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客CP夺冠亚军是互相放水?听听职业牌手怎么说

时间:2018-07-11 09:42来源:未知作者:yj

 

不久前,Alex Foxen和Kristen Bicknell可是妥妥的给全世界的扑克迷们喂了一嘴的狗粮!

 

上个月,威尼斯人举行一场5000美元买入的主赛事,在经历三天的争夺后,Kristen Bicknell和Alex Foxen都顺利闯入到最终决赛桌,而Alex Foxen更是以筹码王的身份遥遥领先。在场上剩余七名玩家的时候,Foxen率先淘汰掉了Pavel Plesuv,看到男友的发挥 Bicknell也不甘示弱,将Blake Whittington阻挡在第五名的位置。随着比赛进程的加快,两人已经占据场上筹码的半壁江山。而最终成就这对情侣的是澳大利亚玩家Kahle Burns,他短码遗憾告负倒在第三名。

 

 

随着第三名的出现,这对情侣进入到甜蜜的单挑模式。在单挑开始前,Foxen还不忘撒一波狗粮。他在推特发文说:“我正和漂亮的Bicknell进行一场伟大的单挑,她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但我设法从她那里学习到有趣的经验。”最终Foxen战胜了“强大的”Bicknell赢得了最后的冠军,他们一共拿走了34.8万。赛后赛事方也在推特发文恭喜这对情侣。这本应该是一段扑克佳话,可最近,有些质疑的声音频频传出,有人谴责在三人对局时这对情侣涉嫌 “soft-playing”–也就是违反了公平竞赛的原则,选择避免互相攻击。真是这样的吗?

 

一些职业牌手认为赛事第三名、来自澳洲的职业牌手 Kahle Burns在比赛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因为这对情侣没有兴趣在进入单挑前淘汰对方。而其他人则认为情侣选择的方式从经济上是没什么问题的,尤其是Burns拒绝了协议分配奖金的情况下。

 

当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2016年Jason和Natasha Mercier在塞米诺尔滚石锦标赛上也有这样的一幕,2011年WSOP主赛事上 David Sands和女友Erika Moutinho分别在主赛事上获得第30名和第29名。去年4月Tim Reilly则在WSOP巡回赛上淘汰了他的丈夫 Ness。

 

Mike Watson

 

然而在一些小众的参赛人数比较少的比赛中,例如豪客赛上–由于很多玩家出售股份来减少波动,而且由于参赛选手圈子比较小,那么也有可能出现为了减少波动而进行SOFT PLAY的可能性。

 

曾在WSOP欧洲赛豪客赛获得冠军的Mike Watson,最近他在个人博客撰文谈论了这一问题:

 

“我是豪客赛常客,那里有很多职业玩家属于同一个团队。他们经常交换股份,有很多人都很熟悉。在这种比赛中勾结违规的行为很常见,玩家池就那么点人,由于经济的关系,很多人在对局中的行为和他们自己投资参赛的行为习惯有很大不同。”

 

Justin Bonomo

 

Justin Bonomo在今年状态火热,拿下了超级碗和超级碗中国赛的冠军,他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The most basic game theory in poker is bluffing frequency,在扑克里最基础的理论是诈唬的频率。如果一个人很少诈唬,你就要少一些跟注。如果他们经常诈唬,你要多跟注一些。如果两个玩家交换股份,互相诈唬,那么就意味着每条街都会少很多钱。底池会变小,也会有更少的对抗,他们也不会更多地互相淘汰。如果他们在决赛桌上这么做,那么其他人会受到损失。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很可能不会在决赛桌上去诈唬他。 ”

 

Scott Seiver

 

现场锦标赛盈利超过2300万美元的豪客玩家Scott Seiver的看法:“我要说的是这对豪客赛来说是一个潜在问题。我一直坚持玩家要公开信息,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要公开自己参赛的股份投资构成。我知道很多玩家在比赛中卖出了很多股份。我和我的朋友很有原则,卖出多少股份有固定的限额。我公开股份信息,但是这并不多见。很多人对德国帮颇有微词,因为他们在很多比赛中交换股份,但是从我的观点来看,我觉得这在豪客赛上不算什么。”

 

获得了8个豪客赛冠军,名下奖金2500万美元的Bryn Kenney的看法:

 

Bryn Kenney

 

“你不需要在决赛桌上刨根问底,因为桌上每个人都知道别人关系怎么样,肯定有这种事,很正常。你不能让别人告诉你他朋友的经济状况,即使告诉你了也未必是真的。这还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因为如果这么做了,所有的投资人都会离开,因为比赛的买入太高,所有人都会选择不打。”

 

还说:“如果你和其他人对局,你知道他们和你一样优秀甚至比你强,而你们交换了股份,那么你肯定不愿意和他正面对局。这不仅仅是因为交换股份,而且因为他们是优秀的对手。尤其在比赛进入短手牌局时,你更愿意和弱一点的玩家打大底池。 ”

 

Daniel Negreanu认为这个问题无法公开解决:

 

“这很难解决。如果在豪客赛决赛桌上,我和 Jason [Koon]还有Justin [Bonomo]打三人局,我能问 ‘你们互相买了多少股份?’,这根本不可能。投资肯定会影响他们内心的看法。知道情况如何当然很好,但是这的确很难公开,因为能公开的人都是最诚实的。绝大多数时候都要靠自律。”

 

Daniel Negrean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