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里的扑克元素 Jack与Rose的相遇缘于一场牌局

时间:2018-03-14 10:56来源:PokerListings作者:PokerListings

 

1912年4月,英国豪华客轮泰坦尼克号在它的处女航时遇上冰山沉没,这艘船是当时最大的客运轮船,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途径法国瑟堡奥克特维尔以及爱尔兰昆士敦,计划中的目的地为美国纽约,可却在途中遇险沉没。

 

距离泰坦尼克号沉船的日子已过去100多年,在这100多年中,关于这艘船所衍生出来的故事却影响着一代又一代观众,而它们中一些故事(不管是真实存在或后人杜撰)的发生居然跟扑克扯上了关系,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Jack是怎么通过一次打牌(据说是德扑),赢到了上船与Rose相遇的那张船票的故事。

 

Jack打的一手幸运牌局

 

2012年,电影《泰坦尼克号》(以下简称《泰》)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与团队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将这部电影以3D的形式重新搬上大荧幕,《阿凡达》未上映之前,《泰》作为史上最卖座电影的地位从未改变,在它上映的那一年,《泰》荣获当年11个奥斯卡奖项,其中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等。

 

在《泰》这部长达3个多小时的电影里,虽然关于扑克的镜头只有两分钟,可以说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存在,但电影中“运气很重要”这一观点却是导演藉由它来表现出来的。

 

Jack(由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在电影出现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他在南安普顿某酒吧打牌的场景,Jack出现的时候,他正和几个人(Fabrizio及两位瑞典人Olaf and Sven)一起打牌,我们看到的时候游戏已经进入尾声,而电影里仅呈现了他们玩的最后一手牌,几人用来下注的“本钱”包括:一堆不同国家的钱币、一把小刀、一块怀表以及两张泰坦尼克号首航的三等舱船票。

 

 

镜头拉近他们几人坐的桌子时,我们可以看到Jack应该是拿了葫芦,然后Fabrizio靠近Jack问他要不要把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押上,Jack的回复是:“当你一无所有时,就不用怕会失去什么。”

 

有些影评人认为这句台词交代了Jack的性格,暗示他拥有一种放荡不羁且无忧无虑的世界观。

 

可瑞典人却不认同Jack的观点,电影里其中一位瑞典人Olaf在牌局进行时还在责怪另一位瑞典人Sven,认为他押上他们手里的两张船票是种错误的做法。

 

最后一张牌的时候,Jack说了句:“好了,结果要出现了,有人的人生要因此改变了。”

 

Fabrizio和Olaf都没有听成牌,Sven拿的是两对,对8和对6,Jack假装难过,他对Fabrizio说抱歉,然后笑着对他朋友说:“抱歉...你要很久都不能再见到你妈妈了。”

 

“.......因为,我们要去美国了!!!哈哈,我拿了葫芦!!”

 

从瑞典人手里赢了这两张船票的Jack和Fabrizio赶在开船的最后一刻登上了这艘泰坦尼克号。

 

上船后,Jack对Fabrizio大喊:“我们真他妈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两个人了,对吧?”

 

 

随着两人的上船,扑克在这部电影里的场景也因此戛然而止,虽然这个情节不是重头戏,可如果不是这场戏,Jack就不可能登上那艘船,也不可能遇见Rose。

 

泰坦尼克号上的扑克轶事

 

在最后近三个小时的电影里,扑克元素只在《泰》出现过两次,一次是Jack提到那手让他可以登上这艘船的“幸运牌局”,一次是他所用扑克表达自己对生活看法的一句台词,他在那句台词中说:“我觉得生命是一份礼物,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拿到的下一手牌会是什么,所以要学会拥抱生活给予的一切,不要浪费生命,要让每一天都活得有价值。”

 

电影《泰》中并没有乘客用扑克打发闲暇时光的场景,可在19世纪和20世纪中,扑克是很受欢迎的一种游戏,因此在泰坦尼克号驶往美国的途中,据一些幸存者的回忆,船上却是出现过打牌的活动。

 

比如一位名叫Renee Harris的幸存者,她在接受《自由杂志》采访时说,有一个二等舱开舞会,她丈夫就曾在舞会期间带她去玩过一个牌局。当时他们刚吃完午餐,他丈夫Henry让她坐到桌上的一个位置,丈夫解释说在上一个session的时候,有个玩家似乎出老千,可他们又不想直接拒绝他,于是想出了让她来充数的主意,这样等那个出老千的玩家来之后,看到桌上已经满员,他应该就不会加入了。

 

Harris回忆说:“我成了他们的第8号玩家,当那个有前科的人出现时,我丈夫指给我看,乍见到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个传道士,因为他表面看起来是很有道德的人。正式玩牌的时候,我们使用的是面值一美元的筹码,那天我玩得特别顺,当我准备暂时离开,回一下自己船舱的时候,我已经赢了90刀。”

 

 

就像是命运的安排,Harris在回舱的时候下楼梯时滑了一下,手臂划伤了,她没有回舱而是继续留下来打牌。

 

在杂志发表的那篇文章中,Harris表示那个滑伤可以说是间接救了她一命,她说如果船撞上冰山的时候,若是她不在打牌那里,不和丈夫在同一个船舱,没有丈夫的执意劝说,她不会上救生船,而是跟丈夫待在一起,不幸的是,Harris的丈夫最终没能跟她一起逃开,而是在那次沉船中丢了性命。

 

一位业余扑克玩家曾投资寻找泰坦尼克号残骸

 

 

正如1997年《泰坦尼克号》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关于寻找这艘船的残骸也是经历了很多波折和时间,而在寻找残骸的过程中,扑克似乎也在其中发挥了些作用。

 

1977年《体育画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报道的是一位来自德州名叫Cadillac Jack Grimm的业余玩家追逐WSOP主赛冠军的故事。

 

比赛过程中,Grimm曾和当年获主赛冠军的Doyle Brunson毗邻而坐,不过Grimm没能挺过Day1的比赛,只拿到了20名,当年主赛的报名人数是34人,于是文章取了这个题目:《一个业余玩家在一次豪客赛中的失利》。

 

失掉那场比赛从财务上来说,对Grimm其实并无大碍,因为在当时算是个有钱人,不过这些钱不是通过打牌赢来的,而是靠开采石油所得。

 

杂志在报道中将Grimm描述成一位爱投资探险的老板,文章提到他曾资助过诺亚方舟和威尼斯水怪类的探险活动,而这些投资则跟他“不自量力”到WSOP去跟Bruson这种顶级玩家抢金手链一样,均已失败而告终。

 

《体育杂志》的文章刊出后不久,Grimm又投资了一次探险,这次的项目是寻找泰坦尼克号。

 

据说Grimm资助了三个勘探小组去寻找这艘船的残骸,时间是在80年代初,但却搜索无果,可有专家认为,尽管这艘船并不是Grimm资助的勘探队找到的,可如果不是他所资助的队伍挖掘到的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提供给后来Robert D. Ballard博士他们的团队作为参考,那么博士的团队就没法在1985年搜索到这艘船的残骸所在之处。

 

因此,泰坦尼克号残骸能被找到,多少可以说是跟Grimm这位业余扑克玩家有关系的,你们说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