都放在了打牌上,当同龄人还在苦寻“我想要什么”的答案时,他就明确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当他看到Moneymaker效应扑克的繁荣发展后他就想好他要成为一名牌手。

 

他是美国佛罗里达州人,名叫Harrison Gimbel,当Gimbel许下做牌手的心愿后不久,这个愿望就实现了,他先是在线上扑克显露头角,随后又在线下比赛中大显身手,仅是19岁的年纪,他就在扑克之星加勒比海冒险赛中夺冠,获奖金220万美元,从那之后,他又陆续闯入三次WPT决赛桌(包括一个冠军),闯入一次WSOP决赛桌,一次EPT决赛桌,进过的比赛钱圈数量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共75次,名下奖金也累积到近400万美元。

 


       从最早接触扑克,到决定打职业,到最终拿下冠军,这位从13岁就开始打牌,一直到19岁获大赛冠军的扑克人,他到底在这条路上有着怎样一番经历?废话少说,下面我们就来看看Gimbel的这番经历他具体是怎么走的吧~

 

 

初入行

 

Gimbel在佛罗里达州长大,打小就很仰慕他大哥Daniel,而Daniel是Gimble家第一个涉足扑克圈的人。

 

Gimbel承认说:“其实我一直想进军体育圈,奈何没什么运动天赋,高中的时候玩过摔跤,但扑克才是我主要的‘运动’,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在玩策略游戏上,我的思路一直挺敏锐,我哥2003年的时候就开始玩扑克,一般是跟朋友一起玩,那年他15岁,我13岁,喜欢跟着他们一起玩,是$5的级别,玩着玩着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对这游戏还挺在行。”

 

Gimbel他哥其实也是个不错的玩家,在扑克之星一些比赛中也拿过名次,但在Gimbel家,玩得厉害的其实是Harrison这个弟弟。

 

Harrison Gimbel回忆说:“我升高一时就知道自己要做一名职业牌手了,但我没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我知道对于多数青少年来说,扑克其实不是他们热衷的东西,但它却是我的爱,我就是好这一口。”

 

Gimbel读的是本杰明高中,一所很有名的高中,大学升学率很高,高达99%,Gimbel不打算拉低这个数字,可他一早就清楚自己不是那块乖乖在大学读四年书的料。

 

在这件事上,Gimbel的想法是:“我哥是我们家里最聪明的,他总有一份漂亮的成绩,但如果家里人看到我的成绩单,他们肯定是失望的,高中时因为玩线上扑克花的时间太多,曾有一度我被留校察看。到了高三那年,我努力了一把将自己的分数提到可以申请大学的水平,很遗憾,我申请了十所佛罗里达州的大学,但没被任何一所录取。最后,我勉强上了阿拉巴马大学,在大学里我基本算只修了两门课,除了在大学里的课之外,我还在附近的社区学院里报了另两门课程。”

 

 

转职业

 

Gimbel没在学校呆很长时间,因为阿拉巴马州爆发猪流感,轻微感染流感的Gimbel有一个星期没去上学,可当他病好之后,他也没再回到课堂上而是选择“留守”线上扑克,这么一来,家里人也拿他没办法,不得不接受他打牌这条路。

 

Gimbel说:“家里人知道我爱打牌,也知道我牌打得很好,他们其实很支持我,就是祖父母有些没跟上,接受得有点慢,他们很传统,觉得poker是赌,但我哥却帮我说服了老人家,他现在是一名律师,他跟他们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线上经过一番努力,Gimbel终于赢了一场卫星赛,拿到阿鲁巴扑克经典赛门票。

 

他回忆说:“那是我的第一场线下扑克锦标赛,为能去参赛感到很激动,到现在我都还记得自己在比赛中打的第一手牌,那时我坐在BTN位,选择开局加注,Jeff Madsen对我3-bet,我弃牌,这手牌虽没什么值得说道的,可这手牌相当于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

 

2009年6月,Gimbel凭借自己在佛罗里达冠军赛中的第一名成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那是他第一个线下比赛冠军,奖金67,860,,而他真正的首秀是在6个月后的PCA(加勒比海冒险赛),他在那里收割了个人第一个大赛冠军,奖金220万美元,那一年他19岁。

 

“我参赛前的几年我哥就先去打过PCA,然后给我带回了一条扑克之星的毛巾,到那里参赛成了我的一个目标,而我第一次踏上征程就凯旋而归,那年我才19岁,当时参赛是有人赞助我的,赢了奖金后有一半要分给赞助人,然后要交的税很高,所幸交完税后自己还能留下些钱。”

 

 

佳绩不断

 

此役之后,Gimbel在线上线下的佳绩不断,2010年11月,他在Hard Rock举办的秋季公开赛中夺冠,奖金33万刀,2011年11月,他又拿下滚石公开赛主赛第三,并在WSOP巡回赛和WSOP夏季赛中先后闯入决赛桌。

 

这些成绩加起来,Gimbel一共闯入线下赛事的9个决赛桌,并拿下其中四场比赛冠军,当其他人在为进钱圈挣扎时,Gimbel已经成了一名在比赛中稳定盈利的牌手。

 

对于自己所获成绩,Gimbel这么解释:“我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最好,虽然我做不了一位篮球运动员,但我总想做那个在‘球场’上比赛最后关头投入最后一球的人,我想要做那个关键人物,那让我觉得很牛逼。Day1在我眼里是不好打的,所以我就锻炼自己打第一轮的能力,现在我已经更懂得如何挑选合适的时机出手,然后抓住机会得到我要的成功,毕竟在这些大比赛中,你是没有办法在第一轮就夺冠的。”

 

2016年初,Gimbel拿下个人第一个WPT主赛冠军,奖金275,112美元,鉴于2015年发生的事情,这次胜利对于Gimbel来说是一次很特别的胜利,他说:“这次胜利对我而言,其重要性在我心理暂居前三,因为2015年的时候,就是同一场赛事,当时还剩4人,我的筹码量排第二,在一个大底池中我被筹码王抓诈出局,自那次之后,我开始很努力,健身、吃健康的食物,希望能够再冲一次冠,也告诫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但我想不到自己居然是在同一场赛事冲冠,于是也就有了这个冠军。”

 

 

继续前行

 

Gimbel目前跟哥哥一起住在Jupiter,但一年有一半时间是外出打比赛的。

 

Gimbel说:“我哥是一个很棒的室友,因为他懂,所以他从不问我赢了多少,输了对少,他只问我有没有发挥好。”

 

因为在一些大赛上获得不少成就,Gimbel的目标是趁热打铁,在接下去的时间继续努力,将牌技提升到另一个阶段,然后去冲击下一个大奖。

 

在Gimbel眼里,所谓的上风期其实取决于你努力的程度,所谓的运气不过是机会碰上了你的努力,他说:“我做职业牌手已经7、8年,但依旧保有跟其他高手讨论牌谱的热情,喜欢在讨论过程中了解对方的看法,从中学习一些东西把它加到自己的技术里,我觉得自己对扑克的爱不会消退,在我看来,自己应该算是世界上最爱扑克的那群人之一。”

 

对于这份热情,Gimbel这么说:“若是你没想过自己会像Doyle Brunson一样,在他那个年纪还在打牌,那我觉得你对扑克就不是真正的投入,我认识一些牌手,他们已经对扑克这个游戏失去了热情,或是因为扑克‘拖累’他们输钱而不再喜欢这个游戏,可就我而言,输钱之后我却更爱这个游戏,因为输钱给了我更多的动力去努力提升自己。”

 

Gimbel目前还没有转行的打算,他觉得要想让这个行业继续繁荣发展,我们好有好多要做的,他说:“想要这个游戏继续发展下去,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比如职业牌手要对业余玩家友善些,这种友善不仅仅指的是在牌桌上言语的友善,我指的友善是不把他们当鱼看。比如说,一位牌技不怎么行的玩家,他在玩cash,期间起身离桌去休息一下,回来发现其他人也跟着休息,你觉得看到这种场面的他会怎么想?大家的眼光不应该那么短浅,虽然我们并非都有义务去做扑克的形象代言人,但我知道如果我拿了WSOP主赛冠军,我一定是那个最棒的代言人,因为我爱这个游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