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紧逼之战:三流VS二流

时间:2014-07-17 11:03来源:未知作者:AA王

中华语言有多么博大精深?以“紧”字为例可见一斑:

 

l  当老板要求立刻完成一项工作时,我们慌乱的说:真紧...

l  当牌手整晚fold只玩AA/KK时,我们轻蔑的说:真紧...

l  当和女神初试云雨欲仙欲死之后,我们满足的说:真紧...

 

在本帖第一季里,不少朋友在回复中严正指出:LZ打法太紧(官话“NIT”,俗语“紧逼”)。是的,我是个紧逼。但是,在这里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在澳门小桌上,我紧逼的程度排不进前30%。最多算个三流紧逼。

 

在“豪胆散仙录”里写到的牌手“沉默的阿迪王”,即便筹码不足40bb也不会翻牌前all in KK,可谓一流紧逼。而元旦期间遭遇的游客“铁头”,则是二流紧逼的代表。

 

铁头是个年纪50上下的老外,国籍不详。他看着很面生,应该是个游客,其外号是听朋友杨哥说的。通常,铁头翻牌前只会用premium hand加注开牌,其他牌基本都fold,溜进和平call都很少。翻牌后铁头只要主动出击,基本都是怪兽牌。

 

我和铁头打过一手headsup。那手牌,铁头在CO位置加注200开牌,只有我在大盲手牌33 call。

 

翻牌彩虹AT3,我中了set...牌面不算湿,我先check,结果铁头也跟着check。Turn是无关小牌。再不打,锅就太小了,实在对不起手里的三条。于是我往400的锅里bet 250,铁头call。

 

河牌是个Q,牌面形成AQTxx,没有同花。我想,铁头既然能call的动turn上的bet,多半有个A。而且这手牌我们在flop都check,把pot size控制的很小,所以我打重一些铁头应该也能call的动。如果他实在没有A,只有被盖了帽子的口袋对子(例如手牌KK/JJ),我check之后他也必然check behind来show down,所以还是打吧。于是,我在900的锅里下注750。

 

铁头兄...在5秒钟之后亮出了手牌AK,然后...他一脸轻松的fold了...习惯国内局的兄弟们看到这里会不会昏过去...但,这就是澳门小桌上的牌手们。(750只是15个盲注。换算成国内小局 - 例如10块钱盲注,等于在AQTxx的牌面,别人下注150他就盖掉了AK。)

 

借此说些题外话:为什么澳门小桌这么紧?

 

最近有位央企领导出事了,想必大家有所耳闻。好吧我承认,其实前两年我在香港就是在那家企业上班。那位领导经常宣扬的一个理论是“微笑曲线”,大意是要多做微笑曲线两侧的高端生意,少做中间的低端生意。

 

如果以松的程度为指标,我们也能画出一条德州扑克的微笑曲线:

 

l  国内一般浪局在左侧,很浪货

l  澳门小桌在中间,很紧逼

l  澳门大桌和国内高水平局在右侧,很松凶

 

紧逼,正是入门级职业水平(也是职业中的低水平)的普遍打法。

 

再用篮球做个类比。

 

l  如果我是和一帮兄弟打篮球娱乐,一高兴或者一不高兴我就会投三分。

l  如果我是刚从发展联盟进入NBA的低水平职业球员,正为获得一份10天合同而努力,那么我会拼命跑位、防守、抢篮板,绝不敢浪投三分。

l  如果我是NBA里一线球星,那么投三分又变成我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波什都开始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