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告别之战: 这一次我不再装逼

时间:2014-08-05 10:40来源:未知作者:AA王

曾经有一手真挚的 nuts 放在我面前,我装了逼,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荷官说三个字:我 call 了。如果非要在这个 call 上加上一个筹码量,我希望是……一万块…… .

一个普通的周末,我照例坐在星际的牌桌上。桌子不错,颇有几个游客。我的起手牌也不错,上桌的前 30分钟里拿了 5 次 AK。然而,除了这两个“不错”,其他都不对。

2 个小时之内,桌上有几把血雨腥风的 all  in,但是都和我无关。我的牌太平淡,输赢一直在正负几百之内徘徊。实在受不了这份无聊,我申请了换桌。

新桌其实很不好。当时连我只有 6 个人,其中 3 个是比较凶的 pro。但是牌这个事儿,怎么说呢....就像翔一样,有时候你憋几个小时它不来,有时候刚刚坐下它就开始汹涌。

我的第一把牌,大盲,黑桃 J9。前面 4 个人 limpin,坐下来的第一把牌安稳点吧,我也 call 了。

翻牌是...QT8,其中 QT 是黑桃。

这是一手正宗的奥马哈 hand:我得到了 nuts 顺子,同时还有黑桃 redraw。说白了,如果对方手里不是 J9,我一定领先很多,如果对方手里是 J9,我绝对不会输,要是再出黑桃我还能赢。这种情况在奥马哈里叫Freeroll – 白滚,翻译成土话就是:我赢定了,你个白痴滚蛋吧~~

这时候 pot  250。我想了一下,如果我 check-raise,牌力显得过强,不如试着先做一个 weak  bet,让强Q 或者两对的人跳出来打我。于是我猥琐的 bet 了...150。这个 150 让我看上去像是一个击中了 10 的傻×。

枪口是个韩国女 pro,果然不忿了,加到 300。呵呵,min raise,牌力好强耶。

我按捺住心头的喜悦,再 raise 到 1000。

韩国女 pro 满脸不高兴的推了 all in,10000!!!

“草泥马之夜”的三条 J 那手牌告诉我,拿着 nuts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所以这次没有表演,没有点烟,我在 0.01 秒之后直接喊了 call。

转牌和河牌没有发出黑桃或者对子,韩国女 pro 一脸尴尬的亮出了:黑桃 68...  在翻牌时有“带对抽花”的美好概念所以推了 all in,可是最终牌力只是一对 6 而已。

这牌,她在 flop 用 drawing dead 的牌推了哥的 all in – 她以为她可以抽黑桃、抽两对、抽三条 6,其实她就算抽到这些牌也都比我小。她唯一的机会在于 runner runner 葫芦。

她这牌抽葫芦的概率基本就是找死的节奏。就好比我在路边扶了一个晕倒的老头,这基本是个找死行为。1万次里才有 1 次,老头不但没讹我还把他美丽温柔的 cn 女儿嫁给我了。

当我亮出底牌的时候,全桌同时响起了一声“哇...”

当时牌手小耳钉(见后续章描述的常客牌手)也在桌上,羡慕的问我:这是你第一手牌?我说:是呀,大盲。

中韩人民友谊万岁!!中韩贸易顺差万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