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中环之狼

时间:2015-02-02 16:32来源:未知作者:AA王

有那么一个下午,我和一位朋友坐在咖啡店里打sweat session,互相旁观指正。

 

有那么一个傍晚,我和一位朋友在烤肉店里大快朵颐,我左一盘右一盘都是牛舌,他前一盘后一盘皆为羊肉。

 

有那么一个深夜,我在一位朋友徘徊在香港街头讨论3bet和cbet的打法,身边是一堆可乐罐子和烟头。

 

有那么一个黎明,我和一位朋友满脸沮丧的坐在澳门开回香港的船上,相对无言。

 

这位朋友叫小开,是我在澳门牌桌认识而后联系最多的哥们。

 

小开是北京人,大概二十六七岁,在香港中环一家金融公司做研究。他上班地点靠近码头,据他自己说,经常下班之后赶去澳门打几个小时,赢两三千就回来。

 

最早认识小开是在澳门,某手牌里他中了顶对一直锤我,我拿着买花的牌一直call,并在river check behind放弃。几个月后他告诉我:当时我觉得你是条鱼,你连position bet都不会...

 

后来熟了,带小开参加了香港的home game,据说小开在里面赢了若干万。我印象最深的一手牌,翻牌是KJ9,有个哥们QT天顺all in,有个哥们set 9 allin,小开set K最后一家all in。最后小开赢了,因为河牌发成了同花。

 

在识人方面,我和小开算臭味相投。香港home game那个圈子的人形形色色,有些人我和小开都很讨厌,有些人我和小开都很欣赏。圈子里有个哥们长相和说话颇贱  -- 让人一看就想打的那种 – 我和小开一致把他定义为大傻逼。

 

最近一年多很少和小开同桌打牌了。我记得很久以前,他打牌最大的乐趣就是最小加注(mini raise)。拿着顶对顶角,他mini raise。拿着超对,他mini raise。拿着top set,他还是mini raise。除了小开,我很少见到如此热衷mini raise的牌手。(题外话:我好几次看到他mini raise到葫芦的脸上,哈哈)

 

小开颇有些冷笑话。前几个月在澳门遇到一次,那手牌,小开KK open raise,公共牌都是小牌,小开在turn上all in,被某个埋伏的AA清光了。小开一脸认真的分析道:操,我被bad beat了。我道:尼玛。

 

也是澳门偶遇那次,小开一路赢到六七千筹码,想偷偷减。(这在澳门是违规的,筹码不能拿下桌。不过有些牌手会偷偷减筹码,赌场管的也不严,没人发现就行)我跟小开说:你每次偷偷减500到1000,不要一次减太多。小开很认真的点头称是。过了一会儿我扭头一看:原来他桌上小山一样的筹码只剩几个500的了。专业点好不好,这尼玛隔着100多米都能看出你偷减筹码了啊!!

 

客观的说,小开长的很帅,属于剑眉星目那种。小开用他那张英俊的小白脸勾搭了很多mm,江湖人称“中环之狼”。星际赌场的前台有个超漂亮的长腿mm,小开曾去搭讪索要微信,被拒。小开迷惑的道:这是为什么呢?我在中环搭讪从来没被拒绝啊...末了恨恨的说道:哼,那个女的肯定是被包了!

 

前阵子和小开电话聊天,随口说起男人间的话题。我道:一个mm怎么也得上个七八次才会腻吧?小开曰:不,我现在的准则是,同一个女孩带回家不能超过两次。

 

我只有一个词形容他:禽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