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凶派特朗普走马上任 我们习大大要如何应对?

时间:2017-02-04 16:42来源:未知作者:huanghua

红包群群主真的退群了!

 

 

美国时间1月23日,当选总统特朗普上任第一天便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称,这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件“大好事”。竞选期间,他就多次称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白宫新发言人称,这标志着美贸易政策进入新时期。而早在特朗普就职典礼后,白宫网站就换上「让美国强大」的标语。这被认为是美国在实行“民族保护主义”的经济政策。

 

特朗普正式就职前,1月19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表示2017年国际经济形势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中美两个经济大国“合则两利,斗则具伤”。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将中国发展的路线看作是民族保护主义,可这所谓的“民族主义”似乎正是美国第45届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执政的指导思想。

 

 

且看他就职演说中讲的话:

 

 

“..........我今天所做之宣誓将忠于所有美国人民。几十年来,我们以牺牲美国工业为代价,发展外国工业。以消耗美国军队为代表,援助外国军队。以破坏美国边境为代价,保护着外国边境。

 

我们在海外倾尽所有,而我们的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陈腐破败。我们助他国致富,而我国的财富,力量和信心已经渐渐消逝在地平线上。工厂一个个关停,搬往他处,将百上千万的美国工人被丢在脑后。财富从我们的中产阶级的手中流逝,却被分配到了世界各地。

 

但是那些都是过去,现在我们直面未来。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是为了发出新的法令,响彻每座城市,每个国都和每个权力殿堂。从今起,一个新的愿景将领导这片土地。从今天起,只有美国第一,美国第一!

 

每一个贸易、税收、移民和外交的决定都将以美国劳工和美国家庭的福祉为第一考虑。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边界免受他国蹂躏,他们生产我们的商品,偷走我们的公司,破坏我们的工作机会。

 

我们将夺回我们的工作。我们将夺回我们的边界。我们将夺回我们的财富。我们将夺回我们的梦想。在我们辽阔的土地上,我们将建设新的道路、高速公路、桥梁、机场、管道、铁路。我们将让我们的人民不再依赖福利,而是重返岗位。用美国的工人的双手重建我们的国家。我们将遵循两个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全场总结:美国人民,运动啦运动啦!美国现在好惨啊,都是别人的错,别的国家的错,是那一小撮特权阶级的错,正直的美国劳苦大众被坑惨了。所以,美国优先,买国货,雇国人!爱国主义最大,我美在我领导下必将走向复兴!噢耶!(环球时报)

 

 

 

有媒体解读,特朗普发表的这篇演讲核心内容就是一切以美国人民利益优先,这种优先本国人民利益的政策一直被西方国家解读为“民族主义”,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毫不掩饰地将这种“民族保护主义”大声说出来,BBC的新闻评价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举动,从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敢于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排他性如此强的实话,特朗普在政治中的表现,就像是一位没有牌桌经验的玩家,在打牌初期走的就是松且凶的路线,毫无章法可言,总是不按套路出牌,面对这种松凶派,14条金手链得主Phil Hellmuth曾在一家财经类媒体上给出过自己的建议。

 

如果你打牌,你应该知道,对付超松凶型玩家,这是我们牌场中最难搞的问题之一,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这种类型的玩家,难猜是他们牌风的主要特性之一,这些家伙唯一的共性是:一旦入池,会一凶到底。

 

特朗普简直是这种类型玩家的形象代言人,他在政治圈的所作所为,就像我们在牌桌上碰到的LAG(松凶型玩家)一样,犹似“疯子”。对于墨西哥移民问题,特朗普觉得垒面墙就可以搞定。。。。。就像LAG在牌桌,在有利位置拿着64o,他就有敢把你逼出底池的底气!

 

Hellmuth说:“应付松凶型对手,可以考虑用‘鱼叉’,我们可以用‘鱼叉’在一个大底池中将对手筹码一网打尽。这些松凶对手就是大猎物,同理,特朗普就是一只大猎物。”

 

 

迄今为止,特朗普已经打过很多“大底池”,比方说用他的奇思怪想解决移民问题(就是在墨西哥边境筑一堵墙),比方说对各种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和他的反对派(教皇)进行人身攻击,但在这些大较量中,还没有谁在这位亿万富商进击白宫的路上把他逼进过死胡同。

 

事实上,对手不但没把特朗普逼进死胡同,他们才是被特朗普搞到头大的人,这点从他在竞选中胜出就可见一斑。

 

Hellmuth解释说:“他打了很多烂牌,由此可以想见他被‘鱼叉’插伤的几率有多高,可问题是,你把特朗普弄伤了五次又如何,他很聪明,复原能力又快,且形象多变,‘牌场’的规矩都随着他而有了变化。”

 

“位置才是关键,尤其在面对LAG时

 

想要把这一招一式打好,耐心是缺不了的,这个词也是Hellmuth频繁提到的,不过照他的说法,耐心这张牌特朗普的对手们还没打好,这个从最终的竞选结果就可以看出来。

 

话说回来,位置的运用+强势手段的结合,这恰恰是LAG型玩家的套路,同时也是唐纳德·特朗普的路数,超惹人厌的招式!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在嘲笑特朗普的时候,她嘲笑的其实是那些把老特看成救世主的几百万老百姓;而同为共和党候选人的卢比奥和克鲁茨,连同多家主流媒体也是这个态度,他们在抨击老特推举的政策是“愚蠢的策略”时,事实上,他们所质疑的是老特支持者的眼光,鄙视人家蠢,鄙视他们识人不清!

 

这些对手不懂得“以恶制恶”,处在错误的位置,选在错误的时机,发动了错误的攻击。Hellmuth在分析这个问题上说得很在点:

 

“LAG控制着游戏的节奏,掌控着游戏的走向,决定着资本投入底池的数量,以一种能让底池越打越大的节奏把控着游戏。不管拿了好牌与否,他都坚信自己能够搞定对手,或拼实力或拼运气。”

 

老特要是被对手搞伤,那就是反对他的人用老特的方法“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时候,就是对手们用好牌回击的时候,但问题是,这些对手们如果没有好牌,他们是不会反击的。

 

这就是老特对手们策略上的漏洞,Hellmuth对此的说法是:

 

“搞定这种套路的策略是往里砸更多钱,就是打得更凶。先弄清楚自己的牌是不是比对手的强,确保自己的牌很可能比对方强之后,就加大注,也就是基本原则不能丢,但出手要凶。”

 

从打牌的角度来说,这种做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付这种人,不能再坚持自己的“小球派”打法,也不能再坚守“紧”的路线。

 

Hellmuth说他有一位朋友的朋友Garett Guenot(会打牌),他的看法是:

 

“如果你的钱多,又敢赌,用以恶制恶的办法对付LAG是可行的,选择以恶制恶后,你不是用赢率70-80%的牌型入局(这种做法就是紧,等待时机出击),而是用赢率45-65%的牌型入局,这种打法正好是LAG的行事风格,你这是在以“硬”碰“硬”。可结果是,用赢率45-60%的范围入局,变数会很多。其实,套到特朗普的情况里,老特的对手若是‘打得更紧’,集中火力攻击老特的主要疏漏,胜算会大些;可如果松开来打,放宽自己的攻击范围,以恶制恶,像马克罗·卢比奥那样说老特‘手小’进行人身攻击,这么一来,你的战斗力就会降到和老特一个档次,老特在这个档次已经做得很熟练,当你也变成他那样后,他会用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和势头打败你。”

 

上面的话说的好,观点很正,可却没有说到实处,因为不管是打牌还是玩政治,稳稳当当的情况是很少的。初选前,Hellmuth说过:“卢比奥不愿等了,他改变策略了,终于凶起来对付老特了。。。看他的手段,做得倒是挺在行的。”不过,照多数专家的看法,老卢这时候才出手,已然为时已晚。

 

Hellmuth认为,对付老特这种人,同一张牌桌的其他玩家需要团结起来,整张牌桌的人联手,在那个打得超凶的家伙对桌上其他人重创前,先联手把他搞走再说。

 

 

 

 

按照Hellmuth的说法,那些我们不常玩的牌型才是我们搞定松凶型对手的利器,各国领导人想要搞定老特这种政治圈新手,学一下如何打非常规牌型才是他们对付美国第45届总统的应对之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