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rokos教你打扑克:你所认为的安全打法其实都不安全

时间:2018-05-16 16:13来源:未知作者:yj
       有时过牌或弃牌并不是安全的打法。
 
 
 
 
        在生活中,我是大紧人。有人甚至可能会说我是小气鬼。我只喝餐馆的自来水。我从不去夜店或流行酒吧。当扑克锦标赛在很昂贵的娱乐场度假村举行时,我会自带很多食物。
 
 
       尽管我的时间都泡在娱乐场,但我这辈子从没碰过里面的游戏:骰子、二十一点、轮盘赌当然还有老虎机。我从没买过彩票。当我打扑克时,我会努力寻找任何优势,所以为什么我会在娱乐场游戏中白送自己2%或3%的盈利呢?
 
 
       但是在扑克桌上,我有能力做任何事。如果我认为翻牌没人有暗三的话,我会对四个人过牌-加注。如果我认为我能在河牌让你弃掉暗三的话,我会两次在底池诈唬。在我第一次参加WSOP主赛事时,当时$10,000的买入金相当于我四分之一的净资本。在第一个级别,我就(正确地)用K高牌在河牌跟注了15%的筹码
 
 
       我是如何把我在扑克中看似冒险的打法与我在生活其他方面对待钱的方式进行协调的呢?我的哲学其实非常一致:我讨厌让钱从指间溜走,这正是当我在扑克桌上错过正期望值时会发生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听到有人说过牌或弃牌是“安全打法”时,我会发怒。这个安全指的是它们不会让你往底池再投钱了,但你在底池的赢率怎么办?
 
 
      我理解这个逻辑的诱惑性,而且我确定自己也曾问心有愧。你们的筹码是真金白银摆在面前的,而底池赢率则是在不确定的可能性下以各种可能的结果分布。但是,这也是真的,也值钱,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已经属于你了。
 
 
      每当你拿到一手牌时,你就有获胜的机会,因此在底池中有一些赢率。和你买房子交房贷一样,你在底池的赢率也是有价值的。弃牌不是毫无代价的,你要付出自己的赢率。失去赢率正和你跟注最后输掉底池失去筹码一样昂贵。
 
 
       和房子不一样的是,你需要往底池进行进一步投资才能兑现你的赢率。通常这代表代价太高了,这种情况下弃牌确实是最安全的打法。
 
 
       其他时候,对手会给你机会诈唬他们,这就像用特价买下他们的赢率。拒绝这些机会就等于拒绝用$1买$2的交易。事实上,这更像是拒绝了一个抛硬币的机会,输掉你要支付$1,但赢得话可以得到$2。投入是有风险的,但只要正确管理资金,这就是好的投资,拒绝就等于拒绝免费的钱。
 
 
       想想当你弃牌后对手亮出诈唬时你的感受吧。这种发自肺腑的沮丧应该来自于你很清楚自己输掉了什么,而且知道原本可以很轻松赢到的。
 
 
       当你在河牌过牌,却在摊牌时发现对手的牌原本还会支付一个下注。这时你也许会有相同的感受。你发现自己原本可以赢更多钱,而且你知道你没赢到,这让人很痛苦。
 
 
       当我的对手在摊牌时获胜,但我发现他原本会对进一步的压力弃牌时,我会有相同的感觉。如果我施加压力的话,会花费更多筹码,但因为没施加压力,我从功能上失去了这些筹码。我让钱从指缝中溜走了。我讨厌这样!
 
 
       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个动力是我博客上一个评论。我贴出了一手牌,我在9s-7d-3s-Ah-Kd的牌面拿着JJ,我对两位玩家没位置。根据到目前为止的行动,我比两位对手都更有机会拿着同花。底池有$655,有效筹码接近$5000,我问读者他们认为最好的打法是什么。
 
 
       一条评论说过牌“明显”是安全的打法,但我不觉得有多明显。我估计自己当时有20%的机会拿着最好的牌。不过我应该会对下注弃牌,所以我认为自己在摊牌时赢不了那么多。不过如果我读到两位对手都没同花是正确的话,那么大的下注几乎总能成功。如果几乎不会输的话,那诈唬就没那么高风险了,而过牌则会导致我大部分时候都输掉。
 
 
       我认为,最真实的风险是我的读牌可能错了。如果有人确实有同花,或有人拒绝对大的下注弃掉更弱的牌,那么我不仅会输掉底池,还会输掉我的诈唬。
 
 
      不过每当你打扑克时,你都要面对这个风险。如果你不敢用桌上的钱支持自己的读牌的话,那你桌上的钱就太多了。
 
 
      还有一种替代打法就是只能通过比对手拿到更好牌来获胜了,但这个策略也是很有风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