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世界扑克圈十大霸屏事件之 John Hesp在WSOP主赛事重燃扑克激情

时间:2018-02-14 14:11来源:未知作者:德扑哥

 

每一年都有上千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人赶往拉斯维加斯参加WSOP主赛事。他们身怀不同的背景,渴望从巨额的奖池分一杯羹,同时眼睛盯着扑克界最尊贵的名号:世界冠军。同时,这场锦标赛每年都一定会带来有趣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

 

2017年的WSOP主赛事当然也不例外。虽然最后是 Scott Blumstein赢得了冠军头衔和815万美元的奖金,但是许多人不得不承认,第四名的John Hesp更让人难以忘怀。这位来自英国布里德灵顿的牌手成功抢走了冠军的风头。

 

当然,你不得不承认Hesp五颜六色的拼接服饰风格和巴拿马风格的帽子在Rio全套房酒店&娱乐场的锦标赛大厅异常抢眼。谁愿意错过这么一个人物。

 

 

完成“遗愿清单”中的一项愿望

 

 

这位64岁的娱乐型玩家来自英国布里德灵顿的一个海港小镇。他来参加WSOP主赛事,只是为了完成“遗愿清单”中的一个心愿。他玩扑克已经有20多年了,对游戏很喜爱,不过主要是为了娱乐。

 

“扑克对我来说就好像政治对特朗普来说一样,我们都是外行。”Hesp在比赛期间接受采访时开玩笑说。当时美国总统大选还在进行中。

 

Hesp膝下有四个孩子和七个孙子,拥有自己的旅行拖车租赁公司。他说自己已经进入“半退休”状态了。

 

在第一次参加WSOP赛事之前,Hesp最多的锦标赛经历是,每周去赫尔的Napoleons娱乐场&饭店玩一场锦标赛。赫尔是已故的2017年扑克名人堂入选人Dave "Devilfish" Ulliott的故乡。

 

他在Napoleons的10英镑rebuy锦标赛拿过不少小奖金。唯一一次冠军成绩的奖金是785英镑。

 

然后这年春天,他征求妻子的意见,问他是否能去维加斯参加主赛事。妻子同意并祝福他之后,他跟一位朋友踏上了征程。他从另一位朋友那里借来了几件花花绿绿的T恤和外套。这位朋友以前去维加斯旅游时穿过这些衣服。

 

Hesp心里可能是这样想的,这些衣服有可能为他带来好运。

 

 

进入决赛桌

 

 

Hesp在Day1表现非常顽强。他筹码翻倍,以中位的筹码一举挺近了Day2。之后他在Day2、3、4继续累积筹码。在还剩297人时,他一不小心发现自己的筹码差不多进了100强。

 

Hesp的朋友在比赛第三天就不得不返回了家乡。不过很快这位卖拖车的商人就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吸了很多粉,而且还是来自全世界的粉。

 

“这太不可思议了,”Hesp对记者说。“我努力让自己睡着..然后我的手机一直在响,因为我不断接到来自全世界的信息 - 中国、俄罗斯、南美。我心想,‘这些人干嘛给我发信息。’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我在48小时内就成了国际名人。这是怎么回事?”

 

在第五天结束后,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筹码量回到了Day6的战场 - 2000多万。这个筹码远远高出平均筹码量,在剩下27名选手排行第六名。

 

在Day6之前,他对自己的奇遇根本摸不着头脑。别人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却一样糊里糊涂。

 

“我一开始的想法是进前1000强就可以了,”他说。排在前1,084名的选手至少可以得到奖金$1.5万。不过,奖金并不是他的主要目标。

 

“我完全不是为了钱来打的,”他说。“我很幸运可以保持经济的富足,所以我并不是为了钱。我只是想打进前1000强。然后当我做到以后,我就想进前500强,然后是前100强...”

 

然后是前27强...然后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他进前9强了。

 

 

Hesp可以走多远?

 

 

Hesp不仅打进了决赛桌,而且他当时有筹码8500多万,排在第二名。除了最后的冠军Blumstein之外,他的筹码比其他人都多出很多。

 

Hesp在决赛桌的出现,延续了最近几年老年人进主赛事前九强的风潮。2016年,50岁的Cliff Josephy以筹码领先的地位进入决赛桌,最后获得第三名。2015年,61岁的Neil Blumenfield和72岁的Pierre Neuville也是决赛桌的成员,最后分别获得第三名和第七名。

 

1970年代,Johnny Moss在五年内拿下三个主赛事冠军,而且他当时60多岁了。不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在Hesp这个年龄拿下WSOP主赛事冠军。Hesp能打破这个先例吗?扑克粉丝们好奇极了。

 

当时PokerNews对决赛桌的每手牌都做了细致的报道,ESPN和PokerGO同时还在直播比赛。Hesp打的每手牌受到的关注是前所未有的。

 

在翘首盼望结果的粉丝中,有很多都是扑克新人。他们都被娱乐型玩家的成功给折服和鼓舞了。同时,Hesp的妻子和家人也来到了比赛现场,希望能亲眼见证他到底能走多远。

 

在决赛桌第一个小时的比赛中,Hesp利用他的大筹码,把对手压得死死的。他一路冲到了筹码榜顶端,还跟Blumstein拉开了筹码差距。

 

不过很快,在两个大筹码的冲撞中,运气站到了Blumstein这边。他在一手牌翻牌中了暗三A,Hesp在转牌击中顶两对。两人全下,但是Hesp已经没有牌可以活了。

 

 

John Hesp这手牌输给Scott Blumstein之后的反应

 

 

这手牌输掉以后,Hesp的筹码降到了倒数的位置。他虽然不屈不挠地坚持着,但依然在一手牌输给了最后第三名的得主Benjamin Pollak,获得第四名。他得到奖金260万美元。

 

被淘汰后,Hesp依然很兴奋。他骄傲地重申了自己娱乐型玩家的身份。对他来说,游戏好玩是主要的吸引力。

 

“在生活中感到富足并不需要有很多钱,我来这之前已经很有钱了,现在就算没钱,我也感觉比以前更富有。”

 

 

回到家乡

 

 

在这次精彩的夏天之旅后,Hesp回到布里德灵顿的家乡。在跟妻子享受了一个假期后,他把大部分奖金存进了银行。Napoleons给他举办了一个派对,甚至有英国的公司打算把他的事迹拍成电影。

 

不过,就像Hesp在拉斯维加斯反复重申过的,他“只是布里德灵顿的一个普通人”。虽然他很习惯镜头,但这未必是他想得到的。

 

Hesp说他玩扑克的目的一是为了好玩,二才是为了钱。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Hesp已经返回Napoleons玩起了他最喜欢的周日rebuy赛比赛,而且又拿了一个奖金。这笔奖金是他在WSOP奖金的一万分之一。

 

他绝对是2017年最让人难忘的一个明星,未来像他这样的玩家也不会很多了。看看他在Hendon Mob的成绩,还有谁会是他这样的呢。


 

John Hesp在Hendon Mob的页面(来源:hendonm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