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美女教练

时间:2015-01-13 16:00来源:未知作者:HeLin

轮船向前行驶,划出一道道碧浪,海风迎面吹来,阳光热烈而温暖。我闭上双眼站在甲板上,伸手整理了一下领口紧勒的蝴蝶结,舒畅地呼了一口气。

 

我的名字叫傅铭,今年二十三岁,目前的职业是一名实习荷官。由于荷官译作Dealer,所以大家都喊我Dealer Ming,听起来很像中文的“第二名”,所以许多朋友也喜欢喊我“第二名”。对于这个外号我表示非常无奈,为什么不是第一名非要搞个第二名。

 

至于荷官这个职业,曾在许多香港经典电影中出现,相信许多人不会太陌生。荷官主要负责在赌场上发牌,比起赌桌上那堆叠如山的金钱,还有那些衣着暴露的美女闲客,荷官看起来似乎毫不起眼,但蕴含在这里面的奥秘可谓层出不穷!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的确是个小人物,但在赌场上真正兴风作浪的可不就是我?

 

从甲板上乘坐电梯到娱乐城,我像往常一样走进休息大厅。我所在的这艘船名为“天女号”,是星海集团旗下的一艘度假游轮,专门负责跑亚洲这条航线,从香港出发,途径新加坡、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地。

 

正是下午上班时间,大厅里没什么人,我一眼便看到正坐在桌前练习“晒牌”的年轻女郎。她穿着白色修身衬衣,衬衣上方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迷人的沟壑若隐若现,下罩一条包臀短裙,双腿交错而坐,黑丝长袜修饰出了极其性感的腿型,看得人想入非非。

 

她的名字叫乔贞儿,是负责这次培训我的老荷官,也是娱乐城里最吃香的荷官。作为一名马来西亚华人,她不仅拥有精致漂亮的脸蛋、柔顺飘逸的酒红色长发,还拥有一手发牌的好手艺。许多赌客都指明要她发牌,光是她每小时得到的小费都可能上万。

 

我上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她见我进来,微微挑起一只俏眉道:“你又去偷懒了?”

我微笑着摇头道:“没有,就出去吹了会儿海风,这里面太闷了。”

 

“好啦,过几天你就要考试了,趁这几天你要好好熟悉一下流程,不然到时候要重新考核了,你要知道考核三次不过很可能会被分配去做waiter了。”她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瞧着我,一脸严肃道。

 

为了晋升荷官,我经常练习发牌到凌晨,直到手指抽筋才肯罢休,虽然不敢说能拿高分,但至少过关没太大悬念。于是我便对乔贞儿笑道:“好嘞,乔老师,弟子定当不负众望当上一名优秀荷官。”

 

她见我嬉皮笑脸的,无奈地呼了一口气:“你就别油嘴滑舌了,快过来发一次德州扑克给我看看,看你现在能到多少秒了。”

 

我答应了一声,遂拿起桌上的扑克牌坐在她对面,信手将扑克整理好,还不忘对她挤个媚眼。被我这么一调戏,她不好意思地瞪了我一眼,拿起秒表准备计时。

 

发德州扑克有三个要点,第一洗牌速度快,第二发牌速度快,第三计算筹码速度快,反正说这么多就是一个字——快!

 

拿起扑克牌,我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动作优雅而迅速地将扑克牌从左到右展开成一个扇形。这是所谓的“晒牌”,主要为了检查扑克牌有没有印刷错误,有没有多张或少张。

 

确认52张扑克牌没有任何纰漏,我便把牌从右到左收了起来。由于德州扑克用不到大小王,所以一般在拆牌之前就已经将大小王拿出。

 

接下来是洗牌,“两洗一切一抬”是德州扑克的标准洗牌方法。我将一副扑克均分为两半,两只手将扑克分别按在桌上,大拇指轻轻向内一拨牌角,扑克牌就均匀地穿插进去,之后用小拇指一勾,纸牌合拢,然后切牌,再洗一遍,最终抬牌,洗牌完毕。

 

乔贞儿正认真而专注地看着我的手上动作,时不时瞄一眼计时秒表。

 

我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开始娴熟地发牌。一般德州扑克是2-10人的游戏,荷官需要发十手牌,每手牌两张,并且要快速准确地用手指弹到客人位置面前。

 

一套流程做完之后,乔贞儿在最后一刻暂停了秒表,宣布道:“还不错,四十秒,算及格了。你要是再努力一下,争取在考试之前做到三十秒以内,那你肯定会被分配到VIP包厢,到时候你就是我同事啦!”

 

我得意一笑,趴在桌上凑近了看她,调侃道:“怎么?这么希望我和你一起上班呀?”

 

乔贞儿精致小巧的脸蛋闪过一抹娇红,樱桃小嘴微微一撅道:“不和你说了,我等下还要去发牌。”

 

“你就先自个儿好好练习吧。”她信手将一张扑克牌贴在我额头上,便转身蹬着红色高跟鞋优雅地离开了。

 

我微微耸了耸鼻尖,还能嗅到她留下来的淡淡芬芳。此刻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位漂亮年轻的荷官老师颇有好感,要是能把她泡到手做女朋友该多好啊。正当我YY得正爽之时,一个低沉的男音把我拉回了现实中。

 

“第二名,你丫的又在YY什么呢?”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他身材伟岸,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笑起来时露出一大口洁白的牙齿,很有点像电视里拍牙膏广告的大男孩。

 

“这都被你猜中了!”我狡黠一笑。来者便是我的铁哥儿们陈超然,他也是一名荷官,入行比我早三年,现在主要负责轮盘桌。陈超然跟我一样都有奇怪的外号,不过他的外号比我的更离谱,叫陈超人。

 

陈超然还有个女朋友叫张小琦,正在娱乐城做服务员。按理陈超然在娱乐城混了这么久,把他女朋友带来做荷官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因为张小琦这小妮子是个数字白痴,口算能力差劲得要命,没办法只好委屈在娱乐城做服务员了。

 

要想做荷官,首先心理素质好,在赌场上荷官需要面对形形色色的赌客,要是心里素质不好,很可能会造成重大失误。第二口算能力要强,有人统计过,每位荷官平均每天要接触上百万筹码,这么庞大的筹码量全部都是口算,要是稍微算错一点就会遭到客人投诉。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荷官绝不允许有手汗!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手汗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没有?

 

记得我第一次面试荷官的时候,面试官让我把手放进塑料袋里封死,五分钟之后拿出来,然后将两只手放在卫生纸上测试手汗。当时因为面试官接了个电话耽误了,我将手在塑料袋里整整放了十几分钟,最终拿出来放纸上的时候,手上还是干爽无比。于是我就这样通过了荷官面试,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晚上小琦过生日,我们去酒吧庆祝庆祝。”陈超然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嘴角咧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点了点头,本打算今晚继续练习发牌,看来计划又要泡汤了。不过张小琦过生日这事情有点头疼,作为她男朋友最好的兄弟,我肯定要表示表示,但是在船上能买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事实上,海上的生活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舒坦快乐,船上的资源十分有限,一日三餐都是咖喱饭和海鲜。所以每次游轮靠岸的时候,同事们都会大量采购泡面。也许有人会问,干嘛不买点老干妈,饼干零食之类?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船上不允许带太多东西,而且很多食物的保质期没有泡面那么长。

 

有趣的是,陈超然当年就是用泡面这种陆地上最廉价的食物追到张小琦的,可见泡面的诱惑力有多么大!

 

想到这里,我恍然记起来陈超然有次说过,张小琦想要一个维尼熊的毛绒玩具,我那儿刚好有一个,是前女友留下来的。我本还想留作纪念,转念一想,事情都过去那么久,还留恋个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就一个熊玩具么,送了就送了。

 

“你小子可别迟到哦!”陈超然临走时还冲我挤了挤眼睛。

 

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他晚上会叫张小琦多带几个小姐妹,到时候会给我介绍介绍,说不定晚上我还能干点刺激的事情。但我怎么都没有料到,这场普通派对在带给我艳遇和刺激的同时,也给我今后在船上的生活带来了无情无尽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