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MTT第一人的老板和“马仔”生活

时间:2018-01-09 09:51来源:未知作者:yj

 

2009年夏天,线上锦标赛收入全球排名第一的Chris Moorman第四次到拉斯维加斯参加WSOP,也因为这次WSOP他错过了他爹的生日,于是赛后Moorman给老Moorman买入了一场英国扑克巡回赛的门票当礼物做补偿,那场比赛Moorman和老Moorman都参加了,可Moorman却在钱圈之前被淘汰出局,而一开始有些胆怯不敢参赛怕给儿子丢脸的老Moorman却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在他的第一场赛事中就拿了冠军。那一年,Moorman已经入行五六个年头,当时他已经是线上MTT盈利第一人,可在线下赛事的成绩,Moorman的“金牌数”仍旧为零,没想到自己觊觎的线下冠军却被他老爹这朵“赛事雏菊”先夺了冠。

 

这次经历让Moorman意识到原来他不用自己打比赛,而是通过投资其他牌手,他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在别人的胜利果实中分得一杯羹。熟悉这一行的人都知道,圈子里的赞助大体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占干股,一种是买股份。占干股是一种“老板”和“马仔”的关系,一位投资人(俗称老板),把钱投在了一位他相中的牌手(有人把接受股份的牌手叫马仔)身上,以换取牌手盈利中的部分收益。一般来说,老板会承担所有风险(指的是老板会为马仔所有输的钱买单),作为风险被分担的回报,如果马仔赢了,他就要根据自己和老板之前签下的协议,交出盈利中的部分收益,通常是对半分的情况。而在马仔正式盈利之前,老板还未分得盈利的那部分投资被称作“makeup”(垫资),所谓垫资就是:比方说,合同正式实施的第一天,如果马仔在那天输了2000美元,那他就有2000美元的亏损要补上,若是马仔在第二天赢了3000美元,他只能拿走其中的500美元,3000中有2000要用来填补前一天的亏损,剩下的1000美元才是五五分。

 

通过投资老Moorman的经历,Moorman从中发现了一条“财路”,开启了他的“老板”生活,可这条路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走得“一塌糊涂”。

 

以下Moorman的这段“老板”生活将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叙述:

 

自从“赞助”了一次我爹之后,这种投资人的身份成了我牌手生涯的重心,而我投资的牌手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了30人,线上线下都有。其实正儿八经做老板也是巧合,当时我一朋友欠我钱,因为很清楚他的状况,所以我知道想让他尽快还钱,最好的办法就是投资他去比赛,希望他能赚笔奖金把钱还上。

 

第一次正经做老板回报还不错,不到几周我的本就回来了,于是我决定再多收两个马仔,两个我认为是当时那个阶段实力比较靠前的玩家,我之所以想要在这一块花更多钱,是因为我想把这一块当投资来做。那阵子我横扫线上扑克,手里有很多闲钱,这些钱我也不用在其他投资上,如果是照正常投资模式,我可以购置房产或是投资股票证券什么的,但一方面我知道自己想住哪里,另一方面我对股票市场的了解不足以让我涉足这块领域,而我最在行的东西就只有poker,再加上这些年我跟线上MTT圈子里的所有reg都交过手,所以我很清楚他们中哪些人潜力大。

 

Tyler Reiman(线上名puffinmypurp)是我第一批投资的马仔之一,他做了我6个月的马仔后,我做牌手和做老板的生活完全变了。以前,在我正式开始打那些100刀重买的比赛前,我就经常在电脑旁围观Tyler的比赛,每当在牌桌上遇到他,游戏的过程也从不会很顺利,因此当我有机会投资在他身上时,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在我对他投资之前,我俩私下根本没见过,可我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风险,毕竟光是想到能赞助自己最看好的其中一个牌手打牌,这件事就足以让我激动不已。投资Tyler后的头四个月,他一直成绩平平,直到他参加那场1万刀买入的PCA主赛后,我的这笔投资突然有了一大笔回报。

 

 

Tyler Reiman

 

那场比赛我也参加了,不过跟其他线下赛事一样,我一早就被淘汰,但Tyler不同,整场比赛下来他的筹码量都很不错,一举闯进了钱圈,当比赛还剩24人时,Tyler还“活着”,这说明他至少能拿到75k的奖金,这笔钱完全还清了我付的“垫资”,而且还有结余可以五五分。这场比赛的第一名奖金是220万刀,我记得当时自己想象如果他真拿了第一名,那我就可以在几天时间内,完全不用自己出马也能赚到100多万刀的奖金,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一直盯着直播的信息更新,看到越来越多人被淘汰,而Tyler的筹码量也在不断增加,在我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Day5的比赛已经结束,Tyler闯进了决赛桌。

 

FT的比赛好梦幻,我和Pab以及Tyler另外一些朋友一起到现场为他加油,我们的士气很足,喝了酒之后更足,当我们看到FT的其他人一个个走掉,Tyler可以拿到的奖金在不断增加,先是加了50k,然后是100k、300k,当他进了单挑后,我们嗨爆了,Tyler单挑的对手是一位线上牛人,名叫Harrison Gimbel(线上名gibler321)。

 

结局不是happy ending,经过一场严峻的HU后,Tyler错失冠军,但那一天真是一次传奇的经历,比赛结束后我们去庆祝,那段记忆对我来说很模糊,但我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二天早上还特意到网上去查看这件事的真伪,怕这经历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和一场可怕的宿醉。在同一天时间里,我从做老板这事儿上赚了100万刀,然后又因为庆祝喝茫了,这无形让我之后的“老板之路”走得不太理智,而我的生活也因此完全变了。

 

坎坷的“老板生涯”

 

扑克圈消息的传播速度很快,我做老板的消息也就这么不胫而走了,消息“走漏”后,“求职者”的求职信息淹没了我的FB、Skype、MSN和电话。在我出道之前,这个圈子主要的投资人是Cliff Josephy (线上名JohnnyBax ) 和Eric Haber (线上名Sheets)这两位老板,高额桌很多reg都是他们赞助的对象,两人如果在投资牌手上若是出现了间歇性的资金紧张,他们因为有其他生钱门路,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会从其他地方挪用资金来借这边的燃眉之急,可我做老板的资金来源仅有我打牌挣的钱和我不久前刚从马仔身上挣的钱。

 

 

 

我做老板最要紧的一个问题是:不会say no。在面对众多“求职者”时,我其实应该挑选那些我认为能力最强的玩家组队,可事实却是但凡懂打牌的我都签了。我这么做的理念是:把人签下,然后派他们去打较低级别的游戏,在这个过程中对他们进行培训,帮他们提高牌技,可真实的操作是,他们在低级别赚不到钱,于是“垫资”累积,欠我的钱增加后,他们开始央求我放他们去玩较高级别的游戏,而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我就会心软答应,结果是“垫资”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举个例子,比如某些马仔,本来是打算最多给他们参加一些215刀买入,比较容易打得周日百万赛什么的,没想到最后却是为了尽快赚回“垫资”,结果让他们参加了1050刀买入的可多次重报名的FTP系列赛,最终之前的垫资没有赚回来,又多出了另一笔垫资,情况往往是他们欠的钱有可能会增加到大概100k左右。

 

过去这个圈子的生态和现在很不同,2010年我开始做老板时投资了很多马仔,那一年poker在美国还是合法的,因此当时的玩家池里每天都有很多娱乐型玩家上桌,对于这些“鱼”来讲,poker只是他们闲暇的一种娱乐,他们不会在空闲时间为了增进牌技而多花时间在研究策略上,但就像比赛一样,短期来说,人人都有机会一时走运拿下比赛的胜利,这种胜利的滋味他们希望可以经常品尝到,所以会一再回到牌桌上,可长期来说,为了再次品尝这片刻的胜利,他们实际却是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

 

那时候我可以说是横扫线上扑克,所以我觉得自己可以将这种赢钱技巧传授给我的马仔们,这也是我在知道他们本身牌技有缺陷的情况下仍愿意投资他们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我赞助的玩家里,有不少人其实根本不需要我的培训,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他们那个级别里的一线玩家,他们身上的问题不是牌技问题,需要赞助也不是因为牌技差赚不到钱,他们中有些人需要赞助是因为他们觉得被赞助的话,打牌时心里会轻松一点。比如Taylor Paur、 Mohsin Charania、Jason Koon和 Tom Middleton这几位,他们本身就曾在大型线下赛事中夺过冠,比赛奖金多达上百万美元,而他们就是因为觉得卖股份打牌会更舒坦点,所以才这么做的。其实我在做老板这件事上,如果不是总做一些超蠢的决定,我总体应该是可以赚到钱的,可因为决策失误、没有管理好马仔以及透支我的资金,这种种导致我在做老板这事上是亏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