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兵工厂:想办法做出更好的锦标赛决策

时间:2017-04-24 10:57来源:未知作者:luluzuo

当Rupert Elder在EPT圣雷莫主赛事的单挑桌击败Max Heinzelman赢得€930,000奖金时,我就在那里。

 

我观察了他好几个小时,每个表情的变化,每次眼睛闪闪发光,每次盯人,打过的一手牌。

 

我学到了什么呢?当然,通过我最近在UKIPT布莱顿打过的四手牌来看,我什么也没学到。

 

幸运的是,Elder来手把手教我了。

 

手牌1

 

第一个级别25/50,我有筹码25000。因为非常早期,所以对桌上完全没有读牌。

 

我们有五个人进入溜入的底池。我在按钮位拿到Q10大盲位加注到250,我们都跟注了。

 

翻牌为10-4-4,CO位一位女选手下注500,只有我一个人跟注。

 

转牌为2,我们都过牌。河牌是6,她过牌,我下注1025,试图让她弃掉更小的黑桃。

 

她用88完成了同花。

 

Rupert Elder的分析:

 

“我会翻牌前加注,试图单挑进入底池或立刻拿下底池。翻牌我的打法相同,可能会在转牌价值下注。

 

我不认为她会用同花过牌太频繁,你应该从她的举止看出她是否有4。如果看不出也没关系,她有4的话应该会下注的。

 

在河牌,我会随后过牌。我不认为她会亮出小的黑桃。如果不是两张黑桃牌的话,她会有什么牌其中包含一张黑桃呢?

 

我认为试图让她弃掉中等或大的黑桃没有任何好处,并且如果你随后过牌的话,有时还能赢。所以基本上来说,你不能让任何更好的牌弃牌,只能让更好的牌跟注。”

 

学到的教训

 

我在这手牌学到的最大的教训就是,要在河牌花时间思考她的手牌里有什么小的黑桃。如果我这么做的话(其实我没有),那么明显应该随后过牌。

 

我经常会这样。我认为自己不太可能赢得这手牌,所以没考虑对手的范围就下注了,也没考虑他们会怎么对付我的下注。

 

手牌2

 

第二个级别50/100,我有筹码23000。一位激进的玩家在枪口位开池到400,我在小盲位用QdQh跟注。

 

翻牌为J-4-2。我过牌,他下注500,我跟注。转牌为J,他下注850,我跟注。

 

河牌为9,我过牌,他随后过牌。

 

Rupert Elder 的分析:

 

“翻牌前的跟注是可以的,不过我标准的做法是3bet,希望他会用很多牌跟注。

 

如果他4bet,我会根据下注量,很开心地跟注。翻牌,转牌和河牌圈的打法都没问题。”

 

手牌3

 

级别4 100/200,我有筹码20000。一位紧玩家在中间位置开池到500,我在按钮位用65跟注。

 

翻牌为9-7-2,我们都过牌。转牌为K,他过牌,我下注600,他过牌-加注到1800。

 

我跟注,河牌为4,当他下注3000时,我弃牌。

 

Rupert Elder的分析:

 

“翻牌前的跟注是可以的, 你还可以3bet,我不喜欢在这里弃牌。当翻牌他对你过牌时,当然要下注。

 

他有的每手牌都对你有赢率,所以下注能让你避免他们赢得底池。例如,能让AK在这个牌面对你过牌-弃牌对你来说是相当不错的结果。

 

我认为你转牌打得可以。他的过牌-加注有点奇怪,他可能有99之类的牌,可能用AK做一些奇怪的合并,如果他有什么原因在可能的翻牌用KK过牌的话。

 

他也可能只有QJ或J10这种牌,但这很少见,如果他很紧的话,我认为他在这里有价值牌的机会比没有更多。我们要在3700的底池花费1200,所以需要大约24%的机会才能继续。

 

如果我们假设他在转牌总是有好牌,并且无视成对牌面上同花的补牌(我们在这些牌上应该收支平衡,有时他有葫芦,我们跟注他河牌的下注,有时他有AK之类的牌),然后我们有7张黑桃和3张8的补牌。

 

这样我们在46张牌中就有10张补牌,如果我们说他可能要么有K要么有9,那么就是在45张牌中有10张补牌,我们有22%的机会中牌,另外我们在河牌击中牌时(尤其是击中8)能在河牌拿下特别大的底池。在河牌我会直接弃牌。”

 

学会的教训

 

我被过牌-加注搞晕了。我没想到会这样,考虑到我对他的形象,我100%肯定他会用价值牌这么做。

 

我在这手牌继续的决策并不是根据Rupert介绍的数学逻辑得出的。我没法这样思考,因为我不懂数学,也不会实践。相反,我知道如果我中牌的话,可能拿下他所有筹码,因此得出结论去看河牌。

 

我在这里学会的教训是,我落后大多数采用数学来推理的玩家。

 

手牌4

 

级别8 400/800 底注100。我有筹码256000,一位非常紧的女士在前面位置开池到2400,她的筹码超过50个大盲注。另一位紧的女士在HJ位跟注,筹码稍微少一点。

 

我在按钮位拿到AQo。我朝大盲位看过去,他有15到18个大盲注的筹码,我决定弃牌。

 

Rupert Elder的分析:

 

“当你说非常紧时,你必须定义一下你认为她会用什么牌在枪口位做3倍的下注。她是那种低头看到AJs然后弃牌的玩家吗?她之前是否曾在枪口位置溜入底池?

 

如果她有过的话,你认为她会用什么牌溜入(然后你可以把这些牌从她的加注范围中排除)?

 

平跟的人当然是有点投机的,但如果知道你对于她的3bet范围的看法会更好。例如,她会用QQ或AK在这里反加吗?如果不会,那么你对抗平跟的人情况可能还好,她往底池里面增加了死钱。

 

如果枪口位加注者确实非常紧(我们假设她在枪口位只用99+,AQ+开池),那么弃牌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面对非常紧的范围,我应该只会考虑在这里平跟。我不指望别人会在翻牌前弃掉好牌,所以3bet是没什么用的。

 

如果我认为她们的范围还是有点宽的,我会更愿意跟注,而不是3bet全下,然后判断她们是否会全下。”

 

学到的教训

 

我认为第一位加注者的范围是99+和AK。我认为她在这里甚至都不会用AQ开池。

 

我没有思考平跟者的范围。我只关心开池者的范围,考虑到我的筹码量,如果她翻牌前4bet的话,我就完了。”

 

 

总结

 

和往常一样,我对于职业玩家在做决策前分析的细节佩服得五体投地。从初学者的角度来看,这个层次的信息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但必须加注,像Rupert这样的玩家多年来一定打了数目惊人的手牌,碰到过很多很多类似的情况,才能对这种情况有第二直觉。

 

经常按照Rupert描述的方式打牌是非常重要的,要思考。如果你遇到特别麻烦的手牌,记录下来,在第二天再详细看看细节。

 

数学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想把游戏打得更好,那就要花时间学数学。我还没这么做,这是我处于劣势的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