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对手诈唬你,是打锦标赛的必经之路

时间:2018-07-09 17:16来源:未知作者: Carlos Welch
 
       你是不是很讨厌被诈唬?反正我是。有些扑克玩家几乎从来都不会被诈唬,他们被人称为跟注站。别学他们。
 
       虽然听起来很丧,但身为一名半职业牌手,我开始发现,在玩小级别锦标赛时,我应该允许大多数娱乐型玩家来诈唬我。我是怎么发现的呢?有一天,我筛选了数据库里一个叫做“跟注河牌下注”的手牌数据,然后发现满屏都是红色,简直比我过去半年查比特币账号看到的还要触目惊心。我知道我必须制止这样的悲剧。解决办法很简单,让自己适应被人诈唬。也就说,每当我认为陌生的对手在试图从我里偷池时,我不再老老实实地跟注了。下面是我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以及我是如何做到的。
 
       陌生的对手诈唬的次数并不多,所以不要支付他们
 
 
       我所玩的小级别游戏中大部分玩家诈唬的次数并不够多,你跟注赢到的钱不足以抵消你支付他们价值下注时输掉的钱;然而因为某些原因,我总觉得非支付不可。“支付”这个词,就是我的解决方案。当我需要跟注对手的下注时,我会把“跟注”这个词换成“支付”,然后我跟注的次数立刻就变少了。当有人在河牌做了一个很大的下注,你决定要跟注时,你心里其实是这样想的,“你明显什么都没有,我要跟注!”好像跟注是一件很酷的事。但是,如果你把“跟注”换成“支付”,你的想法会变成,“我支付你这个月剩下的饭钱。”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很多时候弃牌变得更容易了。
 
       过于被动的玩家往往诈唬的次数不够,过于激进的玩家诈唬的次数往往过多。当面对过于被动的玩家时,你更应该弃牌;面对过于激进的玩家时,你更应该跟注。但是,如果对手是陌生人,打法未知,在有证据表明他是过于激进的玩家之前,你应该先假设他是过于被动的玩家。当陌生玩家下注时,你应该先弃牌,然后着手搜集更多关于他的信息,供下次交锋时使用。如果弃牌让你很痛苦,那你可以化痛苦为动力,仔细观察他在后面玩的手牌,下次找到理由跟注他。如果那你看到了漏洞,那就做好剥削的准备。如果没找到,说明你前面的弃牌是对的。
 
       抓诈唬的风险与回报比并不平衡
 
       在锦标赛中,抓诈唬这件事本身的风险(抓错)和回报(抓对)是不平衡的。你抓对诈唬赢到的筹码虽然不是一无是处,但比起抓错时输出去的筹码,它的价值少多了。简单来说,这就是ICM,在锦标赛中非常重要,尤其当奖金即将有很大的上涨时。
 
       假设在一个场景下,你在河牌面临100bb的下注。如果你跟注输了,必须支付100bb,但如果你跟注赢了,对手其实只需要支付你90bb,如果你们正在钱圈泡沫的话,还可能只需要支付70bb。你在这个时候承担了所有的风险,但这100bb的部分EV花到了桌上其他玩家的身上。看起来是不是很不公平?确实是的,但这是你在锦标赛抓诈唬所要支付的价钱,所以在决定扣下扳机之前,要确保这个时机能赚很多钱。
 
       筹码在不该输掉的时候没了,后面想用就用不到了
 
 
       在锦标赛中,筹码就是你的武器。你需要有一定的筹码量,才能有效地诈唬,让对手弃牌,或是价值下注有实际意义的数目,让对手跟注。如果你在面对河牌的下注时,总是徒劳地猜测,不断支付陌生的玩家,在真正需要筹码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没筹码可用了。我自己学到的一个教训是,每当我犹豫要不要跟注时,都会提醒自己,这有可能让我失去在后面的街下注的好机会。
 
       举个例子,你在按钮位开池,大盲位的陌生玩家跟注。你在翻牌用边缘牌持续下注,对手跟注,然后你在转牌随后过牌。如果你认为他在河牌再次过牌的机会不大,或者不知道他在河牌的下注意味着什么,那么你本应该在转牌主动下注。通过小的下注,你可以迫使他偶尔用更差的牌跟注你,或是迫使他对小的诈唬弃牌。不放弃在转牌领先下注的机会,通常能让你避免在河牌面临对手大的下注,从而让决策更容易。
 
       河牌的下注通常会消耗你很多的筹码,没输一次都会影响筹码在比赛中的发挥能力。与其在河牌跟注,然后冒着输掉很多筹码的风险,影响后面的发挥,还不如一开始就在转牌做小的领先下注,或是在不确定的河牌弃牌,输点小钱。
 
       结语
 
       在小级别锦标赛中面对陌生玩家的下注时,你应该允许对手诈唬你,因为他们诈唬的次数实在不多。这条规则也有例外,包括:你的手牌领先对手的价值范围,你的手牌中包含能阻断对手价值范围的绝对最好阻断牌,以及对手的下注很小,不跟注不行。
 
       除此之外,当小级别玩家让你经受考验时,放弃一般出不了错。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就算有时很好奇自己的弃牌是不是错了也没关系,反正我又不是猫,别忘了如果跟注错了,我的锦标赛命运更有可能就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