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WPT决赛弃掉三条K是神弃牌 本人却表示不确定这个fold对不对

时间:2018-03-14 15:12来源:CardPlayer作者:CardPlayer

 

对于那些喜欢在牌桌看到精彩行动的人来说,美国加州职业牌手Ian Steinman在上周WPT决赛桌的弃牌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种精彩,那场比赛一共440人参加,当打到决赛还剩5人时,5人中筹码最多的Ian和2015年WSOP主赛冠军Joe McKeehen(筹码第二多)打了一个大锅,而Ian的弃牌就是出现在这手牌里。

 

 

那手牌剪辑出来后,中扑网也第一时间在《辣眼视频》的板块将视频翻译成中文po上各个平台,视频在各平台推出后,大家对于这个弃牌的反应不一,但多数是夸赞这手牌弃得好,认为Ian的这个决定是高手所为,可对于Ian弃掉三条K的决定,职业牌手兼油管网红播主Doug Polk却有另一种看法,在Doug看来,玩家们在牌桌上所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们在关键时刻会胆怯会害怕会怂。就拿Ian这手牌来说,从当时的结果来看,单单从这一局牌看,Ian弃掉KK是对的,Joe的顺子没有打出价值,可在Doug的观点里,作为一位职业牌手,我们看中的并非单一一手牌的结果,我们注重的应该是从长远来算,你在某时某刻的一个决定是否正确,判断某个决定的正确性,应该是用一种宏观地角度去讨论,因此他认为关于Ian在WPT决赛桌弃掉三条K的决定,他认为这决定不对,原因是从Joe在河牌的全下范围来看,诈唬牌和比三条K小的成牌(比如55、77、Ax等)所占的比例要比价值牌所占的比例高很多,所以说,Ian的三条K是赢Joe范围里的大部分牌型的,而这也就是他不应该弃牌的原因。

 

关于这个决定是否正确,外媒CardPlayer在事后对当事人Ian进行了采访,记者在采访中询问Ian在做这个决定时,心里究竟经历了怎样一种挣扎,在考虑这个决定时的思考过程又是如何,Ian在采访中如是说:

 

当我在河牌下注,Joe全下时,我的第一想法是他肯定没在诈唬,因为在做决定时要考虑到奖金差/ICM什么的,再加上他本身是个有实力的牌手,所以我认为他的全下不是一次诈唬,在我看来,从某种程度来说,Joe在河牌的范围很两极化,但在这个范围里他在河牌用坚果下注的几率要比他诈唬的几率高很多。

 

关于Joe在河牌的范围,对于坚果牌那部分,我不认为他拿的是AA,如果是AA的话,他翻牌前肯定会3-bet,如果是AA,我在转牌过牌时,Joe肯定不会用一手顶暗三下那么大一个注。

 

有人说我是从Joe的肢体语言观察到一些他并非在诈唬的信息,但事实并非如此,比赛那天Joe对我说他得了重感冒,加上打了很多个小时的牌,所以他的状态有些糟,那天在桌上他基本是昏昏沉沉的状态,犹似睡着一般,而且他一直在抱怨自己状态差,因此我没太注意他的肢体语言,也没想过他是在利用自己晕乎乎的状态去掩饰些什么。

 

至于那些把这个弃牌称作史上最佳弃牌之一的评论,我当时选fold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那时候我脑子里只是在推理之前的行动,考虑要怎么做出正确的决定。在我思考的过程中,我多数时候是在考虑要不要弃牌,同时也在想如果我的弃牌是错误的,事后应该会被人笑,可即便被人笑,我还是愿意去做出当时我认为的最佳选择,其他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说实话,时至今日,我其实还是不能确定自己当时究竟是该弃牌还是该跟注,但那是我做过的一个最大的弃牌,虽说结果看起来是对的,可结果并不能说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其实我有想过Joe有可能拿了比我小的暗三,而我在河牌不应该下注,应该选过牌-全下才对,应该用过牌去引诱Joe用范围里的诈唬牌继续bluff,用过牌引诱Joe用范围里那些比我差的成牌进行下注,而我下注的话,他只会用这些牌去跟而已。

 

 

有人问我是否认为QTo在Joe的范围里,我觉得在Q10以及Q10x或Qx10在他的范围,但QTo在他范围的几率真的很低。那手牌结束后,Joe说了些话,他说:“如果你弃掉的是暗三,那我算是逃过一劫了,你会为自己这个弃牌后悔很长时间的。”听了他那些话之后我真的很沮丧,感觉自己拿冠军基本是没戏了,可大概30分钟后,观众席上有人说拿的是QT,我当时真是松了口气,打比赛的信心才又回来了。

 

Ian说他至今都不确定自己当时是该跟注还是弃牌,不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关于这个选择你又怎么看呢?各位大神,欢迎你们在评论区留下您的高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