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额桌“扫地僧”露真身曾混迹中国扑克室 感谢“黑色星期五”让他短时间挣几百万

时间:2018-01-09 09:52来源:HighStakes poker作者:yj

前两天高额桌的一个名叫“cumicon”的人退役,退役后的他晒出了自己过去五年来740万刀盈利的收益图,并扬言说自己是很懒的人,虽然懒却也能在如今“难混”的线上扑克室赚到了不少钱。

 

这位扫地僧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纷纷猜测他是何方神圣,于是这位神秘人物就被油管网红Joe Ingram“挖”了出来,cumicon受邀上了Joe的节目,两人聊了近两个小时,在访问中,cumicon说到自己2006-2010年其实是玩无限德扑的,后面才转行改玩PLO,他的真名叫做Cullen Connors,他也在中国的线上扑克室打过牌,但发现中国线上扑克室的油水没有传言那么多,于是退了中国扑克圈,他还说自己之所以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挣到那么多钱,其实要感谢黑色星期五事件的发生,如果不是它,自己不会旅居加拿大打牌,不会心无旁骛地打牌存钱,不会在短短五年时间里赚到那么多,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这次采访的内容,大家可以点击这个链接进行观看。


https://www.highstakesdb.com/8320-cumicon-comes-out-of-the-shadows.aspx

 

 图为Cullen Connors


以下文字为部分采访内容。

 

Connors似乎是个挺幽默的人,Joe在视频片头介绍他出场的时候,语气比较平淡,没有那种欢迎大人物的感觉,所以当镜头切换到Connors之后,他小小抱怨了下Joe刚才的介绍不够激情,于是Joe又改以一种春联晚会主持人开场的腔调高度赞扬这位扫地僧来重新开场......

 

Joe接着说在如今的线上扑克,像他那样打得不错的玩家已经不多,当大家刚知道有Connors这么一号人物出现时他却要退役了,于是Joe问他退圈的原因,他的回到是:

 

1、我不喜欢打牌

 

2、黑色星期五后在美国打牌行不通,所以只能去加拿大打牌,每次签证只能待6个月又要回来,所以在那里没有归属感,只是工作,没有社交,签证文件又不好弄,这种来来回回折腾的生活让人很烦,不想再过。


        他说五年前他就决定当盈利到达他设定的数字后就退出江湖,本以为这个时间要十年,没想到五年就赚到了他想要的数字,他很高兴这个时间只需要五年,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那个耐性再在牌桌上耗多五年,他不喜欢那种离家到一个陌生环境自己过日子的独居生活,那种状态太不正常了,他需要更健康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只有打牌。

 

Joe问他每天打牌的生活状态和日程大概是怎么样的,Connors说每天早起来登录各扑克室的PLO单挑中高额牌桌,然后边看书上网看电视边等待对手落座,多数时候是在等待中度过的,日复一日地过着这种无聊的牌手生活,没有社交,为了冲“业绩”而闷头扎在牌桌上。

 

一天用在牌桌的时间大概10小时,大部分时候回花5-7小时的时间等人,然后3-5小时工作。Joe接话说他认识的一些玩HU的牌手朋友也都是这种生活状态。

 

在之前的新闻中,Connors曾说过他很懒,私下里学习的时间很少,于是Joe问他是真的完全不学吗?还是说学习的方式只是跟朋友讨论牌技,交流打法?如果不学的话,那他怎么提高牌技?

 

Connors的回答说他是从2005年开始入行的,他觉得这游戏其实不难,挺好打的,自己基本上不学习,如果非要给出一种学习方式,那就是看视频,他基本是通过看视频学的策略,看Phil Galdfond的视频,他说完这句话后,Joe也笑着说自己也一样。

 

Connors说他之前是玩无限德扑的,可那阵子德扑太热了,人太多,所以他就改玩PLO了,学会之后发现自己比较擅长PLO,所以就把德扑丢了,不过他现在挺后悔,觉得当时不该把它丢掉,因为他感觉完全丢掉后自己错过了不少钱。

 

Joe接着问退休后他有什么打算,Connors回答说他不会再为了钱去找份工作,虽然自己现在不是大富大贵,但目前赚到的钱已经足够他过一种比较舒心的生活,他说自己从小就喜欢滑雪,过去这五年因为打牌把这个爱好给搁置了,所以现在他要把这份兴趣拾回来,冬天的时候去滑雪,夏天的时候没有雪滑,那就去骑骑车,冲冲浪,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做。

 

Joe说这个计划听起来不错,可你接下来的生活都要这么过了吗?这种没有什么目的的生活不会过着过着就烦了吗?

 

Connors说目前他对于这个计划的心情是很期待的,至于会不会渐渐地感到厌倦,那是之后要考虑的问题了。因为过去这五年时间为了能够尽快存够退休金,他过着五年很紧张很有压力完全只有工作的生活。他说其实还要感谢黑色星期五,如果没有黑色星期五,他可能很难这么短时间内挣到那么多钱,因为要是留在美国打牌,他会因为很多事情分心,成绩就不会那么好。

 

Joe说Connors觉得过去五年的时间没什么社交生活,其实这种状态是可以改变的,当他从加拿大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可以过一些比较正常的生活,Connors说是的,他其实可以过得好一些,但他没有,他说如果去年他车祸挂掉,他应该会很后悔自己这五年来的“苦行僧”日子,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应该会用另外一种更平衡的状态去冲“业绩”,不会再为了poker而牺牲掉生活中的其他东西,比如爱情和友情。

 

Joe问Connors有没有想好退休后住哪个城市?他回答说不会住纽约或东海岸这边,会考虑搬到西海岸坐落在落基山脉上的城市,比如科罗拉多州。

 

Joe还八卦了一下他为什么会用“cumicon”做昵称,他说自己名字的前两个字母是CU,中间名的前两个字是MI,姓的前两个字是CON,把它们拼起来就是cumicon,没太多特别的含义。

 

被问到为什么比较少打200-400这个级别,Connors的回答是他自己基本是不太碰这个stakes的,不过两年前有朋友出钱买他的股份让他玩,所以他才开始玩多一点,但他觉得200-400的行动太血腥,波动很大,他不喜欢打得这么冒险,因此他还是玩中级别的比较多,不会贸然升级,主要还是稳扎稳打地赚钱为主。

 

 


          在那些他遇到过的高额桌pro里面,Connors认为Ben "Sauce123" Sulsky是他碰到过最难对付的一个。

 

Connors说他其实不粉poker,他只是粉线上cash,Joe接口说如今西方线上扑克室的cash已经大不如前,没有以前那么多行动了,出手比较多的玩家都分散在各个扑克室,还包括一些中国区的线上扑克室,他问Connors到中国的线上扑克室玩过吗?Connors说玩过,不过可能是没找到合适的局,所以也没有感受到油水很多,因此后面也就不怎么玩了。

 


         Joe还根据Connors分享的这张图问了他一些关于他打法上的事情,从图中的数据看,其中有130万手牌(都是HU)Connors的VPIP高达90%,这说明他基本不会因raise弃牌,不会在BTN位弃牌,Joe问他入局率那么高的情况下怎么还能够做到每100手牌挣25bb?

 

Connors回答说在奥马哈的HU中,对局两人的赢率其实很接近,在单挑中他基本能躲过拿差牌的牌局,相比目前一些比较稳的玩家,他打得可能是有些松了,不过可能自己运气就是那么好吧,反正他这种松的打法也可以让他赚到钱...其中75%的牌局对手都是常客玩家,剩余的才是业余玩家,至于有多少是从常客身上赚的,有多少是从“鱼”那里赚的,他分不清楚....

 

Joe问Connors他在等人的时候会不会跟一些PLO的pro聊天取经,Connors说会聊天,但说到取经,他觉得自己给的比得到的要多,聊天的时候应该是他帮到别人比较多,几乎没有双赢的聊天,他认为没有人会真正愿意把自己的赚钱技巧与人分享,那是自己揽瓷器活的金刚钻,他们是不会轻易透露给别人的,所以他在扑克圈也没什么朋友,没交到什么能够一起成长的牌友......

 

以上内容仅是这个视频里不到40分钟的采访,这次采访的时长接近两个小时,如果大家有兴趣了解更多,可以登录上文提供的网址进行观看,在采访中Connors还提过一个有趣的小细节,他说自己的母亲因为想要了解儿子的动向,她甚至会到HighStakes的新闻界面去翻找关于自家孩子的文章,不知道在我们中国区的扑克圈里,又会有多少母亲或媳妇通过媒体的文章去了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牌手儿子或丈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