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双KK撞AA,我们都在探讨朱跃奇翻前全下40bb是否太冲动,而歪果仁的关注点却在这里

时间:2018-08-09 16:54来源:PokerNews作者:Ben Saxton

 

上个星期,全世界扑克圈都在讨论一把情节堪比悬疑小说的牌局。也正是这把牌,轰然撞裂了2018 WSOP主赛事的决赛桌泡沫...

 

因为这把牌,中国选手朱跃奇遗憾成为FT泡沫,但同时也创造了国人在WSOP主赛事的最好成绩!这次双KK撞AA的惊天Cooler,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讨论。国内扑克圈都在讨论朱跃奇究竟应不应该在翻前直接全推40bb,而歪果仁的讨论焦点则集中在另一位拿KK的选手Antoine Labat究竟应不应该在前面有全推和反推的情况下还坚持用KK跟注。

 

外媒PokerNews的这篇文章,在探讨Labat究竟是否应该跟注的同时,也发表了对朱跃奇翻前全下的一点看法...


共计7,874人参赛的WSOP主赛,当时仅剩最后10人,选手被重新分配到一张满员桌上...

 

盲注300,000/600,000,底注100,000。

 

Nicolas Manion用A♠A在枪口位开局加注到1.5m,Antoine Labat在中间位用KK♣跟注。随后,同样拿到K♠K的朱跃奇,在HJ位直接全下24.7m筹码...

 

行动又回到Manion,他也直接宣布了全下,将手中超过43m的筹码全部推进底池。Labat让发牌员点了一下数目,此时他持有约52m筹码,也就是说他的码量同时cover两家。

 

紧接着下一分钟,Labat开始摇头并喃喃自语起来。他真的能弃掉这么强的一把牌吗?

 

Antoine Labat

 


指定准确范围

 

一名叫Ryan Daut的老牌玩家(现场锦标赛奖励超180万美金)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主张弃牌:

 

“假设朱跃奇的范围为JJ-KK和AK,Manion的范围为QQ-AA,根据ICM算法,用KK跟注会损失约$350k。虽然很艰难,但显然还是应该弃牌。”

 

按照Daut的说法,只有当Manion的全下范围里不只有AA、KK和QQ,还包含AK和JJ的任意组合时,用KK跟注才能实现有利可图:“如果我们将AKs加入Manion的范围,KK跟注的损失将降至$80k。而再将AKo或JJ加进去后,就能实现+EV了。”

 

Labat的期望价值取决于这些关键问题:Manion的范围是什么?朱跃奇的范围是什么?他们俩是否有能力用AK或JJ推出全部筹码?

 

要回答这些问题,Labat可能需要参考一下对手的背景。我们就以Manion为例好了——

 

Manion是一名低级别娱乐型玩家,这是他第一次参加WSOP主赛。不论从广义还是狭义上讲,在全世界最大比赛的决赛桌泡沫期,一名缺乏经验的新人选手都不太可能在这种时候乱来。所以他的范围,一定很强。

 

即便不清楚Manion的背景,Labat或许也应该留意一下对手的打法风格——整个比赛后期,Manion都被公认为是一名规避风险的紧型选手。

 

Nicolas Manion

 

事实上,就在前一天的比赛中,Manion还亲手在翻牌前弃了KK!

 

那是Day6的最后一把牌,Manion在翻牌前开局后,得到了Alex Lynskey的反加,随后短码选手Barry Hutter又选择了全下。Manion再次反加后,Lynskey直接反推全下,Manion亮出KK并弃牌。Lynskey的确拿着AA,Hutter被他淘汰出局。

 

最后,Labat或许还应该意识到——朱跃奇全下后,当行动再次回到Manion处,他很快就给出了行动——这无疑就是超强牌力的体现。

 

这三点都从侧面说明Manion不会用AK或JJ在翻前全下。而老派线上常客玩家“EmpireMaker2”也在推特中说:“看过他(Manion)之前的打法后,你就会知道他的范围就是AA。”

 

所以Labat的跟注是错误的咯?

 

并不。三条金手链得主Doug Polk在“跟注还是弃牌”这个问题上站在了舆论的对立面,在他看来,用KK跟注没有问题。

 

2+2论坛上有一篇很火的帖子,说Labat“在WSOP主赛FT泡沫期用KK跟注是很糟糕的决定”,并详细分析了原因。而Polk在转发这篇帖子时是这样评论的:

 

“想对那些成天把ICM挂嘴边,叫嚣着‘这显然应该弃牌’的数学机器人们说,你们错了。”

 

朱跃奇


防止被利用

 

比起猜测对手会怎么做(因为这样会凭空生出很多有瑕疵的假设),Polk更倾向于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应该怎么做”上。

 

“如果你提前知道了对手会怎么做,那么利用他们的行动可以让你赚更多的钱。”Polk说,“但你不可能每次都猜对他们的想法,以及他们范围里的每一手牌。所以我更倾向于遵循一种有理论知识支撑的打法。”

 

为了证实Polk的观点,我们先站在朱跃奇的角度来看看这把牌。当面临Manion的1.5m开局和Labat的跟注时,如果朱跃奇认为此时全下可以逼Manion弃掉QQ-99和AK,同时逼Labat弃掉所有可能的Ax,那么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鉴于对手会弃掉非常非常多的牌型,所以朱跃奇本就应该用很宽的范围(甚至偷鸡牌)在这里全下。注意,这里的“偷鸡牌”是指像AJ♣、A5或10*10*这种牌,而不是72o这种。

 

因此,为了防止自己变成朱跃奇或Manion的“印钞机”、成为他们激进全下的“牺牲品”,Labat的确需要在这里用AA以外的更多牌型跟注。

 

“我认为Manion的范围更像是AK+和QQ。”Polk说,“对抗这个范围,你当然应该用KK打光。只可惜他真的是AA,很无奈,我理解。他永远都会用AA这么打,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有别的牌。”


完整牌局视频在这里:


结果

 

一个无害的牌面J-7♣-4♣-3♠-J♣发出后,Manion用AA成功赢下底池。

 

拿下这个超大底池后,Manion的筹码量瞬间飙升至112,775,000,直接赶超久坐CL之位的Michael Dyer(109,175,000),成为新CL。

 

三人中筹码最短的朱跃奇则遗憾止步第十名,成为FT泡沫,收获奖励850,025美元。

 

而用KK跟注的Labat仅剩8,050,000筹码,成为9人FT中的最短码,同时还得到了铺天盖地的质疑...

 

“弃牌感觉太说不过去了。”Labat在赛后说道,“但我当时的确有感觉他可能真的是AA。”

 

或许,Labat就应该相信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