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女局头故事第四章:对金钱的渴望让“我”愿意铤而走险

时间:2018-01-31 14:06来源:未知作者:yj

 

导读

 

2013年,“扑克公主”Molly 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事件发生后,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比如蜘蛛侠、小李子、本·阿弗莱克等人,之后在2014年,Molly出版了一本书,名为《Molly’s Game》(茉莉的私局),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籍出版后,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拍成电影,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 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今年奥斯卡的影片。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可从未对外曝光过,直到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高密,这个局才被捅出来。

 

FBI称,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她这份“局头”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

 

故事第一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7-1114-29375.html

 

故事第二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7-1128-29465.html

 

故事第三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故事第四章,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随着时间的流逝,经历了Reardon严苛治下的我变成了一名无所不能的助理,这种无所不能表现在:面对老板突如其来想在某间座无虚席的餐厅用晚饭时,利用一块超贵的最新款手表把老板的名字插到的等候名单的最前头、或是在纽约交通最繁忙的阶段,为老板定好一辆车、亦或是帮老板摆平他的一夜情等等,总之,我已经具备了帮老板搞定他想让我帮他搞定的一切的能力。

 

如今的我,在面对Reardon给我指派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我会点点头,微笑应下,接着再有条不紊地处理那项任务。

 

比如说,用餐高峰期,Reardon让我去帮他订某间热门餐厅的位置时,我会这么做:

 

“你好,我现在打电话是想确认一下之前订的晚餐的位置,我的名字是Molly。”

 

“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没有您名下的订位信息。”

 

这时,对方会短暂的停顿,然后我会这么说:“啊?怎么会没信息?!我10个月前就已经订了座的,今晚可是我老板生日,他晚上可是会特意跟他最好的朋友从纽约飞过来的!Oh!老天!他肯定会把我炒掉的!!呜,这可怎么办,居然没有信息,您是真的找不到信息吗?”偶尔,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时不时加上一两句抽泣。

 

又是短暂的停顿,然后对方就会说:“可以麻烦您再报一遍姓名吗?”

 

“Molly Bloom。”

 

“好的,Bloom女士,我找到您的信息了,订了20:00点4人位对吗?”

 

“不,6人位。”

 

“噢,没错,是6人,谢谢您的理解,Bloom小姐,不好意思,对于刚才的失误,我们深感抱歉。”

 

 

某天晚上,我一边在给文件归档,一边听着三位大爷在Reardon的办公室忆往昔。Cam和Sam是发小,Sam和Reardon是大学同窗,毕业后,这仨合计后觉着除了一起轰趴找乐子外,鉴于各自拥有的资源,他们应该合伙开间公司一起挣银子才对,他们的资源都那么足,不一起开公司真是对资源的浪费,于是三个家伙就真的创办了这间公司。

 

今晚几人的兴致都很高,他们正在一起庆祝刚谈妥的一个大单。

 

Sam说:“兄弟们,我们可真是铜臭味相投啊,对不?”,接着他又对Cam说:“想起你把那个‘月球人’玩了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很搞笑!!”

 

Sam说完这句话后,三个人一起发出爆笑,然后我听到他们又续了一杯,Sam接着说:“你应该跟Molly分享下这个故事。”

 

一直竖着耳朵留意屋里动静的我听到这话后立马飞进办公室。

 

为了把故事说得更精彩,Cam站了起来,他198的个儿,一身的肌肉,满身的力气,站在那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一只不受控制的小狗似的。

 

“我们当时正在玩彩蛋射击游戏,”Cam边说边比划着,假装拿着一支来复枪,并一一对我们射了一遍:“我爹把那个叫Buzz Aldrin,也就是那个登过月球的老家伙也叫来了,见到Buzz后,我就直直走向他,用枪近距离对着他‘嘭’的一声开了一枪,然后说了句:‘哈哈,你被我打到了,登月大叔!’。”

 

说完后,三人又夸张地笑了起来,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笑着,想象Cam恶作剧般朝传奇人物Buzz用彩蛋向他开了一枪的样子,Reardon在这时候说:“也给Molly倒一杯吧,这次的单子她也有功劳。”

 

Sam边给我倒麦高伦18边亲切地对我说:“Mol,你越来越像我们的一份子了。”

 

说完我们一起举杯,而我也是打心底想要成为融入他们,想要跟他们一样谈单子,享受钱和地位带来的好生活,虽然Sam给我倒的这杯纯麦威士忌喝起来像喝汽油,但我还是保持着微笑,强忍着把酒吐出来的冲动跟他们一起庆祝着。

 

替他们仨干活,我做得越好,他们让我做的事就越多,虽然工作中我负责的东西变多了,但Reardon私生活中的问题依旧还是我在处理着,其中一项经常要处理的问题就是让Reardon的女友高兴。当然,Reardon换女友是相当频繁的,为了让他各色女友高兴,我常被他派到各种高档场所干活。

 

 

以前我在科罗拉多生活的时候,我对那些品牌服饰或包包是没有追求的,当然,我能接触到这些东西的机会也很少,可自从我开始替Reardon去取他送给各路女友的奢华礼物后,我慢慢对这些奢侈品产生了兴趣,偶尔我会想象着自己穿上这些服饰的样子,想象自己穿上Reardon送给女友A和女友B做礼物的那些鞋子的样子,我希望自己能穿上这些东西,并非是看中它们的昂贵,而是我渐渐意识到,当你穿上这些东西后,别人对你的态度和看你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当你穿上这些时,别人会更把你当回事。

 

这天下午,Reardon派我到一家名叫Valerie的店取货,那是比佛利一家高端的香化店,专为好莱坞和比佛利上流社会的人提供定制化妆品服务。当我从Valerie高大上的大门进入店里之后,感觉自己像是闯入了童话故事里公主居住的宫殿一般,屋里轻纱罗帐、飘洒着淡淡的薰衣草光,天鹅绒的贵妃椅等待着它的客人,琳琅满目的商品静候它们的新主人。

 

一位金发美女向我打招呼:“你好,我是Valerie,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我问Valerie:“这一切都是你的手笔?”

 

她回答说:“没错,我一手创办了这一切。”

 

我由衷地赞叹:“这一切太了不起了。”

 

Valerie把Reardon买的东西递给我,看到这三件小小的东西就要1000刀,我差点被它们的价格噎到,感叹说:“老天,真的有人愿意在化妆品上花这些钱?”

 

Valerie被我的举动逗笑了,然后她示意我说:“你随我来。”

 

我跟着她走到一张梳妆台前,这张桌子长得很像老派好莱坞电影里那些明星的专属梳妆台,Valerie把镜子前的椅子移开,用桌上的小东西们迅速在我脸上涂抹一番后,她把一块小银镜递给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惊呆了,那完全是另一个人,我彻底被她化成了另一个样子。

 

我呆呆说了句:“真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Valerie说:“真正的奢华是值得花钱的。”

 

我点点头,再看了眼镜中那张完全变了样的脸,她对我眨了眨眼说:“等你准备好了在回来找我吧!”

 

我张那么大一直听到的话都是“钱不能给你带来幸福”,可现在我却开始意识到:钱买不来幸福,但钱却可以带来舒适的物质生活。

 

我从Reardon那里拿到的工资只够付一些基本的生活支出,如果想要置办更高端的行头,我需要挣更多钱,为达到这个目的,我找了一份卖鸡尾酒的兼职。

 

 

应征卖酒的职位和应征一份一般的服务员工作不同,不同的地方在于,去应征服务员的工作时,雇佣方不会问你要大头照,可要是想要到夜店卖酒,很多夜店在招人的时候,他们都会问前来应征这份工作的人索要大头照。

 

我去Shelter应聘的时候,发现那位名叫Fred的经理居然是我到这个城市打工的第一家餐馆里的电脑程序员,这人的性格非常古怪,不过在LA这座城市生活的人,很多都是这种做派,这些人经常变化自己的角色。今天,他会戴副眼镜打着领带在一家餐馆做程序员,可明天他却穿着Amani在一间野人主题的夜店做经理。

 

Fred录用我后就告诉我说,我的工装是要特别定制的,说完就给我塞了张名片。名片上那位设计师的“工作室”位于好莱坞西部,是一间杂乱狭小的屋子,而设计师本人则是一个非常张扬的人,同时又很大大咧咧,大咧的程度是可以在给我量尺寸时,把喝着的汽水溅到我身上。

 

量好后他说:“搞定了,小可爱”,并告诉我等做好后就给我打电话。

 

两天后我接到他的电话,听到他在那头说:“小心肝~~快来快来,快来试试我给你做的衣服。”

 

当我再次抵达工作室后,设计师的助理递给我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一枝玫瑰,同时递给我一间布料极少的衣服,接着就把我推进了一间超小的浴室。

 

我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他们给我的勉强可以称作衣服的假皮毛装。现在回头想想,当年考法学院的我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在职场里穿的衣服会是这身行头。换好衣服后,因为太害羞没敢开门,于是我隔着门对他们说:“额...那个....我觉得我身上应该需要多一点布料...”

 

设计师和他的助理窝在沙发上喝着红酒对我喊道:“别傻了,快出来,你这样穿会很好看!”

 

喊归喊,最后他们还是把一件同款式的小外套拿给了我,跟他们道谢后,他们隔空抛给我一个kiss。

 

换上这身行头后,我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在说:“你穿成这样,跟个荡妇骚货有什么区别?!”另一个反驳说:“妇人之仁,你知不知道Shelter的一个卖酒妹,一晚上挣的钱比你一星期挣得都多。”

 

我在Shelter做兼职挣的钱真是蛮丰厚的,而一家夜店一晚上的好业绩主要是要公关的手段,LA一位顶级夜店的顶级公关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固定客源,这个客源的名单里包括好莱坞明星、富商或社交名媛等人。

 

在生意最火爆的晚上,那些人气夜店的门外经常是大排场龙,为了得到进入夜店嗨的机会,很多人都甘愿在门外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因为做卖酒的工作,我渐渐认识了一些名公关,以至于到最后我居然得到了在LA最热门夜店最热闹时段卖酒的机会。夜店里的很多经理和公关都是些人品不太行的酒鬼或瘾君子,他们手中的权利能决定谁才能进到店里,而那些用利益和公关或经理换取进店资格的人,他们多是为了到店里勾搭漂亮年轻姑娘来了。那些男人想要勾搭的年轻姑娘,则多是一些心换梦想到好莱坞打拼的演员和模特,她们相信,是真真正正地相信,只要她们能够在夜店生意最好的时段来到店里,她们就有机会被星探发现。

 

尽管夜店这个圈子看起来很荒诞,可我却很珍惜自己在店里卖酒的工作,做一名守时、负责、专业的卖酒妹。当其他妹子去找机会攀高枝或鬼混的时候,我则是坚守岗位,确保让自己服务的客人满意。因为这种努力,我的小费通常会高出20%,而我卖出的酒一般也比其他人多。来这里之前,我就很清楚自己到夜店卖酒,是为了挣钱,而非交友来的。

 

我在夜店卖酒的经历,除了让我得到额外收入,还让我对LA的认识又多了一层,每晚我都清醒地看着一波波好莱坞成功人士,喝得酩酊大醉,在一起鬼混,这让我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而我从夜店赚到的外快虽然不足以让我买下昂贵的鞋子,但却足以让我升级自己从科罗拉多那个小城市带来的行头。同时,我也极爱那种工作一晚后,带着厚厚一卷钞票回家的感觉。

 

在那段日子里,白天在Reardon公司上了长长一天班后,夜晚我就赶往夜店卖酒,而卖酒的地方基本是每晚都不重样,这种生活很累,可一旦涉及到赚钱的机会,我身上就立马又复原出无限的精力。

 

不管多忙多累,我从不会拒绝一份可以赚钱的机会,而这种对金钱的渴望,也让我愿意铤而走险,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在Reardon的提携下,把一个众人趋之若鹜的LA私局办了起来。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