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OP赛场上的扑克精神 平凡却动人的素人玩家故事

时间:2018-06-16 14:29来源:未知作者:德扑哥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一位被称为“奶奶级选手”的运动员,也就是41岁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曾为患白血病儿子而战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在百年奥运史上,这些戳人泪点的故事有很多很多,他们中有与癌症、小儿麻痹症抗争的勇士,有在马拉松赛场上负伤仍坚持跑到终点的英雄,在一个又一个竞技场中,冠军只有一个,但故事却有无数,而扑克圈的年度盛宴WSOP犹如奥运会一般,虽然每年发出的金手链只有几十条,每场比赛的冠军只有一个,可每年夏季为了这些荣誉从世界各国到拉斯维加斯赴约的扑克爱好者却数不胜数,在这场扑克盛宴中发生的平凡却动人的故事也无计其数。

 

Reggie Crump

    

 

年龄:51

 

职业:退役军人

 

扑克爱豆:Doyle Brunson、Phil Hellmuth、T.J. Cloutier

 

Crump是一名退伍老兵,曾在军交运输部服役,他在服役期间就经常打牌,退休后他现在每个月都在家为部队里的战友组一些家庭局,他自己这么爱打牌是受了过去一些玩家的影响:“我是一名老牌玩家,看到一些老牌手还能在赛场上有好的表现,那对我是一种鼓励,也激励着我一直把这个爱好坚持下来了。”

 

这次Crump和几位朋友一起参加WSOP,希望能够闯入自己第一个钱圈,如果可以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可以跟自己孙子孙女分享的好故事,不过不管有没有打出成绩,总之能够来到WSOP赛场就已经是很棒的一次经历了。

 

Crump说:“参加WSOP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在这里见到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可以跟这些玩家同台竞技,之前都是在家观看WSOP,现在可以亲自到场参赛,可以那么近距离地感受不同国家地区玩家的牌风,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能够亲临WSOP现场,我的牌手梦就已经算是实现了。”

 

 

Paul Brenton

年龄:46

 

职业:信息工程师

 

扑克爱豆:Daniel Negreanu

 

2011年4月15日的“黑色星期五”事件影响了很多很多牌手,Brenton对那一天也记得很清楚,像很多玩家一样,他也是受“Moneymaker效应”影响入行的玩家,当美国联邦政府关闭那些线上扑克室后,已经打牌快8年的Brenton觉得自己的生命里不能没有扑克,不能玩线上扑克,那他就搬到拉斯维加斯,在这里找了一份工作,然后到娱乐场里打牌,移居这里几年后,Brenton会固定到某些娱乐场的扑克室打牌,当WSOP.com在美国取得营业执照后,他现在又重新把更多时间放在了线上扑克。

 

Brenton说自从爱上了poker,他几乎每年的WSOP都没有落下,大学时候学到的数学方面知识在牌桌上给他帮了不少忙,而对于信息技术的了解则让他能够更好的理解每一手牌里的逻辑,被问到对扑克有多热爱,他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搁下这个爱好。

 

 

 

Stephen Tanner

 

年龄: 58


职业: 税务师

 

扑克爱豆:Phil Hellmuth

 

Tanner从1992年开始接触扑克,第一次参加WSOP是1998年,从那年开始,参加这场扑克盛宴就成了Tanner每年必做的一件事,Tanner说:“我是一名税务师,每年4月份把手里的项目做完,我就差不多把一年的花销都挣够了,而本职工作带来的压力我会通过打牌来缓解,牌桌能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也能让我交到不少朋友,它是一个可以让我暂时逃离现实生活的一个渠道,所以只要各方面条件合适,我就一定不会错过WSOP。”

 

Tanner这20年来在WSOP赢到的奖金超过75k,他说这些钱虽然不多,但也是他在牌桌上的一份成绩,而打牌在他眼里最重要的不是挣钱,是它给他生活带来的愉悦。

 

 

 

Steve Biddiscombe

 

年龄: 48


职业: 餐厅经理

 

扑克爱豆:Daniel Negreanu, Gus Hansen, Fedor Holz

 

Steve今年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565美元买入的巨型赛,他在打Day1的时候运气就不是很好,好几次拿到AA都被BB,有一次还碰到了四条,但他却不甚在意,因为他打牌不是冲着钱来的,纯粹是因为很喜欢这个游戏,喜欢这个游戏里的技术成分。Steve是一位加拿大人,住在温哥华,平日里会时不时组个局,来这个局里打牌的玩家身份各异,他们中有消防队长,有房地产经纪人,有个体户,有整形外科医生,还有设计师等等,这些人因为扑克而聚到一起,而扑克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暂时把本职工作忘掉的小天地。

 

Steve说:“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打牌主要看重的是‘聚在一起’,不是冲着钱才玩这个游戏,打牌是为了消遣和娱乐,是为了大家一起消磨时光互相开开玩笑打发时间。”

 

在Steve和牌友们一起组的局里,他们还会为游戏加些小情趣,比如不看牌跟注,或不看牌加注,甚至是竞猜谁是第一个出局的人,猜对的人就会有奖励之类的玩法,Steve回忆说在最近一次游戏里,在上桌后的第二手牌中,他跟一位小伙伴单挑,翻牌前Steve不看牌加注,被那位小伙伴跟注。翻牌J-4-4,对手下注,Steve没看牌加注,对手allin,Steve不看牌跟注,亮牌时Steve发现自己拿了J4o,他中了葫芦,对手是口袋对。

 

每年WSOP开赛前,Steve和牌友们还会组织一场特别的卫星赛,他们会办五场“迷你系列赛”,然后会从中挑选4个人参加WSOP,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进钱圈了,所有人都能一起分享这些奖金,Steve说:“我们打牌真的只是为了娱乐,纯碎是喜欢这个游戏的竞技性,而且能够到WSOP参赛真的很棒,能在赛场里见到一些圈内耳熟能详的大咖牌手,就像粉丝见到喜欢的明星一样,感觉很激动,我想自己老一些之后会把更多时间放在打牌上,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

 

 

Barbara Sargent

 

 

年龄: 67


职业: 退休商人

 

扑克爱豆:Doyle Brunson

 

Barbara可以说是出生在一个扑克世家,父辈都是爱打牌的人,她的父亲甚至可以说是一名全职牌手,在他那个年代,他经常旅居各地打牌,偶尔还会在牌桌上碰到像Doyle Brunson这些在后来变身扑克圈常青树的人物。

 

尽管家人会打牌,可Barbara却是在大学毕业后才开始接触扑克,她说这是父亲的要求,在没拿到学位之前父亲根本不教她打,自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再也没有断过打牌,虽然扑克只是一项爱好,可她在比赛中拿到的奖金加起来也有20多万刀。

 

可生活总有不测风云,2012年的时候因为被诊断出乳腺癌,Barbara不得不中断这个爱好,康复后恢复大牌不久,在2014年时又被诊出肺癌,经过不懈努力,那些癌细胞已经被移出她的体内,虽说现在还需要口服化疗,但至少身体已经没有了癌细胞。

 

Barbara以前是做泳池生意的,在佛罗里达州开了一家游泳馆,做了20多年后她把游泳馆卖了,开始把更多时间投入到牌桌上,2015年的时候她在主赛拿了地846名,2017年4月在美国扑克冠军赛中她拿了季军,奖金近10万刀。

 

Barbara说:“在得病那些年,我偶尔会打打牌,游戏过程中可以从扑克身上获得一些慰藉,让我得以有勇气继续跟病魔作斗争。”

 

被问到什么时候会停下来不再打牌,Barbara说:只要生命不息,那就打牌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