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最后的快乐方

时间:2015-08-25 12:26来源:未知作者:yj

2.1.1铁头哥的故事(一)

 

我们继续快乐方的经历。

 

快乐方已经有一批铁角:我、sam、18哥、铁头哥、天才、Ly、病毒、Jason、阿布、阿车、,这些是随叫随到、天天喊着打的班子,然后有一些过来玩的朋友:小A、虎哥、阿兰、sam(这两个是外国友人)、浩哥、21、猫头鹰、猴哥、狙击、蝌蚪、左哥、靠谱、jim 。,
那时候还不认识鱿鱼、麒麟、杨大爷、肖大白,这些都是传奇人物,以后再细说他们的经历。

 

那时候,我和sam还在学校,我天天不管上课还是在宿舍,都和大家在群里口嗨,群里都是各种逗比各种吹牛B,然后吹到下午,就开局开干!18哥在汉川上班,每个周五下班休息了,就赶过来,周末在快乐方干两天。

 

平常开局,铁头哥一般是最早到的,然后我们先玩一玩13张,等大家。差不多6、7点人就满了,我们就开搞。

 

铁头哥前面也说过,比较浪,而且打的很不错,基本场场都水上几百上千。而且他有一个特点,就是每次开局的第一手筹码,他必被清,然后上第二手筹码后,就开始各种赢!基本没有例外。

 

铁头哥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庄位和他的盲位,如果前面的人都是平call,他绝对会起raise!

 

在庄位起raise也就算了,在盲位也这样玩,用铁头的口头禅就是:“这牌有点小牌力啊!”

 

因为铁头哥这个特点,我们拿到大牌会在前位平call进池子,就等着铁头哥加注,屡试不爽,但是…屡输不爽,因为铁头哥之所以称之为铁头,就是因为,如果他加注了,你再加注他,他一定会跟注倔死你!而且他的火又很好,,经常拿个什么89能把AA,KK搞死。

 

每次埋铁头哥结果还被他干了以后,他就会说:“你直接raise我就丢了,你这埋我我就不能忍了。”

 

2.1.2铁头哥的故事(二)

 

记得有一把牌,我在枪口起了一把AA,平call。call一圈到铁头哥,他跳起来做了raise,我心里一喜:“到位!”,到了我以后,我想,我再加注你铁头还是要倔我,我推了看你还怎么倔!于是我来了句:“all in!”,全部丢牌到铁头哥,他说:“来阿凯,我送你一点。”然后跟注,一秀牌,他是99。我一看稳了,说到:“谢谢铁头哥啊!”他说:“我知道你大牌,送你。”

 

翻牌:2TQ,到位!转牌8,我心里美滋滋,想的这AA赢的真轻松,然后给荷官说:“发,发到我落后为止!”

 

然后,河牌发下来了:J。我美滋滋,伸手准备拿筹码,突然一桌人说顺了顺了!我尼玛一看,89TJQ!!这尼玛敢信!!铁头哥说:“不好意思了啊阿凯,本来想送你的。”

 

我说:“铁头哥,搞不赢你啊!发个9也好想点,发个一张成顺, 上头啊。” 这游戏真难!

 

被铁头哥干了几次以后,我发觉没有办法搞过他,于是我和铁头哥签订了和平共处五项条约:如果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就不打仗。这个条约,维护了快乐方的和平,让快乐方两大鲨鱼再也没有战争。每次我看到别人被铁头哥打的不要不要的,心里就暗笑:“幸好我机智,不然就是我被干了。”

 

然而在快乐方,鲨鱼傻鱼层出不穷,还是有人把铁头哥治了的。

 

第一个就是18哥。

 

18哥是一个紧手,而且读牌很准。作为我们的师傅,他有一个偏好,很喜欢卡顺后门花这种牌。用他的话说就是:“卡顺后门花这牌很脏,但是隐含价值很大,发出来的话没人相信你是这中牌。”受他的影响,到现在我都喜欢追卡顺后门花的牌。

 

有一天人很多,我们开了两桌德州。铁头哥、sam、18哥、21、猴子、leo等等几个人在一桌;我、天才、病毒、浩哥、还有浩哥他两个朋友、欢哥在另一桌。

 

一会儿,铁头哥过来找我buy筹码,说被清了。这再正常不过,铁头哥第一手必然被清,第二手绝对是大杀特杀。我把筹码给了铁头哥,铁头哥转身继续上桌干,我就在这边房间的桌子上和他们干。

 

没过多久,铁头哥出来给我说:“真是上头啊!我翻盘set打一枪,18跟,转牌我又一个重注,他又跟,河底发了个后门花了把我推了,我能相信他是后门花?结果这犊子翻盘追卡顺,转牌追花追顺,河底真花了,你说脏不脏!”

 

我说:“脏,这牌真脏!我得学学。”

 

………………

 

2.2顶对追花和洋葱

 

快乐方组建不久后,来了两个和我们同级的别的学校的学生。一个叫洋葱,另一个叫顶对追花…

 

本来顶对追花不叫顶对追花,知道我们的外号是Q群里的昵称之后,顶对追花毅然决然的把自己的昵称换成了“顶对追花”,因为他只要是顶对追花的牌,必然all in!然后就会说:“我这个牌力太特么强了,顶对追花!”

 

然后天才就把昵称改成了“只追卡顺”。

 

然后18就把昵称改成了“卡顺后门花”。

 

然后sam就把昵称改成了“只中四条”。

 

然后病毒就把昵称改成了“皇家同花顺”。

 

………

 

然后我把昵称改成了“一群傻逼”。

 

顶对追花刚来快乐方的时候,还很浪,结果第二次来,被sam打的服服帖帖,从此边紧弱了。

 

前面说了,sam初期打牌很刚,他打出去的注码,只要有人加注,他就两个词:all in!

 

顶对追花第一次来浪了点甜头,第二次还是准备浪,结果浪错对象了。

 

sam一打,顶对追花raise,sam:“all in。” …………顶对追花丢了。

 

顶对追花raise,sam:“all in!”,顶对追花脸一黑,又丢了。

 

顶对追花check,sam打,顶对追花:“all in!”,sam:“接了!秀牌。”

 

顶对追花:“我顶对追花,强不强!”

 

Sam:“我追nuts 花。”

 

转牌花到了,顶对追花快哭了。

 

顶对追花一场牌被sam推了不下三四次,从此以后再来快乐方,紧成一道闪电,再没见他raise过sam……

 

洋葱打的还可以,但有一个特点,很爱演。

 

有一次,我和他两人进池。翻盘俩红桃,我中顶对,他在前卫打,我跟注。转牌又掉个红桃,然后洋葱就开始抓耳挠腮,拿了自己的牌看了又放下,很痛苦的样子。

 

我默默看着不说话,毕竟当初被娜娜的表情骗了,这点小伎俩还能骗的住我?

 

结果洋葱几经折腾后,往池子里打了超坡的注码。我一秒都没有犹豫就丢了。

 

他一愣:“我不像是bluff啊?”

 

我“……你能不能演真一点,真怕花还打超坡。你这演技妥妥奥斯卡啊。”

 

2.3天才的悲惨经历

 

初期的天才,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时候他来了没一两次,打法ABC,蛮稳。结果一天他起了AK,死了。起了AA,还是死了。然后当天他宣布:“以后我起了AA直接推,我不喜欢这个牌,收个底就行了。”

 

结果之后,天才起了AA,真的就是直接all in。每次这个时候,机智的我们都会赶紧丢了。后面新来的很多人还不相信天才的牌,经历过几次血的教训后,大家都知道了:天才all in是AA!。

 

天才第一次火背。

 

有一天,我第一次见识什么叫做火背。天才是一个很稳健的ABC选手,一般波动不会很大。但是这次,他三把牌被清了两次。

 

第一把,天才加注,大家都很尊重,丢牌,浩哥的一个朋友,我们就叫李哥吧,第一次过来快乐方,他跟注。两个人进池。结果,牌面是AXXXX,天才是AK,李哥中了两对,把天才干了。还好天才控池,没有被清。

 

紧接着一把,天才进去中了两对,又是和李哥干了起来。两家推all in一秀牌,李哥是大两对,天才眼一黑,真背!然后天才说:“再给哥上一手。”

 

筹码刚给天才,天才立马输了出去,真尼玛不持久。这把牌,又是天才和李哥!天才这次进去又是两对,而且是顶两对,牌面无花无顺,天才想的这次总该报仇了吧!!结果,李哥是set………………
天才穿起裤子就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