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爱不可轻言

时间:2014-08-20 10:08来源:未知作者:AA王

上海,2008年3月的某个冬夜。我痴痴的坐在五角场一条积雪的小路上。天际的雪花无声的飘落,路边的行人静静的走过。在无边的痛苦中我对自己发誓:我再也不要爱上谁。                                    -- 题记

 

这段故事开始之前,先回顾一下“三笑斗光头”章节中提到的光头pro。今天,这位光头已经成了我在澳门最personal的rivalry (NBA常称为:宿敌/一生的对手)。我们之间每一次headsup,在锅小于3000之前绝不会结束。上个月去澳门和他又打了两次headsup,一次打到3600我盖牌,一次打到9600他盖牌。不过在这段故事发生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打出火气,我还是很佩服他精准的读牌。

 

话说这天,牌桌上来了一位日本游客,且以“好运哥”称之。此前的牌局中,好运哥连续击中两对,各种收锅。有一手是好运哥和光头的headsup,flop发出AAx,好运哥bet光头check-call,turn是小牌,好运哥bet光头check-raise。River掉了一张9,光头推allin好运哥秒call。看到好运哥秒call的速度和气势,光头立刻失声叫道“啊呀!fullhouse!”果然,好运哥开牌A9收锅。边上pro问光头:不出9你能赢么?光头脸色很难看的道:废话...

 

现在,轮到我和好运哥对决了...

 

这手牌,前面都fold,我在CO位置拿到红桃Q9,open 150。好运哥在button call,大盲call。

 

翻牌Q92两方块一红桃。我居然击中了顶两对...我在475的pot打350,好运哥call,大盲fold。

 

Turn是一张小红桃,我从顶两对进一步发展为“顶两对 + 抽同花”,强到可以all in了。我在1200的pot打1000,好运哥居然再次秒call!

 

River是非红桃的8。牌面Q98xx,花draw全部miss。此时,锅里3200,我们两人的有效筹码还有3500。我想了一下,AQ/KQ不太可能call的动river一个大bet,如果我打1500进去,比我差的牌基本都会fold,而强牌all in回来我又套池走不掉了。于是我check river,期待showdown,或者对方用失败的方块听牌做一个bluff。(主要因为当时剩的筹码不多了,容易套池。如果还剩很长的筹码,我应该会bet-fold。)

 

恶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游客迅速在3200的锅里bet 2500!

 

这个强势的bet表明,我确实存在落后的可能。但是我是顶两对啊!顶两对啊!顶两对啊!...加上此前几手牌里好运哥用两对赢锅,我怀着侥幸心理“万一他还是两对呢”,犹豫着call了。

 

我call的同时,牌桌上旁观的光头“噫”了一声,说道:他是JT啊,多么明显的牌。

 

是的,光头读对了。好运哥亮牌红桃JT,一把打掉我4000块。

 

真TMD的胸闷。这牌,好运哥在turn上花顺双抽,所以秒call了我1000的bet。其实,如果river发出红桃他就死定了,我的Q high同花会赢光他J high同花所有的筹码。不发同花也没关系,我的顶两对还是能赢下这个3000多的锅。胸闷啊,偏偏发了个顺子...

 

借用我教练博客里的一句话:不要爱上你的牌。

 

爱,就是我在river做了fish call的关键所在。

 

当我在翻牌前用Q9s open 150的时候,其实带着浓烈的偷盲味道。但是当flop发给我顶两对、turn上又加了抽同花之后,我已经深深爱上了我这手牌。我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锅必然属于我,我一定赢”。于是,当对手在river下重注的时候,我的爱蒙蔽了我的眼睛,我的爱冲昏了我的头脑。这死不放手的爱,让我付出了几乎所有筹码。

 

扑克的世界里,爱不可轻言,更不可倾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