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欧买入超豪赛上的大神式思维层级:关于“偷鸡”和“抓鸡”,你能想得到这么深吗?

时间:2018-06-28 15:14来源:PokerNews作者:德扑哥

 

=== 作者简介 ===

 

Dominik Nitsche,888poker形象大使,目前职业生涯锦标赛总奖励超1460万美元,名下拥有4条WSOP金手链,其中一条为2017 WSOPE买入€111,111一滴水豪客赛冠军手链。

 

 

前段时间,我在EPT蒙特卡洛站买入10万欧的超级豪客赛上打了一把非常有意思的牌。这把牌清楚地向我们展示了“抓鸡”这门技术可不仅限于你怀疑对手在偷鸡,它还关乎你手里的底牌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增加或降低了对手偷鸡的可能性。

 

当时Day2已经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比赛,随着盲注的上涨,不断有选手出局。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只剩最后两张牌桌了,只有前六名才能进入奖励圈。当时的盲注是5,000/10,000(大底注10,000),我为自己积累了近1m筹码,所以我拥有近100bb的操作空间。

 

 

翻牌前

 

2017超级碗豪客赛冠军得主Christoph Vogelsang是我在这把牌的主要对手,他同时也是全桌CL。毫无疑问,Christoph是一名相当优秀的选手,他入池率很高,玩了很多牌。这把牌他在CO位开局加注,我坐在BTN位,小盲位是Nick Petrangelo,大盲位是Ali Reza Fatehi。

 

我认为Christoph在CO位的开局范围非常宽,应该有全部起手牌的38-40%。这个范围包括:所有同花Ax、所有同花Kx、Q4s/Q5s及以上、J5s/J6s及以上,还有所有更低一点的同花隔张,以及少数其他牌型。在一个近40%的开局范围里,你永远都想象不到它最差能差到何种程度,我们只是举一个近似的算法。

 

面对一个如此宽的开局范围,我已经在心中酝酿好了BTN位的游戏计划,包括考虑自己反加或跟注的频率。我先提前剧透一下我的底牌——KQ(没有红心)。拿着这把牌,不论你是反加还是跟注都不会出错。在这局牌中我决定跟注,但不代表在其他时候我就不会用它反加。

 

我还想说明一点,大盲位的Ali是一名娱乐型玩家,这或许也是我最终选择了跟注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关于这一点有很多的策略探讨:一方认为这种情况下你就应该反加,比如用10-15%的范围;而另一方会说,在大盲位坐着一名娱乐型玩家的情况下,你只能用6-7%的范围反加。

 

但这么做就意味着你只会用强牌反加,这样反而容易被CO位利用,频繁加注逼你弃牌,这就导致你在BTN位支付得更少(显然这对你而言会更加无利可图)。同样,如果你打得太被动,让CO位频繁用较差牌看翻牌,这也是不行的。

 

这一切都表明你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不论大盲位是否有让你想将他留在底池中的娱乐型玩家,你都乐意去反加。

 

 

翻牌

 

大盲位的Ali果然跟了进来,翻牌发出Q♥-J♦-4♥。Ali过牌,Christoph思考片刻后做了一个约40%底池的持续下注。

 

Christoph的下注没毛病。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会更倾向于过牌,毕竟BTN位的范围里包含了很多大牌组合。事实上,相较于Christoph和Ali的范围,这个翻牌的确对我的范围更为有利。

 

考虑到这种情况,当Christoph下注后,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用很宽的范围如此——他很可能是有点牌的,比如T9或AT,还有红心。他还可能是AA、KK、QJ、98甚至Q4s(这是他范围中最底端的牌型)。

 

拿着KQ的我很乐意跟注Christoph的持续下注,而当Ali在我之后弃牌时,我更开心了。

 

 

转牌

 

注意,当我在翻牌跟注后,就已经想好了后面两条街的计划。你也一样,应该一直都有个计划在心里。别忘了这是一场设置了30秒行动限时的比赛,我在翻牌跟注时就必须先提前想好转牌和河牌要怎么做。

 

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底牌KQ以及什么样的牌可以让我去抓鸡。前面我提到自己的KQ没有红心——当翻牌发出两张红心时,这一点就变得有意义了,因为我没有红心就意味着Christoph击中同花听牌的概率更高了。

 

转牌是9♣,这张牌非常有趣,以至于我无法确定它究竟是对我有利还是对对手有利。第一感觉是对我有利,因为我的范围里包含了所有KTo、一大堆QJ、J9s和Q9s,还有口袋44。

 

这一次Christoph下了60%底池。现在他可能有T8s,甚至KT,虽说我手里的K降低了他范围中的顺子组合数量。如果河牌发出T,我将做成K高顺子。所以对抗J4、Q4、Q9和J9这样的牌,我依然有赢率。我完全可以跟了这个60%底池的下注,现实中我也的确这么做了。

 

 

河牌

 

河牌发出一张4♣,牌面最终定格为Q♥-J♦-4♥-9♣-4♣。这也意味着同花和一些顺子听牌的破产。Christoph在这里下了一个1.5倍底池的重注,我必须好好想想该如何应对。

 

我非常赞赏Christoph的这次下注。他很清楚自己是唯一可能有JJ或QQ的人。同时他也是唯一可能有Q4s的人。他还知道,注意这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对于坐在BTN位的我来说,我的范围封顶就是KT,或者也有44的可能。唯一能让我撑到河牌的牌型就只有这些。换句话说就是,面对如此大的河牌重注,能让我跟得起的牌型真的很少。

 

Christoph选择这样一个下注量是非常合理的。他知道自己是唯一可能持有葫芦的人。他也完全可以自己用KT做这样一个下注。最后,我们彼此都太了解了,他深知我有足够的能力抓鸡——也就是说,我完全可能用更差的牌来跟注,因为我知道他有足够的能力偷鸡。

 

到这里,整局牌就可以归结为“对我而言什么牌才是好的抓鸡牌”了。我不能只用大牌强牌去跟注Christoph,如果这么做,他就会在后面的比赛中持续碾压我。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这把不含红心的KQ就是一把好的抓鸡牌,因为它并没有阻隔Christoph的偷鸡牌。我没有K♥,就意味着他可能有很多含有K♥的同花偷鸡牌。如果我是Christoph,且手里有张K♥,那么我也非常可能做这样一次偷鸡——这是个很漂亮的操作。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他也可能真的是一些价值强牌,比如葫芦。

 

由于手里拿着一副很好的抓鸡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跟注。只可惜Christoph并不是在偷鸡——他的底牌是Q♠4♠,正是他范围里少数做成了葫芦的组合之一。

 

很难说我这把牌的处理究竟是否正确,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说过Q4s会出现在Christoph的范围里。而且你观察一下牌面就会发现,他的Q4s组合只可能有两种——Q♠4♠和Q♦4♦。不管怎样,Christoph对这把牌的处理非常出色。他最终获得比赛亚军,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