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竞选影片里的牌局 参考的是Phil Ivey打的一手牌

时间:2018-01-13 13:47来源:未知作者:yj

 

奥斯卡竞选影片《茉莉的私局》导演Aaron Sorkin (曾获奥斯卡最佳编剧)说:这不是一部关于扑克的电影。因此,《茉莉的私局》不会如圈内的人所期待的那样,像《Rounders》一样成为又一部讲述扑克的佳作。虽然《私局》的主题不是poker,但里面确实有关于poker的情节,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关键的情节,在那个情节里,一位职业牌手被一位超凶业余玩家的大bluff逼到弃牌,且是一手大牌。

 

据外媒消息,关于电影里这一幕,是导演Sorkin让电影原型Molly Bloom动用了她在扑克圈的人脉所得,而Molly用的这个人脉正是美国职业牌手David Paredes,Paredes是一位小说家,是一位童星、围棋手,同时还是一位牌手。

 

近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Paredes透露自己是如何被Molly找上,并成为这部电影里最精彩牌局的创造者,以及当初是怎么进入了那个传说中的私局,在这个局里玩牌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下为部分采访内容。

 

记者:您是怎么变成了Aaron Sorkin首部执导电影的顾问的?

 

Paredes:先声明以下,我并非这部电影的顾问,我只是帮助他们创作了其中一个情节而已。大概两年前的时候,Molly联系我说他们的电影需要一个关于牌局的内容,想到得到一些专业的指导,她问我可不可以来做这个指导的人。您知道,除了牌手之外,我还是一位作家,修过文学硕士,可对于电影剧本,我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当她联系我的时候,一开始我是完全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的,然后Molly就跟我解释了一些基本的写作框架。

 

Molly联系我时,当时我正在快活林娱乐场打牌,聊完之后我就到娱乐场里的一间餐厅里,花了一个半小时用我的iPhone把电影里的那一幕创作完,尽管在创作电影剧本上是个新手,但我还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把它完成然后发给他们,想来导演应该是很满意我写的那部分剧本的,因为看完电影后我发现他几乎原封不动地按照我的剧本,把那一幕搬到了电影里。

 

记者关于这一幕发生的牌局,讲述的是一位职业牌手在和一位业余玩家交手时,他弃掉了手里的葫芦,而业余玩家其实是在bluff,对吧?

 

Paredes:是的,这一幕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两个元素,一个是Phil Ivey和Brad Booth之间的一手牌,在这手牌里,Ivey面对Booth的超池全下而弃掉了手里的KK。一个是这手牌发生后,Barry Greenstein在一个采访里对Ivey这个弃牌做出的解释。

 

Barry解释说Ivey弃牌的原因之一是他之前从未和Brad Booth有过交手,在Ivey眼里,Booth是一个商人之类的角色。另一个原因是Ivey只带了那么多钱上桌,因此作为一个牌风稳的职业牌手,在不知道对手是哪种类型的玩家时,出于资金管理的考虑,他才会选择弃掉这么大的牌。

 

在《私局》的电影里,Brad是那位业余玩家,他并不知道对手是职业牌手,而Brad打牌打得很疯,会做出一些很无厘头的打法,如果你摸不透他的范围,而且是第一次跟他交手,你也会做出像那位职业牌手那样的弃牌,虽然这个弃牌我们都知道是被诈掉的。

 

我之前在Molly办的私局里玩牌,有好多次我都弃掉了很大的牌拱手让出一个大底池,但因为一开始实在是摸不透同桌玩家的套路,所以是不得已为之,而一旦我跟他们打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心里就会想:“老天,刚刚那手牌我怎么就弃掉了?!”

 

我写这一幕时想表达的是:一个外行的人在打牌或看待一局牌时,他看到的是“oh,这是一手cooler”、“哇,职业牌手怎么这么打牌,好菜”;而内行的人却会考虑更多,知道作为一名职业牌手,在处理牌局中的一些问题时,他们考虑得会更细致,考虑的东西也会更深层,他们在看待一局牌时,不会单纯武断地去解读一名pro的弃牌是对是错;而这些东西是导演Aaron所不了解的,他不了解颈部动脉和僵硬的肢体或其他一些信息在牌桌上代表了什么,而这也是他们在poker这部分,需要专业人士指导的原因。

 

我也很高兴自己写的那部分内容,让这部电影里有关牌局的这一幕显得不业余。

 

 

记者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进入到了Molly的私局里打牌?

 

Paredes:那时候我住纽约,在一家基金上班,那时她的局也正从LA搬到纽约,进她的局之前我就在很多私局玩过,因为舍得打也敢打,所以名声还不错,再加上我并非很纯正的职业牌手,有一份本职工作,而我对业余玩家的态度很友善,她来了之后,我听说了这个局,也听一个朋友说在她的局里玩过一两次,如果我愿意,他可以牵线让我也到局里玩,于是我就被介绍进去了。

 

当我真正到她那打牌之后,我发现那跟我之前打过的所有私局都不一样,她办的局坐落在市中心很高级的一所公寓里,你打牌的时候,身边会有模特和漂亮女演员为你提供酒水,整个环境的气氛超级好,你需要的东西基本都是触手可得。

 

这一切都是我之前从未经历过的,我第一次到那里打牌是水上,结束后她立马给我写了张支票,上面是我当晚的盈利。

 

记者啊?真的是一张支票吗?

 

Paredes:是的,Molly真的给我写了一张支票,我问她:“等等,你不用先去问输钱的玩家把账要回来再把钱转给我?你居然先垫付了?”她回答说:“是的,这就是我的局不同的地方,我要保证来这里玩牌的人能够拿到他们的盈利,你来打牌,赢了,那我就把钱给你。”听完她的回答后,我心想:这真TM是我打过最棒的一个私局。

 

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体验,Molly的名声很好,她的支票就像一张通用货币,我带着她给我的支票可以直接买入其他私局。

 

至于Molly本人,她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局头,当你去她的局里打牌,你会觉得很自在,觉得宾至如归,她对每一个到她那里打牌的人都很体贴,服务的很周到。Molly曾说过,她有两个“别人家的弟弟”,两个自带光坏的弟弟,而她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这两个弟弟的成就很优越,为了能够匹配得上他们的成就,所以她决定努力在这一行做到最好,努力做成全球最棒的局头,而她也做到了,所以,她真的很棒。

 

《茉莉的私局》故事戳这里:http://www.dzpk.com/news/reader/2017-1114-29375.html

http://www.dzpk.com/news/reader/2017-1128-29465.html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