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maker:漂洋过海只打一手牌 大神也有无奈的时候

时间:2013-08-14 13:57来源:未知作者:qhy456891

 

             

 

Chris Moneymaker写于2013年8月12日9:59 AM

 

在我写这篇博客时,基本上是我休息的一个月。这时正值WSOP结束和EPT新赛季开始之前,我当然很享受这段休息时光,但是也很期待EPT,尤其是EPT会在巴塞罗那开赛。

 

我以前只去过EPT巴塞罗那站一次。其实,那一次我只打了一手牌!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在大型锦标赛的第一手牌就出局 – 从那以后也没有 – 所以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那次在巴塞罗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

 

我当时一路飞到西班牙,然后差不多在延迟注册20分钟时参加比赛。我通常不喜欢太拥挤,不过我也不会迟到太久,错过很多盲注。我坐下,然后弃掉了3、4手牌吧,然后我拿到一手牌,决定打一打,然后…我就出局了!

 

当时还是第1个级别。我拿着10c-9c加注,有一个人跟注。翻牌为10h-10d-9d,这时我们就全压了。对手的牌为As-10s,结果河牌出现了Ac。

 

我不可能像对手那样打这一手牌,竟然在A-10击中翻牌圈3条后全压。除非我有坚果牌 – 像我那样 – 否则我绝不会在第一个级别就全压所有的筹码。我拿着他的牌的话,输的话最多只输三分之一的筹码。在这么早期就在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最好牌的情况下打得超级激进,冒所有筹码的风险是没有意义的。

 

这真是太让人吃惊了。说实话,当我们在翻牌圈第7次下注还是多少次下注时,我已经开始有点无法判断了。他会认为我有什么牌呢?当时我认为他有口袋9,因此已经听死了。或者还有一个很小的可能是,他的牌和我一样。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牌是A-10。

 

本来,你拿着这样的牌必须有能力弃牌,或者至少打慢一点。弃掉大牌是很难的,是很没意思的。但是这是可以做到的,尤其在锦标赛的前期,你必须想办法做到。

 

例如,我有两次在翻牌前弃掉了口袋K,一次是现金游戏一次是锦标赛。幸运的是,两次对手都亮出AA给我看了,所以我知道自己打对了。根据我的打牌风格,我喜欢3bet很多,容易掉入别人4bet的陷阱。不过这两次碰巧我没有过分激进,所以当对手反击我时,我更容易确定对手有AA。

 

不管怎样,当他亮出A-10时,显然他没有思考我会有什么牌,只想了自己的牌。不过当时,这有点超现实的感觉。

 

然后我就输了那手牌,然后出局了...当时还有点头脑混乱。在EPT,你的起始筹码是3000,起始级别为50/100,所以你肯定以为自己至少要打到晚饭休息时间。如果你打得相当好的话,可能还要打好几天呢。你从来没想到自己飞了半个地球来到这里,坐下打了大约5分钟,然后就突然没事干了。

 

所以这次回到巴塞罗那,我当然希望事情会有所不同。我的意思其实并不是说我希望打得更好,因为全压所有筹码,然后粉碎对手是你全部的希望了。但是这也是扑克令人兴奋的原因之一 – 在每天比赛时,你其实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之后闲逛了一阵,做了一点事,不过我没怎么打牌,因为那手牌之后我心里有点酸酸的。说真的,这种牌不会让我那么烦,真正让我烦的是我打错的牌,而这总会间歇性出现。不过面对我上次在巴塞罗那这手牌,你真的没什么好做的了。

 

现在我很期待在巴塞罗那下一手牌。希望这次我能多打几手牌!

 

Chris Moneymaker是扑克之星职业队选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