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姨妈来了不开房

时间:2015-01-28 11:40来源:未知作者:kelong

在征战澳门的初期,我打过很多臭牌。记得有几次,教练和我在25/50同桌,我刚做完决定,教练就小声说:无论你是什么牌,你都打得很臭 (说这话时他没看我底牌)。果然,每次教练这么说,我bluff必然被捉,value bet必然没人跟。后来打的多了,水平也在逐步提高。我赶不上教练的水平 – 他的一些打法我始终做不出,但也基本不再出现“无论什么都很臭”的例子。

 

但是下面这手牌,是我成为reg之后,在澳门打的最臭的几手牌之一。选择写下来,是对自己的一个警示。

 

那手牌,一位游客在枪口open raise 150。这位游客属于典型的松而被动的牌手 - 记得Ed Miller在某本教材里把此类牌手称为wet noodle 湿面条 – 此前他入圈率很高,几乎把把limpin。在前位做出open raise,我印象里似乎是当天第一次。

 

当时我在button位置拿到草花48。这牌其实不咋的,但是看在位置和便宜的份上,我call了。大小盲也call。现在是4个人看flop,锅里600。

 

翻牌是彩虹883...走狗屎运了。游客做出了一个令我颇为吃惊的下注:他在600的锅里下注1000!

 

在这么干燥的牌面,这么玩命的下注,我真见的不多。

 

我楞了一会儿才call。没得选啊。中了三条8难道还fold不成。其他人都迅速弃牌了。

 

Turn发出一张Q,还是没有买花的。游客check。我想了想,在2600的锅里下注1000。游客秒call。

 

River是一个空白小牌,牌面无花无顺。游客迅速check。

 

这牌已经很明显了:游客基本就是一个大对子的牌力,无非是AA、KK、AQ这几手。如果他特别走狗屎运,则是QQ。但是他river check的毫不犹豫,实在不像是QQ。

 

当时,我做出了一个猪油蒙心、脑袋进水的决定 – 我想了10秒之后,check了。

 

我check了...

 

我居然check了...

 

在没花没顺、对手牌力明显落后的情况下,我拿着三条check了...

 

当对手如释重负亮出AA的时候,我无比悔恨的叫了一声:“哎呀!!!”

 

当我亮出8的时候,桌上几个reg无比惊讶的叫了一声:“哎呀???”

 

在随后的10分钟里,我一直在叨叨唠唠的自我检讨为什么河牌会check。对手说:你河牌下注我也不跟了。我道:跟不跟那是你的事,不下注就是我的错。

 

这手牌最终的结果,我还是赢了2000多,但其实我输了长期的利润 – 长远来看,总有一天我会拿着AA而对手拿着三条,对手从我这里赢走的钱会不止2000。

 

事后想想,打出这手顶风臭出十里地的牌,最主要的原因是:疲劳。

 

当时我已经连续打了20多个小时的牌,脑子里除了浆糊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

 

借这手牌,我警示自己:

 

如果你姨妈来了,就不该去和男盆友开房。这是对爱情的亵渎。

 

如果你过于疲惫,就不该在牌桌上勉强支撑。这是对EV的亵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