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告别之战:飞腿之局

时间:2014-08-05 10:40来源:未知作者:AA王

日本天保六年,公元 1835 年。日本围棋四大家争棋,赤星因彻 VS 本因坊丈和。

本因坊丈和走出的第 70 手,被后世称之为"古今无类之妙手",赤星因彻一见,颜色大变。第 68、70、78 这三手棋,又被后世称为"丈和三妙手"。赤星因彻顿落下风。弈至第  246 手,局面已令人不忍目睹,因彻仍在顽强坚持,旁观者正待催促因彻认输时,只见因彻向前倾倒,口吐鲜血,血洒纹枰。次日,年仅二十六岁的赤星因彻与世长辞。

此局史称“因彻呕血之局”。

在澳门,我倒没见过打牌吐血的。不过我自己打出过一手“飞腿之局”。那是 10 月下旬的一个夜晚。

我在枪口拿到 KK,溜进  –  当然是为了埋伏。Button 一个只有 2100 筹码的游客 raise 到 250,大盲的老头John 3bet 到 850。埋伏,就是为了出击,我忍住心头的暗喜,4bet 到 2100。

Button 游客无奈的 call,John 嘟囔了半天“赔率够了”,也 call。此时,我和 John 都有 1 万的筹码。Pot已经 6300 了。

翻牌 78T,John donk bet 我 2500!我楞了一下,中 set 了?中 set 应该是 check-raise 啊,为啥想把我的AK 打跑?我 call 了,准备看他在转牌怎么打。

转牌是个无关的 2,John 在两秒钟之内推了 5200  all  in!!!是的,他推了,然后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

(这手牌事后两天,我和当时在桌的牌友聊天,他说:John 当时 all in 的样子非常有气场,像是真有牌。)

说实话,我在澳门这些日子,深筹码和人 all in 的,一次还没有过。压力太大了。

所以,当 John 推出 all in 的一瞬间,我失控了,我真的失控了。

当时我声震全场的大喊了一声“Fuck!!!”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在牌桌上!!!!

当时赌场经理就站在荷官身后,还好他能理解这是个 25/50 罕见的大锅,只是瞪了我一眼,没有出声责怪。

(以前闲聊得知,牌桌一般几十万一张,真踢坏了我可赔不起)

我愤怒了,我指着 John 大声质问他:你 AA slow play 我??啊??你牛啊??

没有人理我,没有人催我。桌上所有人都很安静,都在静静的看着我。

两分钟后,我数出了 5200 筹码,把其他的筹码放进了背包,告诉荷官:这把结束之后无论输赢我都走了。

是的,我还是 call 了。

最后结果颇有戏剧性。River 掉了一张 9,让短筹码游客凭着口袋 JJ 拿走了主池 6300。

至于我和 John 的 1 万 6 的边池胜负,其实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我在澳门几个月里压力最大最大的一手牌,终生难忘。

一个普通的工薪族,在一个 200 的锅里做出决定,只需要判断力。这手牌,如果是 200 的锅,KK 在 flop 绝对迅速反推 all  in。可是在 20000 的锅里呢?在你做决定的时候,你想的只是牌面,还是会想起很多无关的事情?你内心翻腾出来的,你觉得是莽撞还是勇气?是怯弱还是冷静?

200 的锅考验你的智慧,2 万的锅,真的还需要勇气。这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