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挂在嘴边的“过牌-加注”打法,依旧有很多人吃不透它的精髓

时间:2017-08-14 13:46来源:未知作者:Ian Simpson

 

过牌-加注对于扑克玩家来说是武器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工具。本文中我想讨论一些不同的适合过牌-加注的牌型,以及最初做出这种打法背后的原因。

 

为什么我们要过牌-加注呢?过牌-加注是扑克玩家不可或缺的武器,主要目的是在过牌时保护自己。如果对手知道你在过牌后会加注,那么他必须提防你给他来这么一下。如果你从不过牌-加注,那对手就知道他可以轻松控制自己看上的底池,要么免费看牌,要么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下注量。他们会知道你能对他们做出的最糟糕的举动也不过就是跟注而已。如果对手担心我们会过牌-加注,他们就会更多地跟着我们过牌,这样我们就可以拿到一些原本拿不到的免费牌,最终或许就能帮我们赢下底池。

 

 

所以,过牌-加注是不可或缺的。那么我们该用什么牌过牌-加注,又该在什么时候过牌-加注呢?

 

最明显的候选牌型当然就是有很多机会得到更差牌支付的超强牌。假设我们在大盲位用4♣5♣过牌,翻牌为A-2-3。对手下注,然后我们加注,当他有Ax甚至暗三时,我们就可以得到最大价值,建立起很不错的底池。

 

但如果我们只用坚果牌过牌-加注,那对手对我们就一览无余了。因此我们也需要在不同的牌面用不同的牌型去做过牌-加注诈唬,不过选择用什么牌诈唬以及诈唬的频率是相当麻烦的。

 

我很少在没赢率时诈唬,只有在对对手有现场读牌时才会做这种打法。所以在线上,我只会选择当对手跟注时仍有提升空间的手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过牌-加注必须说的通。翻牌必须要很好地击中我们的范围,我们才能过牌-加注诈唬。如果我们在捍卫大盲后,在A-A-2的牌面采用过牌-加注,那么对手很可能就会跟注到底,因为我们没法扮演什么合理的牌型。假如真的拿到不太可能出现的Ax,我们更应该只是过牌-跟注而已。

 

 

假设我们在大盲位,BTN位加注,我们用K♠2♠跟注。如果我们的计划是不中牌就弃牌,那么对手就可以无情地对我们持续下注,此时通常我们都会弃掉领先的牌。那么我们在什么牌面能用这种牌型过牌-加注呢?

 

能过牌-加注的一个有趣的牌面是A-9♠-2♣,此时过牌-加注有很多好处:可以让对手弃掉所有没中暗三的对子,以及很多有赢率反超我们的牌,比如JT之类的。我们自身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有五张即时补牌能完成两对或三条,而且转牌是任意黑桃的话,我们就能拿到同花听牌。在这个牌面,我们还可以用A9、A2、22和99做过牌-加注。我们在大盲位时会用这些牌在翻牌前平跟,所以此时过牌-加注扮演强牌还是很可信的。

 

如果我们的翻牌前情况相同,但这次的手牌是8♣9♠,翻牌是K♣-6♠-5。这种情况就很适合过牌-加注。我们的卡顺听牌不够强,不能跟注持续下注,我们需要一些弃牌赢率才能让这手牌继续。我们有四张坚果补牌,六张还算不错的次优对补牌。对手有很大可能会弃掉更好的牌,比如A高牌、没中的高牌或小对子,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大胜。

 

过牌-加注诈唬的其他牌型选择就是同花听牌或顺子听牌。我听到许多人都说,当他们在6-7-2♣这种牌面过牌-加注时,基本上都是拿着听牌,但我倒认为并非如此。只要你混合一下自己的打法,用坚果牌和各种诈唬牌都过牌-加注,那么你的打法就不会再这么明显了。

 

 

为了进一步混淆对手的视线,我们偶尔还可以用顶对类型的牌加注。当用非坚果价值的牌加注时,要先问自己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比我差的牌会跟注吗?”假设我们拿着AJ,翻牌为J-10-2♣。这时许多更差牌都会跟注你。QJ、KJ和许多听牌都会在你过牌-加注后继续留在底池对抗你。用这手牌过牌-加注的问题就在于,当转牌和河牌对我们不利时,我们建立了一个大底池,这时我们必须在没位置的情况下打到摊牌。假设该牌例中转牌又是一张红心,那么此刻我们就要做个计划了。是下注,还是过牌-跟注,还是过牌-弃牌?如果我们过牌-跟注,在不同的河牌上该怎么办?如果我们下注,被加注了该怎么办?当你搜集到一些对手信息时,计划会变得更容易,但在上桌前先想好默认的计划能帮我们在紧要关头思考决策。在这个例子中,如果我们用顶对顶跟张过牌-加注,转牌发出4,那么我个人应该会试图控制底池,把自己的手牌用来抓诈,抓单张红心牌或KQ这种牌。当对手用顶对带更差的跟张下注时,我们甚至都能赢,因为他们要保护自己的手牌免受河牌第四张红心的伤害。

 

上面只是列举了几个可以用来过牌-加注的手牌的例子。为了让对手不断猜测,我们需要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手牌做过牌-加注。如果我们只用坚果牌或同花听牌过牌-加注的话,就会被对手完全看穿(且他们还会知道你只有在牌面没有同花听牌的可能时才有坚果牌),所以我们需要用各种手牌过牌-加注,从而让对手难以看穿。我们还必须注意,不要每次都用其中一种牌过牌-加注,因为这会让我们诈唬的频率太过频繁,以至于让对手用很松的牌跟注到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