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识德州

时间:2015-08-25 12:06来源:未知作者:yj

1.1初识德州

 

记录下我德州生涯的全部经历,更多的是故事和经历,具体牌局会比较少。写给打德州的朋友们。

 

那一年,我大三,终日浑浑噩噩,不务正业。直到有一天晚上,看了一本名叫《底牌》的小说,一发不可收拾,从此步入了德州圈。

 

我是属于很喜欢接触新鲜事物的人,曾经未听过的东西头次听说都会去深入了解。比如大二那年听说了比特币,了解一下以后立马就去炒。再比如说知道了德州,立马就网上开始找平台玩,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ps、888这些国际平台,就在百度德州上玩免费的10元话费比赛,记得第一次在宿舍打到第一名,兴奋的通知全班人,那种初始的无知的快乐,再也找不回来了

 

接着寒假到了,看了《底牌》后的我,开始整日在网上玩,不知道老德友还记不记得KKK平台,那时候是kkk快垮了的时候,每天翻来覆去就是我们一群人打,那时候虽然玩的游戏币,但是我很认真,典型ABC打发,所以比赛的获奖率很高,因此也收到了一些人的认同。在网上取得了一定荣誉的我,开始觉得德州不过如此,于是,寒假归来,我开始走向了线下德州之路。

 

远离家乡,回到学校,开始想体验一下线下德州,殊不知,这一个小小的决定,改变了我之后的人生道路。

 

1.2首战告捷

 

回到学校后,通过寒假加的QQ群,找到了一个玩小局的地方,也就是0.5—1和1—2的娱乐局。和群里组局的大哥约好,我揣着寒假的压岁钱,前往开局的一个桌游吧,当时的心情很忐忑,毕竟也是第一次,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牌桌。

 

来到桌游吧,一看没开门,门口站着两个也是学生模样的人,就无聊等着,结果一问他们也是打德州的,两个都是当地名校的(本人也是名校,算是10大吧,但是学渣),于是乎边聊天边等开门,其中一个叫L,也是之后的老德友了。等到组局的人来了后,看了看我们说,“今天学生比较多,我们就开0.5—1吧”,然后7个人就开始搞了起来,除了我和之前的两个是学生,剩下4个都是工作的。

 

4个工作的人中,有一个比较胖的,长得比较像PDD的,看起来很嗨,旁边的L告诉我说“他叫Jason,打得比较好,松凶,也常在俱乐部打,算是鲨鱼”,我毕竟新手,闻言暗暗打探一番,心里想着:“吊炸天啊”,倒是没想怎么对付他。还有一个头发稀疏的大哥,很爱口嗨,大家都叫他铁头,一听昵称就是一个铁脑壳,不容易bluff的对象,组局的人叫阿布,我这里都直接写我们真实昵称了,也懒得起名字了,是一个超级大紧逼,容易操作,剩下的一个叫细豆,和铁头哥是一个单位的,另外两个学生加我,OK,就是干!!

 

这一场牌局,是我第一场线下牌局。大家应该都听过,新手有火!我之前都以为是说着玩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真的是这么回事!新手头次玩基本都会赢。起始我buy了100,也就是100bb,两个学生也是,工作的几个就buy300—500的都有。在线上打的都知道,线上你下注,直接可以选择1/2池底或是3/4池底这样,所以初次打线下,我下注很有问题,常常50的池底打个10块= =,后来几个老手提醒我,就开始慢慢注意了。

 

大概坐了几圈,我在中位起了一把JJ,raise进池,跟了大概三四家。翻牌我记得是小小小,反正没有帽子,这时候的我完全是鱼,根本不会想有没有追花面啊牌面湿不湿,反正我超对,就是干!只有坐我上家的铁头跟我。转牌发了个4,没花顺,他chack,我继续打,铁头跳起来raise,基本就是打我all in ,我秒call,结果一秀牌,他手抱对4…转角遇到爱,我这时候没有任何心情,因为我当时新手反应没跟上,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就这样稀里糊涂发了河拍,河牌J!!河底反超,拿下底池,成功double。

 

这时候手上就有大概200多筹码,没过几把,我手起77,跟进去,一进去就中三条!然后是别人连打三条街,我连跟三条街,河底打光,然后他是bluff,就这样我又稀里糊涂的double了,大概就有了400多筹码

 

新手一般都是跟住站,中set或是大牌别人打也不会raise,只会跟,当时别人就看我一直跟,又是新手,操作我,没想到我中set…

 

这时候,又新来了两个人,竟然人我们学校大四的学长,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玩这个。两个来了以后,一人buy了300,一看就是壕。但和我没关系,毕竟我是个紧手,一群[FISH],送到碗里来!

 

两个学长,一个叫小A,上来以后,场上就激烈起来,各种3bet,各种all in,我坐在角落,静静的当我的紧手。小A后来才知道,他是个混迹各个私局的老手,打了好几年了,大四了,家里不让玩了,就平时打打小局娱乐一下。他今天火明显不好,上来没一会就被清了两次了,哈哈,这时候我和大家都不熟,只觉得他是个大鱼。

 

又坐了半天,我起了一把杂花AJ,一看好牌!raise进池,因为我形象很紧,丢了一圈到庄位,这时候,庄位跳起来raise我,这个人就是超级松凶的Jason!!他基本玩100%的牌,虽然我是一个新手,到你也不能这样欺负我是不是?我怒call了一手,翻牌Jxx,哈哈!顶队顶踢!!颤抖吧鱼儿们!

 

我心里一阵激动,鲨鱼还不是被我剁?在前位跳起来发了满池,Jason估计被我的超级紧逼形象还敢打唬住了,只是call了我。转牌又是小,我一看,继续一个重注!Jason这时候明显犹豫了,考虑了半天跟了。河底又是白板,这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的TPTK很大,继续一个重枪!Jason陷入了沉思,犹豫了很久,几次想丢牌了,最后还是跟了。跟得时候我一喜,伸出手来准备把池子里的筹码拿过来,结果Jason无奈的说了一句:“我QQ,你是AA,KK你就赢了。” 这时候我手一抖,把伸出去的[WAVING HAND SIGN]缩了回来,默默把AJ插了进去,麻痹!怎么没想到超对啊!

 

这就是新手明显的错误,拿到顶对顶踢,或者超对,在不知道是否领先的情况下,需要控池!

 

这一把我元气大伤,筹码损失一大半。不过还是那句话,新手有火!没几把我在小盲起了个AA,结果大盲后来来的学长是KK,翻牌前就干光了,再一次double。

 

这一场牌局是2点多开始的,因为我提前说了下午有事,我打到5点30就下筹码了,后来又各种火好,不知道有多少筹码,兑换的时候我一看,800多!也就是说我打了3个小时,100块翻了8倍,赢了700!拿到钱走出桌游吧,我心里一阵激动! 突然想起来那一句话: “这就是扑克,这就是生活!!”

 

我的线下首战大捷!回到寝室后,给班里每个同学买了个鸡腿做为宵夜,然后我就来到了3楼找到我的好基友sam,告诉他我今天是多么屌!赢了700块,半个月生活费!其实就是想把他也拉下水和我一起打德州,不要天天在寝室LOL。他听了以后也相当激动,去手机下了个德州平台开始学了起来。哈哈!终于拉下水了!

 

1.3二人惨败

 

之后的一星期,偶尔上上课,在电脑上玩玩德州,天天等待着周末继续杀去线下,大赢特赢。终于一个星期过去了,到了周五的晚上,群里的阿布说今晚组局,搞1—2,我激动了起来,把sam拉上准备一起去。这时候他已经会基本的规则了,其实还不算会打,但我觉得过去就是躺赢,所以把他拖着一起过去。因为想着稳赢,没带多,一人带了200块。

 

我都用我们真实昵称了,反正也没什么避讳的。

 

半路约了铁头哥,他开车带我和sam一起到了桌游吧。进门一看,尼玛!今天有个美女!阿布说:“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娜娜姐,鲨鱼。” 还姐姐?我心里暗想,看着也没大我几岁,蛮嫩的,看你是个美女,今天就不锤你了。

 

这时候阿布说:“要不我们先打着,过会人就来了。”那还说什么呢,就是干!因为sam还不是太会,就先看,我、铁头哥、阿布、娜娜,四个人就先打,今天搞1—2,就每个人buy了200。坐定后,第一把,我拿起来一看,卧槽,KK!!哈哈,天助我也。这时候龙哥在前面raise12,我跳起来raise到36,这时候,坐在我下家的红妹妹默默的call了,3bet都可以跟,牌力不弱啊!铁头哥见状就丢了,留我和娜娜单挑。别怪我啊美女,我不想锤你的!

 

翻牌788,因为是我做过3bet的牌面,而且美女一般偏紧,我认为这个牌面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应该是比我小的对子或者AX牌,所以我在前位打满池。红妹妹感觉很犹豫的call了,于是我更加坚信自己领先!转牌继续小,我再打,她还是call!河牌小,我chack,她all in,我隐隐感觉一股杀气,奈何池子太大,我没有弃牌率,结果,娜娜是舒体89!!!我真是晕,问她:“我3bet你这个牌也跟?”她说:“这种牌是好牌啊,可以赢大池子的…”我嘴角一阵抽搐,你狠,第一把就把我清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说一下这把牌,第一她犹豫的表情欺骗了我,后来我经历了被各种表情bluff后,才成长成鲨鱼,哈哈哈。不过………成为鲨鱼后,有一次碰到娜娜,继续被她清了…没脸了。

 

这时候我头脑发蒙,剧情不是这样写的啊!我不是过来大杀特杀的么,怎么被人剁了!这时候我和sam身上只剩200块,然后我继续buy了一手,也就是背水一战了!这200块让sam去打,结果反而坚持了蛮久时间,还中了一把卡顺咬了娜娜一口,nice!

 

虽说新手有火,让sam上去打也确实赢了几把。过了一会Jason和另一个德友也来了, 我终于见识了什么是打德州,各种被挤压,各种被操作,别人有牌的时候各种被埋。就这样,坚挺了几十分钟后,还是被清了。我默默和sam对视了一眼,脸上表情估计比吃了翔还是好那么一点点…我心里想:“这尼玛不都是鱼吗!怎么感觉如此德州如此之难!”这时候阿布问道:“阿凯你们还上么?”我忙说:“我们还没吃饭,下去吃个饭再来哈。”然后铁头哥说道:“一定要来啊,别框我们”我一听,铁头哥这样说,这不回来打是不行了,只有一口应许下来。

 

下了楼后,我和sam一人点了根烟,哪特么有心情吃饭。然后找了一家银行取了钱,硬着头皮上去干。这时候我已经被娜娜的技术,以及铁头、Jason他们松凶的打法打怕了,气势上就输了一半,上去又坐下之后,我来打,sam先观摩着。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德州这个东西真的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一次在场上,我甚至被打蒙了,根本不知道到底如何打。(楼主一共被打蒙过三次,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我已经成长为小鲨的时候,一晚上被打的服服帖帖,第三次是我已经已经自封鲨鱼凯之后,去长沙的一家俱乐部,真的锤的我心里觉得一桌子看我都是鱼)就这样,最后坚挺到晚上12点左右,被清干了,我和sam站起来和几位打了声招呼,就下楼了。



下了楼,我和sam两个面面相觑,说好的过来赢钱的啊!结果不仅把前面赢的输出去了,甚至倒输了不少生活费!因为学校寝室11点就关门,我们就找了一家网吧通宵,一起lol起来。话说,楼主和sam都是钻石段位,大师的意识,承接各段代练,请吃个鸡腿饭就行。就这样边撸,我还边在网上打着德州,这时候我已经开始在联众平台上玩了,因为当时有个在国内的wpt比赛,可以在联众上免费打,结果我打到第三关的时候,这个比赛国内取消了…直到现在天朝对德州比赛的还是没有定性。 因为我这时候对德州特别痴迷,觉得我就应该搞这个,于是我和sam就商量在我们学校旁边找个地方,把喜欢玩德州的大学生组织起来,一起来交流!就这样,在一个网吧的一晚上,我们的一个用心经营的群建立了起来“武汉大学生德州扑克群”!

 

1.4建立快乐方

 

回到学校以后,我们就开始找学校附近的桌游吧,结果找到一个我们学校对面写字楼的一家桌游吧,叫做“快乐方”。这个快乐方,在那一段时光,真的带给我们很多快乐,结识了许多朋友:铁头哥,18哥,阿布,Jason,天才,tony,麒麟,ly,leo,小A,病毒,靠谱,21,猫头鹰,猴哥,希望哥……有些人自从那一段时光后就再没有联系过,有些人一直到现在都还很铁。这里面,有着无数有趣的故事。这个桌游吧的生意后来完全是我和sam组德州局给撑了起来,后来我们去俱乐部工作没有组了,快乐方就关门了…

 

因为我们用心经营这个群,群里人气马上涨了起来,天天一群人在群里口嗨,然后天天有人催问什么时候组局啊!等不及了。我和sam一看这个形势,立马去淘宝买了一套筹码和桌布,加急快递送来。终于在周六之前送到了学校。就这样,我们的快乐方第一战就要打响了!!

 

快乐方的整体环境还是很不错,外面一个大厅,里面三个包间,其中最好的一个包间老板就留给了我们专享。我们第一战,群里来了可能有7、8个人,还是很热闹的,因为之前大家在群里都聊的很开心,所以见了面也没有隔阂,各种嗨皮。其中包括我和sam有5个学生,其他有3个工作的,也是毕业没多久,就这样我们干了起来。打着打着,我开始打量起一个叫tony的广东仔,他是另一个学校的大一学弟,在打牌的时候基本不参与我们聊天,很专注认真。他的入池率不高,比较紧,但是只要一入池,基本都是他收坡,打的很不错。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手的气息,这时候我想起来他打牌前和我们说,但是我们都没有注意的的一句话:“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职业牌手!”

 

没过一会儿,tony和群里的ly干上了。ly在后位,tony连续chack,ly在后位就不断的打,ly即李洋,群昵称是ly,毕业两年了,是混迹于各大网络德州平台的线上鲨鱼,没有他没打过的,线下德州嘛……嘿嘿,没有见ly赢过。只看到tony面色严肃,连call了两条街,河底了,只见tony继续chack,难不成是追牌?我想。这时候,ly同样面色凝重,继续一重枪,ly刚把筹码打出去,只听见tony洪亮的一声:“call!秀出你的牌!”,我们一桌子人转头望向ly,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牌,结果ly一脸尴尬,将牌插了进去。“诈唬啊!”“卧槽,以为你牌很大,原来偷鸡!”一桌子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tony,你河底秒call,你是什么牌啊?”我问道,tony缓缓揭开手中两张牌,全场惊呼:“卧槽,只有手抱一对9!还被盖了两个帽子,竟然秒call!”这时候tony说道:“ly是个爱操作的玩家,而且这个牌面能连打三枪,不是很大的牌就是没有牌!我读他诈唬!”我心里一惊!这个tony不简单啊!不仅读牌,还读人!这时候的我,是个只知道牌力大小的渣渣,结果这个tony即读人又读牌,让我很是佩服!

 

紧接着,这个tony又和另一个人叫酱油的叫干上了!这一手牌和之前他chack三条街不同!翻牌Axx,tony在前位,先打一枪!转牌tony继续一个重枪,酱油在后位接着call,河底掉A,tony打酱油all in,酱油竟然call了,这时候tony秀出自己的牌,他是AT,牌面上最大的葫芦,这时候tony又说:“我知道你有A,而且你是跟住站,所以我打你all in”

 

此刻我和桌子上的小伙伴都被tony震住了,他说的那句话“我是看人打牌!”一直在我耳朵回荡,这就是鲨鱼的风范啊!!于是我尽量避开和tony交手。因为是我和sam组的局,加上我已经打过几次线下,相对其他几个人算是“老手”,于是我一颗操作的心骚动了起来。等了几把,我起了一把AT,做了raise,只有做我右边的18哥call了。18哥为何起名18,这个大家尽情的想象,就是你们所想的那样。这时候翻盘KJ6,18哥check,我追卡顺,又是我做的raise,于是C-bet一枪,18哥跟了!转牌掉了个小牌,18继续check,我想,我一把坡没收,这把必须拿下!于是继续一枪,18又默默的call了。河底继续白板,我一个A嗨已经感觉秀不动了,在18继续过牌后,我推了all in,然后内心忐忑的看着瞪着牌桌,这时候18想了变天,最后喊了call,我脸一黑说:“A嗨。”18一听,秀出自己的KQ,立马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这人胆子小,经不起bluff。”我一听立马上头,经不起bluff还接!你放学给我等着!

 

打了一会,桌子上的形势就一目了然了。

 

我:鱼,毫无章法,但是自认为会打;

 

ly:线上mtt打发,动不动就推all in,偶尔爱操作;

 

18:理论知识相当丰富,读牌精准!虽然有点小猥琐,但是桌子上公认的鲨鱼;

 

tony:打牌很严肃认真,典型紧凶,会读牌会读人,鲨鱼;

 

leo:武大保研学长,来快乐方之前,在阿布他们那个局和Jason铁头细豆等浪人交流了不少,线上ps玩家,也是鲨鱼;

 

酱油:沉默寡言,就来过这一次,打的一般。不过他后来介绍了一个叫病毒的人过来,创造了快乐方盈利记录,这个后面谈;

 

sam:傻鱼,这是第二次打德州,刚的不行,有人check就打,有人敢raise就推,然而傻人有傻福,这次还赢了。

 

 我和sam第一次的组局经历就这样过去了,我最后输了300左右,sam赢了2、300,18,Tony赢的比较多,其他的有输有赢。因为我们都是比较欢乐逗比的班子,所以氛围很好,大家也都熟悉了起来。虽然输了,我也深深体会到了德州的乐趣,然后,回去开始下一次组局。

 

1.5拜师十八哥

 

因为我们打的小局,没有抽水,服务费也合理,桌游吧环境也很好,所以慢慢的人就越来越多。人拉人,人带人,群一下子壮大起来。这时候就有了一群固定的老战友:18,天才,铁头,阿布,Jason,浩哥,胡哥,靠谱,ly,狙击,虎哥(工作了的)。病毒,希望哥,leo,tony,洋葱,麒麟,阿车,小A,21,sam,阿兰,猫头鹰(学生及国际友人)等等。下面就会说每一个人的经典牌局和逗比事件

 

那一晚,18哥收了三个徒弟。我是第一个,sam第二个,tony第三个。

 

有一场牌局,全桌大概8个人。一手牌,有5个人参与了。当这把牌局打到河牌,但是还没有人 秀牌时,18指着除了他的四个人分析道:“你是追花的牌,你应该中了个10点的中对,你不是KJ就是KQ,你中了顶对,踢脚不大。”全桌人一愣,然后这四个人翻开自己的手牌,全被18说中!自此在快乐方,只要18出现,就会被大家叫一声18哥。

 

第一次在快乐方开局后,18哥去了一趟街道口阿布那里,1-2的局,打了大概2个小时,水上1800。这对当时还是学生的我、sam、tony等已经觉得很多了,然后18哥开始教我们如何去打松凶的浪逼。结果,在接连的几次开局中,我没有捕到浪逼,倒是被两个人打的差点放弃了德州,这两个人就是:病毒和希望哥。

 

1.6继续水下

 

那是快乐方大概第二次开局,经过我和sam的经营,大学生德扑群里人数剧增,第三次开局的时候,来玩的人已经很多了,一张桌子10人坐满,而且陆陆续续有人下筹有人补上,从下午开局,一直打到晚上,这时候,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个小胖子,脖子上戴个金链子,穿着花哨。另一个是个面相憨厚的人,脸上常挂着憨厚的笑容。第一个是病毒,第二个是希望哥。

 

正好走了两个人,这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上桌了。剩下还在桌子上的人有我、sam、18哥、铁头哥、天才、leo、tony。这时候桌子上除了铁头哥比较浪,剩下的基本都是紧手。

 

之前大家的加注都比较标准,基本就是8-12块。病毒一上桌坐我旁边,第一把牌:“raise,48。” 大家一愣,都丢了牌。

 

这时候病毒问我:“这里加注一般加多少?”

 

我:“12块。”

 

病毒:“哦……瑞多了……”

 

“………………”

 

病毒的出现,桌子上的节奏开始变起来,加注变的很大。而另一个希望哥,却不是很会玩,一上来没多久就被清了两次。

 

我们经过18哥的教学,已经大概懂了一点该如何对付浪逼。

 

sam老家那边爱赌,他从小耳濡目染,也爱玩什么牛牛,扎金花等。这时候sam的打法变成了一个极端打法,也就是,只要他打了筹码出去,只要有人敢加注他,他就只有一个词:All in!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紧,但是不凶。

 

tony也是一个紧手,但是是典型的ABC打法,比我和sam两个打的好多了。

 

因为病毒和龙哥两个浪逼带的节奏,桌子上一下子激烈起来,原本翻盘前一人加注没几个人跟,变成了有人加注,一群人跟。

 

我除了第一次线下在阿布那里赢了钱,自己组的局还没水上过,这次又有这么多浪逼,也卯足了劲一心想水上一次。

 

结果只有三个字:然并卵。



1.7 sam的考研梦

 

第三次组局,我依然水下,把第一次水上的钱都输了,还倒贴。这次sam又赢了大几百,然后把我输的钱给我补上了,自己就也没有赢。我和sam组局,都是赢了输了全部平坦,不分你我。

 

这次组局后,sam对我说:“这个游戏不适合你啊,你个鱼”

 

我:“滚鸡巴犊子,劳资第一次还不是赢了。”

 

sam:“咱们要不别组了,安心考研吧。”因为sam家里让他考研,他也买了几本考研的书。

 

我:“别扯了好吗,你天天说在寝室看书,哪次我去看不是在lol。”

 

sam:“你特么都输这么多次了,前面赢的都出去了。”

 

我:“再组一次,如果再输,我就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



………………

 

下一次组局,就是sam的考研梦破灭的故事。

 

第四次组局,依旧爆满。

 

我们大家的昵称,都是用QQ昵称当称号,叫着叫着大家都叫习惯了,甚至好多都不知道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sam在快乐方的昵称是群主,但是我们常叫他三土,因为他名字叫:垚。

 

18哥之所以叫18,据他说,他那话儿长达18cm。

 

天才是个公务员,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觉得一表人才,但是和他打牌的我们才知道他猥琐的真面目。

 

阿布更不用说了,不论是打牌还是做什么,都抱着手机,手机上永远都开着一个界面:陌陌。也是群里公认的皮条哥,每次见面开场白就是:“我昨天陌了个妹子,真特么精神”。

 

LY每次打牌都是和他女朋友来的,我们称为洋嫂,不仅会打德州,而且打的比LY的好。在线下,LY水下,洋嫂有时候就会上来锤,教LY如何打德州。

 

病毒个子不高,又胖,我们一直不知道他真名。直到后来我们知道他的真名以后,把中午吃的饭都喷了出来。他的名字叫:高帅。

 

后来快乐方又来了几个武大研究生,其中一个叫21,为什么叫21不知道,我们私下猜测,可能和18哥有的一拼。



第四次组局,以我水上,sam水下收场。然后我们两个一摊,又水平。

 

我:“你不适合这个游戏,你个鱼”

 

sam:“………………”

 

继续我们的德州之旅



1.8逗比bluff

 

第五次组局,记忆犹新。

 

那天,从下午开始,一直战到第二天早上。

 

前前后后来了大概20个人左右,从快乐方走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水上,全部被清。一直到早上,留下了五个人:我、sam、18哥、病毒、希望哥。

 

期间一把牌,两个深筹码的对抗。一个是病毒,面前的筹码堆成了山,被他清了的人不知道多少,另一个是leo,他紧凶的打法,也收了不少坡。

 

leo先起raise,他的形象比较好,没几个人跟注,病毒今晚的火出奇的好,在后位跟注。
翻牌进去,AT5两个黑桃,leo在前卫C-bet一枪,3/4池子,一路丢牌,看起来这个池子属于他了,然而到了病毒,他跳起来raise了leo,注码蛮重,leo想了一会,跟注。

 

转牌是个小牌不是黑桃,leo check,病毒又是一重枪!因为双方都是深筹,一桌子人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观看这手牌。leo考虑了半天,勉强跟注。

 

河地是个草花J,leo再次check,这时候病毒把面前的筹码全部推进了池子里:“all in”,leo露出了很蛋疼的表情,然后说:“给我时间考虑一下。”18哥说:“可以可以,考虑多久都行。”我和sam急性子一听,默默点根烟对视一眼,一脸便秘,因为我们和leo已经打了好几次牌了,知道leo如果要考虑,没有个十分钟八分钟的是考虑不完的。不过这把牌池底是有些大,0.5-1的局,池子里已经有1400-1500了。

 

因为病毒很浪,所以leo也不是很相信,换了是18哥瑞他,他转牌估计就丢了。leo边考虑边眼睛盯着病毒:“你特么什么牌啊,set5?AT两对?AJ两对?追花失败?你特么all in bluff?” leo的眼神有点像Tom dawn推all in后盯着牌桌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病毒问他,病毒被盯的不自在,两个手把脸一捂来了句:“你看不到我~”

 

一桌子人晕倒。我猜测病毒个婊是bluff,直觉!因为坐他旁边,让他给我看一下牌,他把牌给我掀起一个角,特么浪逼!KJ杂花追卡顺失败!

 

leo想了足足10分钟,最后问病毒:“我丢了你把牌给我看一下行不?”,病毒说:“不行。” leo一听你个婊,拿起筹码又特么犹豫起来!又犹豫了5分钟,leo把牌亮出来,AQ!然后一脸愤恨的丢了。

 

一般病毒bluff后都会秀牌,然后再口嗨一下大家,但是这把牌估计他觉得如果他秀牌了,leo要揍他,站起来就把牌插进牌堆里,然后双手把牌搓了起来。 一桌人晕倒,逗比……

 

1.9希望哥的春天

 

希望哥这个名字也是在这个晚上得到的。因为他不管什么牌都觉得有希望,不管别人打多大的注码,他都要跟进去看三张牌,而且一旦有关系,会死跟到底。不怎么会打的希望哥,今晚开了挂,不管什么牌,进去就是两对,转牌就是葫芦,要么就是追花追顺秒到,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记得打到大半夜3、4点的时候,就剩下我们五个人了,希望哥这时候不管我们谁raise,都会跟。每次他一跟注,我们四个人都齐声开始唱:“希~望~就~在~前~方。”然后笑趴在桌子上。

 

记得希望哥有一把牌,和我打,河底我花了,我以为我赢了,准备收坡,希望哥来了句:“我、我三带俩!”

 

我一听,三带俩是啥玩意儿啊,还尼玛斗地主啊。

 

他一秀牌,尼玛葫芦。



2.0走在冷风中

 

昨天晚上10点30,我躺下准备睡了,sam一个电话打来:“欠麒麟钱的人找到了,听说在俱乐部上刚上桌打牌。”,这个欠钱的人就叫他外地仔吧,因为后来找不到他的人,每次给他打电话他就一个说词:在外地。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那时候麒麟已经是俱乐部股东,我和sam也在俱乐部上班。外地仔那时候常常在俱乐部打牌。有一天晚上,外地仔输的身上没钱了,然后找sam让他帮忙上2000的筹码,sam给他上了,之后又找麒麟帮忙给他上10000,麒麟也给他上了。sam麒麟和他交情并不深,也就是有时候在桌子上一起打个牌,但是还是把钱借给他了。在之前快乐方,也曾有牌友借了他们两个的钱,然后半年见不到人……
在外地仔找不到人以后,他们两个做了深刻的总结:为什么别人总是找他们两个借钱呢?最后他们一致得出的结论是:人傻。
其实我认为他们给交情不深的人借钱有两点:第一,他们够意思,开口让他们帮忙就尽量去帮;第二,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别人。

 

今年四月,JC冲了场子,麒麟还有一些荷官进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要钱出奇的顺利,我和sam本来还想和他谈一下,结果杨大爷把外地仔脖子一勒就往墙角拖。外地仔一看这阵势以为要打他,赶紧把钱掏了。

 

深夜,路灯下,三个人。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麒麟,你何时才能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