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最美的春梦(中)

时间:2014-07-22 11:08来源:未知作者:AA王

2013年11月上旬,当我飞赴北京之时,我真的以为很久不能再战澳门了。临走,我给师父怀念的微信留言:下次再见可能是五一了...

 

2013年11月中旬,当我徘徊在北京街头,再次给师父沮丧的微信留言:我要打牌,我要打牌...

 

所以,仅仅几十天之后能再次坐上澳门的牌桌,这对我而言已然是个梦,美梦。

 

这手牌,发生在2014年1月3日(或4日?)。我在前位拿到草花A5,limpin 50。(当时桌子上没有太凶的pro在,打的比较软,我遭到isolation攻击的可能性不大。)后位一个reg call,button是个中年游客,raise到200,我和reg都call,3个人看flop。

 

翻牌346两个草花,我的手牌A5击中了“抽坚果同花 + 抽两头顺 + 高张A”。看到这个牌面的瞬间我就做出了esay decision:尽量在flop打光所有筹码

 

我们都check,button的游客往600的锅里下注250。在有多种听牌的牌面下注这么小,他手持大成手牌的概率很低,多半啥也没有。这更加坚定了我“flop打光”的决心。于是,我做出了一个令自己铭记很久的动作....

 

难忘这个动作,和扑克决定无关,也和筹码量无关。这是一次对性格的背叛。

 

当时我面前有两堆100的筹码(每堆共计1000)。我左手一堆,右手一堆,慢慢的,慢慢的,把两堆筹码推进了圈....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盯着button的游客,满脸挑衅的大声说道:Come on! Come on!

 

牌桌上的我一般低调、保守甚至畏缩。在桌子上做出挑衅味道这么明显的动作,是我在澳门唯一一次。游客只有3000筹码,我已经把自己打commit了,他all in回来我就是秒call。事实上,我盼着他all in。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后位reg看到我这个2000的加注,居然愣住了!他呆若木鸡的想了足足三分钟...

 

后位这个reg,我算是认识。他住在广州,常来澳门打牌,不算彻底的pro,但同桌次数也不少。其实,我是很久以前在10/25的桌子上先认识他老婆,然后才认识他。我们算是互相面熟,碰到了会聊两句。

 

三分钟之后,reg动作很慢的推出2000筹码,call了。Button的游客宽厚的朝我笑笑,轻松fold。

 

因为和reg算是点头之交,我问他:还打么?他道:随便你。我道:那不打了,checkdown吧。

 

Reg后手只有1000多筹码,我当然不是怕他all in,只不过我的习惯,和熟脸经常checkdown。在澳门,我和至少10位牌手口头约定checkdown了几十次,从来没有任何一方违约的情况出现。(其实我不太确定,如果双方口头约定checkdown,荷官也听见了,如果一方在河牌违约下注,是否还有效?没碰到过)

 

转牌直接发出了小草花,我的坚果同花获胜。一般,reg是不会主动亮牌的,但是这个reg有点郁闷,亮出了手牌57,flop直接击中了坚果顺子,转牌被我反超。

 

(坚果顺子为什么会在flop想三分钟之久?他应该在想:我是立刻all in呢,还是call?call的好处在于后位button游客可能也call进来,让我多赚2000,但是带来了风险:别人可能很便宜买中同花。而且,如果我call的话,turn上发出草花我还继续call么...etc.)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