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rokos教你打扑克:哪里出问题了?

时间:2017-12-07 11:42来源:未知作者:Andrew Brokos

希望阅读本文的大部分玩家都能理解,如果你在往底池投钱时是正确的,但最终还是输掉了底池,你可能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话并没有说死,但还是十分肯定的,你最好还是把学习时间花到其他地方去。

 

你在扑克中输钱最多的时候未必是漏洞最大的时候。扑克中许多大的亏损都是无可避免的(或者避免这个错误会导致后面出现代价更大的错误):你拿到一手强牌,另一个人拿到更强一点的牌,或是另一个人拿到的牌比你的稍微弱一点,但他最终击败你拿到一个大底池。更有可能是,你最大的错误发生在更加平凡的时机,比如你的强牌错过价值下注,少赢了钱,或是在本该诈唬的时候没有诈唬,输掉一个中等的底池。

 

不过,不管合理与否,扑克玩家喜欢对发生最大亏损的手牌进行事后剖解。输多当然不爽,肯定很想知道“哪里出问题了?”这是可以理解的。本文致力于用更聪明地方法回答这个问题,与其亡羊补牢,不如一早就修好笼子。

 

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没那么好理解,那就是即便你投钱输了也不代表你错了。这种事情当然值得进一步调查,但是不要直接跳到做结论。相反,你要尽可能具体地回答这个问题,“哪里出问题了?”

 

我们的目标是对在什么情况下你投钱会输掉做一个大致的量化。所以,我们不想要这种答案,比如“我的诈唬不对”或“我跟注是因为我情绪失控了。”这种回答已经假定你犯了错误,但是我们想做的,是判断你投钱这件事本身到底有没有错。

 

 

为了提出问题,我会使用我最近在WCOOP输掉的大底池作为例子。

 

例子1

 

第一手牌来自Ante Up赛事。这种比赛的形式比较新颖,不过细节跟本文并不相关,所以我们直接略过来看翻牌前的细节吧。基本信息是,对手加注到1905。他一直在加注,跟底池已经有的筹码相比,他的加注冒险不多,所以我认为他的范围相当宽。我在不利位置用KQo反加到7770,他跟注。

 

底池筹码为17825,翻牌为K♠-8-6♣。我下注半个底池8910。他全下31890。我跟注,结果吃惊地发现自己听牌的机会非常渺茫了,因为他的牌是暗三8。

 

好吧,我已经投了很多钱进底池,而且几乎听了死牌。到底哪里出问题才能导致这种情况发生呢?

 

这是非常特定的一种翻牌,容易造成我击中顶对的同时对手完成暗三。他在翻牌中暗三的机会大约是12%,而我在翻牌击中另外任意两张牌中的一张拿到对子的机会是24%。最后,当这些都发生后,我们还需要最后一张牌不是A,这个机会是91%。把这些数字想乘,我们发现这种“陷阱”发生的概率不足3%。

 

机会虽然不大,但并不是没有。把它放到上下文来看一下:我在翻牌前用还不错(但不算很好)的赢率往底池投入7770筹码。这个决定是否正确需要分开来看,需要考虑其他的变量,比如他在翻牌前和翻牌后弃牌的频率是多少,如果他在翻牌中暗三而我没中对子时我会输掉多少。但是这里我不考虑这些。

 

翻牌后,我在一个很少出现的翻牌,投入了大约两倍的底池。如果筹码更深的话,我是否有可能投入20倍或30倍的底池呢,像这样打光筹码绝对是错误无疑了。基本上来说,当你在翻牌投钱时,你就在赌那个低概率事件,也就是你被冤家牌打败这件事不要发生。从某种程度来看,这个赌注太高了,尽管低概率事件发生的机会很小。

 

 

例子2

 

第二手牌发生在赏金锦标赛,所以尽管我有额外的动力来淘汰对手,还是不足以补偿我投钱到底池带来的损失(结果证明我又一次几乎听了死牌)。

 

盲注是35/70,我在HJ位用AK♠加注到159。按钮位3bet到435,还剩筹码5455。就算是在后面位置,翻牌前用AK投入这么多也相当不少了。如果是在正常的锦标赛,我可能会考虑只是跟注。不过,由于有赏金的额外刺激,全下对抗QQ或JJ这种牌非常有吸引力,所以我4bet到1211,对手跟注。

 

翻牌为10♠-7♣-6。由于对手的筹码不到底池的两倍,所以我决定过牌-加注全下,希望自己有好牌。我过牌,他下注993,我全下,他用TT跟注。我几乎听了死牌,只有非常微弱的后门希望,如果最后两张牌是Q和J我可以赢,是9和8的话可以平分底池。

 

我投了相当数目的筹码到底池,结果听了死牌。到底哪里出问题导致发生这种事呢?

 

 

和上个例子不同的是,我没有在牌面击中对子或躲开任何高牌,所以如果我要在翻牌打光筹码的话(这个翻牌简直能来的最差的牌了),有12%的机会撞上暗三。

 

不过真正的情况更糟糕,因为我还会在很糟的情况下全下,不过跟其他许多翻牌相比,还没那么差啦。当然对手有高对的话会打光筹码,即使翻牌有J或Q。所以如果我只是盲目过牌-加注全下的话,大概会在三分之二的翻牌吃瘪,其中有12%的翻牌是听了死牌。

 

如果对手会在我领先的翻牌投钱的话,情况也没那么糟(如果我们假设对手在任何翻牌都会全下,那么这跟翻牌前就全下是等效的,这时我们知道AK对TT大约有45%的赢率)。但是,如果翻牌有A或K但没有10的话,对手很可能会被吓跑,我没法指望这些能补偿我在其他翻牌投钱错误带来的损失了。

 

“哪里出问题了”有什么问题?

 

这里我们无法忽视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其实不知道自己决定打光筹码时对手的手牌。有些时候,我们全下时赢率差的次数居多,但我们的全下依然是正确的,比如翻牌前AA对抗KK的情况。我认为这里的低概率事件就是对手正好有能击败我们的手牌,但这其实突出了这种事后分析的缺点:这最后就变成了以结果为导向的分析,就像你在全下时状况很好但最后输了时,你就担心自己打错了。

 

我之所以提出这种方法,是因为我发现太多人无法抗拒投钱结果失利的担忧。如果你会这样,不妨努力把它量化。即使你正确考虑了自己的手牌对一个范围的赢率,而不是对一手牌,当然你应该这么做,但是碰到你听死牌的情况时你很快就会无利可图。所以,找漏洞是有合理地方的,你要确保知道去哪里找,否则最后只会得到一大堆错误判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