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我在澳门的日子:2014年的第一场all in

时间:2014-07-16 14:13来源:未知作者:AA王

2014年的第一场all,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停靠在牌桌的醉鬼tony,

带走我手里一迭红色的毛爷爷...

 

2014年1月1日凌晨5点半,经过12小时的通宵赶路,我终于抵达了星际赌场。

 

不出意外,在这样一个大陆的公众假期,澳门牌桌上充斥着来开心的游客 – 人全到。我坐在沙发上排队等待,意识模糊的胡思乱想:今天我会是一条露齿微笑的鲨鱼,还是一条不远千里来送钱的鱼儿?枪口拿到AQ加到多少bb开牌比较好呢?咦那个妹子好像身材不错... (通宵的后果 -- 意识模糊中*%&$&$#&%$%%$G^&)

 

今天,几乎所有牌手都知道,Tilt是最大的敌人,是钱包的杀手。在我看来,Tilt可分为两种:

l  狭义的硬性tilt,是明显的情绪失控,例如愤怒、暴躁、沮丧...

l  广义的软性tilt,是指任何不在A-game状态下的打牌。

 

可以想象,一个刚经过通宵赶路的中年人,基本就是C-game的状态,从EV的角度实在不该上牌桌。可是,我太贪心。贪心这稍纵即逝的假期,贪心这来之不易的重返澳门,贪心这满桌的肥鱼游客...

 

贪心,驱使我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上了牌桌。愿主宽恕我的罪行,看在这是由爱而生的罪。阿门...

 

当时,我的下家是一个reg – 醉鬼Tony。他没有辜负他的外号,当时又是醉酒状态,基本把把拿着各种烂牌加注开牌,翻牌后动不动就all in。例如,Tony用K8在翻牌前主动all in别人的AK,flop直接发两个8。他用抽卡顺牌在翻牌主动all in别人的大对,turn直接发个顺。一通allin下来,Tony大概赢了3万多。

 

这真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某手牌,我在枪口拿到KK,limpin 50,准备伏击他。果然,Tony加注到300,一群人call。这时候锅里的死钱已经1000多了,也没啥犹豫的了,我随手抓了一把500的筹码丢出去做3bet(后来知道是3000,当时真没数)。Tony在5秒之内就暴喝一声“all in!”

 

当然call了,对于一个醉鬼,傻子也不会弃掉手牌KK。事实上,我早就准备好了all in,否则不会数也不数,直接就抓一把500的筹码往外丢。

 

翻牌A6xxx。看到这个A我心里一惊,谁知道要我命的不是这张A,而是...那张6

 

Tony看着公共牌嘻嘻一笑,亮出了手牌66...

 

擦,1万3千的锅,没了。

 

擦,新年的第一次all in,输了。

 

擦,重返澳门战斗是我给自己的礼物,set 6是Tony给我的“礼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