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一定有你的影子!这些典型错误你能做到再也不犯吗?

时间:2017-05-31 10:00来源:未知作者:Lee Davy

 

我爱布莱顿,我爱Unibet。所以当我有机会去参加Unibet英国扑克巡回赛首站布莱顿站的比赛时,我高兴得不得了,乖乖就去了南海岸。

 

这场比赛的买入金是£220,保证金是£40,000。£220在这种质量的锦标赛中算是很低了,但对我来说够逛两个星期的超市呢。

 

Unibet也知道大家口袋里的钱有多少,所以举办了大量的线上卫星赛,产量惊人。

 

我的起始筹码是25,000,每40分钟一个级别。我一点都没感到着急,玩牌的空间非常充足。现场的选手鱼龙混杂,有当地人、线上资格赛选手,还有一些职业玩家。

 

在职业选手中,有一帮Unibet 的大使。主办方选他们真的很明智,他们每个人都出自草根,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巡回赛能成功了。

 

这场比赛共进行两天,我晋级了第二轮。这是我自从去年九月以来第一次玩扑克。

 

我有些生疏了,犯了错误。我找到Unibet的大使Ian Simpson,让他帮我分析自己错在哪里。下面是他对我的讲解。

 

 

Day1A

 

牌局1:盲注75/150

 

枪口位溜入底池,中间位玩家下注450,后位玩家跟注,我在小盲位用A♣10跟注。

 

翻牌:98♣6。桌上过牌到转牌。

 

转牌:J♠

 

Ian Simpson的观点

 

翻牌前你能做的所有三个决定都能找到理由:弃牌,跟注和加注。弃牌的话,因为我们没有位置,拿的又是中等的非同花Ax。前面有人下注,有人跟注,我们的牌最多就是边缘牌,而枪口位置的玩家还有可能突然溜入-加注,让我们的钱变成死钱。

 

跟注是我最不喜欢的选择。我们会在不利位置拿着不同花的中等A,面对至少两位对手,而且很可能不止两位。我们的牌在多人底池很不好打,ATs的话平跟还会好一点。

 

加注是比较有趣的。我们有A的阻隔牌,所以对手有AA、AK、AQ之类的牌的可能性变小了。10这张牌也能增加一点点赢率,这两张大牌有机会在翻牌反超一些口袋对。

 

枪口位溜入玩家的存在增加了一些戏剧性。第一位加注玩家本来可能是想用很宽的范围来隔离这位玩家,而跟注那位玩家的牌本来可能是很适合3bet的强牌,但是怕打多人的底池,由于这位溜入玩家的存在,这些动态就改变了。

 

如果我之前做的3bet不多的话,我应该会这样打,因为上面提到的原因,这手牌还是很适合3bet的。如果我之前总是3bet的话,我应该会选择做一个很紧的弃牌。

 

桌上过牌到加注者,他下注750。我决定弃牌。

 

牌局2:盲注300/600,底注50

 

我在枪口+1位用Ah9h开池加注到1.6k,我的筹码是32bb,大盲位用100bb+跟注。

 

翻牌:9♠7♠7

 

两人都过牌。

 

转牌:2

 

他过牌,我下注1.6k,他跟注。

 

河牌:K

 

他下注3.6k,我跟注拿下底池。

 

Ian Simpson的观点

 

随着我的筹码越来越少,我会开始减少开池的加注量,让自己翻牌后有更多打牌的空间。在还有32个大盲注时,我会很乐意加注,但会加注到1,300,只比最小加注多一点点。

 

我这样做的话,如果对手3bet,我还能省几百筹码,然后翻牌后可以玩更小的底池,这样我的持续下注诈唬也可以小一点。

 

我们的手牌在翻牌还不错,只面对一位对手。你总是要问自己“更好的牌会弃牌,更差的牌会跟注吗?我们是否能让别人弃掉很多的赢率呢?”

 

在翻牌,能跟注进来的更差的牌有同花听牌、更差的9X牌(这些牌更少,因为我们自己手里已经有9了),口袋对比如88、66、55、44、33、22。

 

有些有不错赢率的牌面对下注不会抵抗,比如QT、KT、KJ这些。但是翻牌有红心其实会带来影响,我会更愿意对他的这个范围的手牌来过牌,因为如果他有两张高牌,然后中牌的话,通常我们也会拿到坚果同花听牌,而且有很大的机会用再听牌反超他。

 

因为这个原因,我不介意过牌,这能在他鲜有7X牌的时候控制底池,阻止他用听牌过牌-加注从而创建一个非常大的底池,而我们很可能是要抛硬币的。

 

但我认为自己更愿意做小的持续下注,因为我觉得对手手里有足够的第二好的牌,能让我们拿到价值。

 

 

牌局3:盲注300/600,底注50

 

枪口位筹码超过100bb的玩家开池加注到1.5k,我用8h7h在按钮位跟注,筹码是35bb。小盲位挤压到6k,枪口位4bet,我俩都弃牌。

 

她一直都在做松的3bet,然后对4bet弃牌。有这个信息在手,我应该用87来3bet吗?

 

Ian Simpson的观点

 

在筹码是35个大盲注,需要支付2.5个大盲注来跟注的情况下,我们并没有很好的潜在赔率来打这手牌很漂亮的牌。

 

这种情况总是让我有想死的感觉,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玩的牌了!我希望自己有同花连牌时至少有20:1的潜在赔率,我们不要忘了,盲注位总是有可能像这手牌这样突然挤压的!

 

你问了一个好问题,我们是否应该用8h7h来3bet呢?最近我刚刚把同花连牌贬为最不得已才会3bet的牌了,只留在锦标赛泡沫期对付很差的玩家。

 

因为阻隔牌的缺失,这些牌不太适合3bet诈唬,因为我们没办法像用Ad5d或Ks9s这种牌3bet时那样,减少对手可能有的大牌的组合数目。

 

有人会说,牌面是在我们所有的范围之内的呀,也就是说当我们3bet时,我们的手牌能狠狠击中某些类型的牌面,比如5-6-7类型的翻牌。

 

但是在现场扑克中,这些都没那么重要的,因为我们没办法跟对手得到这么大的样本量来让这个数据算数。我还是会在翻牌前弃牌。

 

牌局4:盲注300/600,底注50

 

一位很弱的玩家用45bb筹码溜入底池。我在小盲位用As8s加注到2k隔离,我的筹码是32bb。大盲位跟注。

 

翻牌:J♠10♣6

 

我下注2k,俩人都过牌。

 

转牌:Q

 

我下注5k,大盲位弃牌,溜入玩家跟注。

 

河牌:7

 

我没中牌,但全下15k,对手弃牌。我是这样想的,当时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弃牌,因为这是一场允许重新参赛的比赛,但是我觉得自己没得选择,只能全下。

 

Ian Simpson的观点

 

我喜欢你用加注来隔离弱的溜入玩家的做法。不过我的下注量会更小一点,原因我在第二手牌已经说了。我会随着筹码变少,减少翻牌前的加注量。

 

我们面对溜入玩家的弃牌赢率就比较有趣了,我见过一些溜入玩家会对最小加注弃牌,我也见过一些溜入玩家不论什么情况都拒绝弃牌。

 

但是一般溜入玩家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们的范围都很弱,而这手牌我们是有位置的。我并不介意加注到2.5个大盲注。

 

我们确实会掉一些弃牌赢率,但是好的一面是,我们能控制底池,在翻牌后有位置且对抗一个很弱的范围。这本身就是非常有钱途的情况了。

 

我应该会在翻牌后利用一下弃牌赢率,因为溜入玩家与翻牌前相比,不会那么顽固了,而是开始“不中就丢”。在这手牌我们有权力定价,在筹码更浅的情况下,我们要对弱玩家打更多小底池,而不是跟他们打更少的大底池。

 

随着三人进入翻牌,然后完全没中牌,我不会在这个牌面持续下注,不过如果是跟溜入玩家单挑的话,我可能不会介意。过牌也是OK的;我们手里有后门听牌,还是有机会提高的,A高牌偶尔也能在摊牌获胜。

 

后来你说的那句“当时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弃牌,因为这是一场允许重新参赛的比赛,但是我觉得自己没得选择,只能全下。”你永远都是有选择的!

 

不做第三次开火并没有什么错。当然,如果对手的牌原本会对你的下注弃牌,你会觉得自己好蠢,但是如果三次开火诈唬太多的话,我们最后还是会输钱。

 

 

牌局5:盲注400/800 底注100

 

我在中间位置用A♣A♠开池加注到1.6k,一位激进的玩家筹码是60k+,他在有利位置跟注,桌上最大的筹码在大盲位跟注。

 

翻牌:Q♠7♣5♠

 

我下注3.2k,有人加注到8k,大盲位平跟。我加注到32k,还剩筹码2k。只有大盲位跟注,他说自己只有听牌。

 

Ian Simpson的观点

 

我认为这手牌在翻牌3bet是个错误。我觉得这样打通常会让QX牌弃牌,只有手里有暗三的对手才会支付。

 

牌面有两张黑桃,大盲位看起来可能是有听牌,但我们有As,他的补牌已经少了一张,而且如果再发一张黑桃的话,即使他拿到了同花,我们也有再听牌。

 

我会只是跟注,在后面尽量从QX牌拿到价值。

 

我的收获

 

我打牌经验的缺乏在这几手牌的例子中暴露无遗。像Ian Simpson 这样的职业玩家真的能在玩牌时毫无意识地就散发出能干的气息。

 

虽然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对一手牌做更加详细的分析,会让他们在碰到各种情况时有熟悉感,从而填补空白的空间。

 

我是有意识地让自己能干,这意味着我必须在每手牌中更加专注,这会让我没有足够的空间进行更深入的扑克思考,因为我必须很努力才能把基础搞懂。

 

我缺乏数学方面的推理能力,尤其是在赔率和下注量上有漏洞,这是我今后打牌时要重点改善的地方,对我非常重要。

 

虽然我能从这样的手牌分析中获得提高,但是如果没有更宽阔的视角,我玩的依然只是牌力或手牌漂亮不漂亮而已。

 

我要学的还很多,那么你呢?你对于Ian的分析有什么看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