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最好交情见面初

时间:2014-07-23 11:42来源:未知作者:AA王

你来澳门打牌的战略定位是什么? (翻译成白话:你丫干嘛来了?)

 

有些人定位是“娱乐”,有些人定位是“经历”。而对于多数pro来说,典型的定位是:“工作”。很多pro在聊天时会这么说:“前天排了好久队才开工” 、 ”昨天做工才赚了2000”,“今天差不多该收工了”...

 

在澳门的牌桌上,在工作的心态下,交朋友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奢侈。

 

第一季里提到过老外reg“玉麒麟”,在澳门读MBA的学生,也是澳门小桌最好的牌手之一。某次,面对桌子牌手的搭讪,玉麒麟略带傲慢的说:I don’t make friends in poker. If I want friends, I’ll go to the club. (直译:我不在牌桌上交朋友。如果想要朋友,我会去夜店)

 

在澳门,我遇到过的pro、reg和游客牌手,加起来应该不会少于300位。离开澳门还保持联系,可以算得上朋友的,一只手数的过来:卢卡斯,阿圳,Jimmy根宝,和杨哥。

 

这一小节,回忆的是元旦期间结识的牌手杨哥。

 

杨哥是常年混迹于新加坡、深圳、澳门扑克圈子的reg。他年纪和我差不多,身高和我差不多,英俊程度是我的三倍。不过杨哥有顶赵本山式的帽子,戴上那顶帽子时他的英俊程度下降到范伟左右。

 

那天我和杨哥同桌之前,已经连续打了十几个小时,处于一种“又疲惫又亢奋”的状态。(有点类似饿过头之后的饱腹感)于是,上桌之后我打牌、说话都比平时嚣张些。

 

例如有一手牌,我用方块AJ加注250,只有盲注游客call。翻牌Q82两方块,我有“坚果同花听牌 + 高张A+后门听顺”。游客check,我扫了一眼游客所剩筹码不多(1500左右,3倍pot),就直接抓了一把500的筹码往锅里一丢~~结果游客兴奋的秒call并亮出了手牌Q8,顶两对...

 

又一手牌,我黑桃56在前位溜进,后位游客加注。翻牌J84两黑桃,我有同花听牌+卡顺听牌。游客在大约700的锅里下注400,我迅速加注到1200,游客墨迹了一会儿,亮出AQ盖掉了,我亮牌出来,跟边上人炫耀:你看,我啥也没有把这个1000多的锅收了~~

 

开始和杨哥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在边上冷眼看我打这几手牌,估计心里在骂我sb。几圈之后,我的亢奋劲过去了,入局开始变少,和杨哥聊的多了,互相加了微信。直到今天,还微信语音时不时聊两句。

 

和杨哥只打过一手转牌上的headsup。那一手牌,我在后位手持两个小红桃溜进。翻牌彩虹,所有人check。转牌是小红桃,我有了同花听牌。前位几个牌手还是都check,锅里200,我准备利用位置和听牌,下注125看看能不能收底。

 

就在这个平平无奇的小锅里,疲惫的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我拿错了筹码!本来我准备拿5个25的筹码下注,结果错拿了100的筹码,我往200的锅里下注了500!当时我也没有掩饰,直接啊了一声说“我拿错筹码了...”杨哥估计也没啥牌,就是看我拿错筹码了,于是勇敢的call。幸运的是,河牌发出了小红桃,我真中了红桃同花。不过,当我再次下注时,杨哥明智的check-fold了。

 

其实说起来,我只和杨哥在星际同桌一次,后来又在永利见了一面(但没同桌)。为什么300个对手里偏偏能和杨哥成为朋友?想是两个原因:

1.     杨哥诚恳的给过我打法方面的建议。桌上七嘴八舌议论打法的很多,能诚恳的给你建议的,不多。

2.     猿粪。

 

14年到北京之后,和杨哥还有联系。在杨哥介绍下我进了一个土豪局(惭愧的是,目前在这个局里输钱了)。土豪局打20/40,平均8手牌就会打出一个上万的锅。局头是杨哥的朋友,为人甚是讲究,对我相当关照。

 

金庸先生的封笔大作《鹿鼎记》里,有一章描写了韦小宝和茅十八的基情。有时回忆起和杨哥的交往,我也会想起鹿鼎记中那一章的标题:

 

绝世奇事传闻里,最好交情见面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