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经历过破产-入行12年的“小人物”如何度过煎熬岁月

时间:2016-08-12 13:11来源:未知作者:hbftz

 

他是常驻拉斯维加斯打牌的cash桌grinder(拉磨人),在一个母亲身陷毒瘾、酒瘾的环境中成长,经历过破产......他是Matt Berkey。入行12年,比赛奖金288万美金的“小人物”。Berkey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已经在这一行干了12年,认识“我”的人不多。虽然知名度低,可这些牌龄可以证明“我”其实不算个小人物,还是有些资历的。

 

下面我们就来听听这位在这一行打磨了12年的人,在经历破产时,到底是如何度过这个阶段的?

 

“大部分时间我玩的都是cash,大学时我打过棒球,多数人都不认识我。但其实我已经入行12年,这么长的牌龄足以说明我在这个圈子还是有些资历了。我不喜欢把自己说成grinder(拉磨人),因为我没有花过上千小时在打牌上,也没有真正在线上投入过,我打的主要还是线下。”

 

前不久Aria举办的30万美元买入豪客赛,Berkey也参加了。他拿了第三,奖金110万美元,但他的出现有些出人意料。

 

“过去四年,我一直玩的是高额cash桌。打牌是我的职业,哪里有得赚就去哪打,跟着利润走。30万买入,有十多个商人等着参赛,没理由不参加。虽说比赛不是我的强项,但我的职业就是打牌的,当然会为了利润做调整。”

 

 

Berkey不是一个会让自己沉迷于某件事的人,似乎他的性格就是如此。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了这样的他,让他可以不沉迷扑克或者其他事?

 

“很小的时候,对于‘上瘾’这个词我就已经有了概念。我的成长经历让我没法不早熟,因为我妈有毒瘾,某种程度上还有酒瘾,她吸食的主要是那些流到街头后被制成毒品的处方药,我能体会到‘上瘾’这个词的不好。我妈沉迷这些东西之前,我6岁之前的生活,我对这些东西都是没概念的。父母都抽烟,所以我对抽烟很反感。不过这些经历对我融入学校生活没什么影响,我也没有什么同辈压力(指同辈人互相比较中产生的心理压力,同年龄层的朋友对个人施加影响,会促使个人改变其态度、价值观或行为使其遵守团体准则)。多亏了爹妈,我对烟酒毒品都没兴趣。见过了我妈犯毒瘾酒瘾的反应,我领教了对某件事上瘾的危害,所以在这点上我的自控力还是可以的。”

 

Berkey对于赌瘾的看法是:“打牌成瘾的现象现如今已经少了很多,扑克已经发展成为一种‘聪明’的游戏,想要玩得好需要对数字比较敏感,也需要有愿意学的想法才行,如果真的有瘾了,旁人可以帮忙,但能救自己的人除了自己别无他人。”

 

Berkey说因为母亲有毒瘾,他多少会有些尴尬。而打牌那么多年,牌桌上让他尴尬的事情也被“记录在案”了:“我经历过几次破产,像我这样入行12年的人,有过这种经历很正常。上次破产是2012年的时候,之前的一年半时间里,我的名下有30万美金,但投资频频失利。不过我活该如此,本身没什么投资的经验,又不具备投资的天分。所以做了很多错误的投资,赞助了太多人打牌。打得太大,最后搞得自己资金很紧张以至于破产。这些事情圈内的人都知道,所以很尴尬。”

 

 

他说:“当荷包里的钱让我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时,那真的很尴尬。比如说没破产前,我玩的是$25/$50的cash。但破产后,前后也就几个月的时候,我只能改打$2/$5。时间如果能够重来,做决定的时候,我会更理性一些。破产让我认清了自己,也活得更清晰了。知道在这个很主观的圈子里,谁真正关心自己,谁是等着看你笑话的。”

 

破产后,Berkey很理智。他没有选择借钱回本,而是选择一步步地把钱挣回来:“有一句话叫做,做事情凭借的应该是你的能力而非财力。但没有钱的时候,现实可不是你想玩什么级别就玩什么级别的。破产后,我没想过借钱回本,而是去做教练。换了便宜一点的车,换了些钱,用这几千块去‘利滚利’。先玩$2-$5的,等资金够了,升级玩$5-$10的。这一步步走过来,赚到了WSOP的门票,赢了50万奖金,对自己说:再也不做傻事让自己破产!”

 

Berkey经历破产时的感受是:“我熬过了那段大起大落的生活,不仅仅熬过了散钱的2011年中期到2012年的18个月,还熬过了之后的每一天。破产之后,在沙发上醒来。找了吃的后,去健身,然后又活过来了。接着会花上之后的8-10小时研究策略的东西、情绪上的东西,弄清自己的水平。研究数据、研究GTO,研究人,研究那些会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帮到自己的事情。我希望找出自己身上的不足,一个个改进,做最好的自己。我希望自己能够在下一个大的机遇面前,好好把握住机会,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