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说着要利用对手破绽,但你真的会用吗?你又真的理解范围极化吗?

时间:2017-03-30 12:10来源:未知作者:Brenda

 

上个月,我分析了玩家对对手下注范围错误地看法决定了河牌打法的两种情况。我展示了在河牌用中等牌力下注的即时价值,以及强的河牌打法为之前的街创造价值的方法。

 

这个月,我想带大家看一个类似的情况,那就是许多玩家转牌的范围极化的情况。把对手的下注范围缩小至除了诈唬就是非常强的牌,能让你利用他的破绽,用非常弱的牌跟注到底,而不是用来诈唬加注或半诈唬。因此,想办法去除你自己范围的极化很重要,能让你自己没有破绽,不会经常被遇到的强玩家利用。

 

 

利用破绽

 

游戏是5/10 NLHE,六人桌。我在第二个位置用一对10开池加注到35。我左边的玩家跟注,按钮位和小盲位弃牌,大盲位反加到145。

 

大盲位是5/10的常客,虽然他不是最激进那一挂的,但我仍尊重他,认为他有能力做挤压打法,这是这个游戏的常见动作。我跟注了加注,第三位玩家弃牌。

 

翻牌为Qh-4d-9h,对手下注190,我认为他几乎会用翻牌前挤压的任何牌这么做。这个牌面很适合持续下注,TT则是我现在能拿到的最好的牌之一,所以我跟注了下注。

 

转牌看到Kc我不是很高兴,这是我对子的第二张高牌。不过当对手下注430时,我认为他的范围是极化的。K对他来说是一张很好的惊悚牌,因为我通常会拿着我该有的牌,许多玩家是我话都会这么想,“AK中牌咯,所以如果我开始没落后,现在落后了。”

 

但是有多少打得还行但又不是特别好的玩家其实会用AK在此下注呢?在我看来,紧凶型玩家更标准的打法是控制底池,如果他们在翻牌诈唬然后在转牌中牌的话,他们会过牌。并且正因为K是惊悚牌,拿着AK的玩家认为我会弃掉所有比AK差的牌,用任何更好的牌全下。所以即使他认为自己的顶对顶跟张很多时候是最好的牌,但认为自己的下注经常能从更差的牌拿到价值。

 

因此,我不相信他在转牌下注时有AK。如果拿着KQ+,他可以合理地认为能从转牌的下注得到行动,所以我担心他其实有超强牌。但我也认为如果他什么也没有的话,也经常会用K诈唬,根据到目前为止的行动,我仍感觉垃圾牌在他范围中占很大一部分。我全下,逼他全下最后400筹码,他弃牌了。

 

 

捍卫

 

如上手牌所示,可预测的转牌打法代价很昂贵。对手花了120个大盲注的底池的代价。那么你能做什么来善于观察的对手在类似的情况下利用你可能过于极化的范围呢?你需要偶尔在这种情况下用一对的手牌下注,即使你不认为更差的牌会跟注,并且你有可能碰到罕见的暗三或两对输光筹码。

 

一般来说,在上述情况中,像AK这样的手牌要么远远领先,要么远远落后对手的手牌。在这种情况下,过牌控池通常是最好打法。如果你想通过偶尔下注来去除范围的极化,那么你要寻找机会,让你的手牌面对击败你的手牌时仍有一些价值。

 

例如,第二天,我在3/6 NLHE打了一手牌,遇到一位常客距离按钮位一个位置开池到21。我在小盲位拿到AhKh,反加到74。

 

对手跟注了加注,翻牌为Td-3h-6h。我下注110,他再次跟注。转牌是Ks,我拿到顶对顶跟张。正如上面所讨论的,我知道如果我在转牌下注的话,他非常有可能弃牌。我还知道如果他不弃牌,那我很可能对上的是暗三。有效筹码还剩800,所以如果他是这个牌的话,我全下时的情况会很糟。

 

不过,即使他确实有暗三,我听坚果同花的再听牌还有18%的赢率。没有这个再听牌的话,我面对这手牌是没出路的。显然,对手会弃掉大部分更差的牌,偶尔你们全下时你只有18%的赢率,这种情况仍不太好。不过我的重点是,如果你的目标是防止经常遇到的会思考的玩家利用破绽,那么你有时其实需要在这个转牌第二次开火时真的有AK。在有红心听牌的情况下,我在转牌是要么远远领先/要么少许落后,比远远领先/远远落后好多了,虽然不完美,但显然没那么差了。

 

在这手牌中,我在转牌下注240,对手全下800,我跟注,输给暗三3一个大底池。不过,你要记住的一点是,这个打法经常花费的不是你全部的筹码,而只是如果你在转牌过牌,对手原本会跟注河牌的下注。谁知道你以后假装有吓人牌时,对手不能自信地用牌面的低对跟注你时,你能赚多少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