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因祸得福

时间:2015-01-13 16:0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面对突然出现的乔贞儿,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心想这都什么点了,她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宿舍附近?

 

莉香似乎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便开抢先口道:“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来。”

 

乔贞儿毫不理会莉香的话,狠狠瞪了我一眼大步离开,临走时还撞了我的肩膀一下,要不是莉香扶着我,那力道简直可以把我撞翻几圈。

 

到我宿舍门口,莉香犹豫了半天才问道:“刚才那个女孩是你女朋友?”

 

我苦笑道:“怎么可能,你看她那样的会看上我?”

 

莉香皱了皱鼻子,带着浓浓的醋味道:“你这么好,那女孩儿真没眼光!”

 

我顿时一阵头疼,虽说莉香这句话说得我喜欢,可她似乎太开放了,明显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今晚完全是精虫上脑才会和她……

 

她可能猜到了我的想法,抿了抿嘴,难过地低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今晚的事情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也不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昏黄的灯光下,莉香的背影修长而寂寞,我伸出手来,忽然有种想叫她回来的冲动。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一股愧疚感从我心中油然而起,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我和陈超然住一间宿舍,那小子今晚肯定是不会回来,此时不知道在哪里的豪华套房寻欢作乐。

 

冲了澡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脑子里竟全是莉香魅惑而凄楚的眼神,还有乔贞儿的音容笑貌,这两个女孩的身影在我脑海中交替出现,弄得我头疼欲裂,不知挣扎了多久才进入梦乡……

 

早上八点多钟陈超然就回来了,还给我带了早餐蛋糕。一见面这小子就呱唧呱唧问个不停,问我昨晚有没有泡到美眉,还不断猜测是哪个姑娘遭我黑手了。

 

“哪敢和超人大哥你相提并论啊,不知道你昨晚又杀死了多少亲身骨肉。”我边吃早点边摇头感叹。

 

“切,老实交代!”陈超然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我只得把昨晚的事情全盘托出,包括和莉香发生关系的事情,还有被乔贞儿撞到的事情。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陈超然激动地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我就说吧,乔贞儿早就对你有意思了,你不信,依我看啊,你得趁热打铁趁胜追击,等下约她一起吃饭把该说的都说了!”

 

我摇了摇头,“得了吧,上次我还听说她和一个赌客关系有些暧昧。再说了我一个小荷官她会看上我?就算看上我,我也养不起她,你看看她平时身上的穿戴,哪一样不是奢侈品,我一个月工资估计都不够她买一条内裤呢!”

 

陈超然想了想,似乎觉得我说的挺有道理,也不再多说,倒是不怀好意地问我在厕所办事感觉怎么样。我白了他一眼,“能怎么样,地方那么小动作都施展不开。”

 

这小子听了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嘲弄了我好一会儿,他又问我有没想过和莉香在一起。

 

我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回答他。实话说泡妞是泡妞,找对象归找对象,一夜情这种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早饭吃完后,我换好荷官工作服,便准备去休息室报道。一想起乔贞儿昨晚的眼神,不知怎么我心里竟有一丝暗爽,想着等下见面之后,非要再调戏调戏这小妮子不可。

 

刚踏进休息室,没见到乔贞儿,倒是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他坐在一张桌子前,一看见我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他那瘦长的身材我就认出来了,这家伙不就是柯涵的男朋友么?我没去找他麻烦,他还自个儿找上门来了?

 

我若无其事地瞧了他一眼道:“怎么?有事?”

 

对方眯着眼睛看着我,居高临下道:“说!你和小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一听懵了,这家伙有毛病吧?我昨晚才认识柯涵,TM的说得好像我和柯涵早有奸情一样。不过他越是这样我越不想解释,既然他想误会,我就让他这糊涂绿帽子戴到底!

 

“不记得了,太多了,我哪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屑道。

 

我这句话刚出口,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抡起一拳就朝我挥了过来。我伶俐地向后一跳,轻易地躲过了他的攻击,紧接着一个勾拳击中他下颚,跳起来一个正蹬将他踹翻在地。

 

他惨叫一声,不等他反应过来,我又侧身一跃,一个高抬腿狠狠朝他胸口奔去。见他躺在地板上呻吟着,爬都爬不起来,我笑着勾起嘴角。这小子来找麻烦之前也不打听打听,我以前是干嘛的?

 

这边的冲突惊动了其他人,一些看客很快涌了过来。其中有两三个平时跟我关系不错的荷官,过来一个个卷袖子,骂骂咧咧的要替我出头。

 

“妈的,打架打到我们这来了?”

 

……

 

那男子在地上缓了一会而,回过神来死死地盯着我,站了起来话也没说就夺门而去。没一会大家都散了,乔贞儿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不仅泡了一个,还抢了一个,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刚才被柯涵男朋友一闹,现在又被她这么冷嘲热讽,我心情更加不爽快,便冷冷的回了一句“哪有你厉害”。

 

乔贞儿脸色一沉,娇脸通红,怒目切齿道:“傅铭!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就这时,我看到她眼角泛起一阵晶莹,我心想完了,这回话说重了。

 

正在我思考怎么道歉时,乔贞儿就捂着眼睛朝外面跑了出去。

 

陈超然刚巧走了过来,见乔贞儿抽泣着跑了出去,抓不着头脑地问我:“听说刚才有人找你麻烦?”

 

我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了。

 

“听说是柯涵的男朋友?妈的,老子平时就看他不顺眼,现在还敢来找你麻烦?等下我去教训教训他。”陈超然骂骂咧咧地说着。

 

“算了,反正和那小子也是误会,现在他也吃了苦头以后也不会再找我麻烦了。”我不以为意。

 

陈超然也不再计较这事,转而问我和乔贞儿怎么回事,我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陈超然一副像撞墙的表情看着我“你傻啊?你怎么能那么说呢?”

 

“说都说了那怎么办?反正我和她也就同事关系无所谓了。”

 

陈超然顿时严肃起来,扶着我的肩膀认真道:“死鸭子嘴硬!赶紧去给我追回来,你小子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喜欢就去追呗,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怕的!”

 

我心想和乔贞儿根本没可能,便再三推辞。哪知陈超然这家伙死活不肯,就像我欺负了他女人一样,非要逼着我去道歉,我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他说行,我去。

 

就这样,我被他推着走出了休息室,整理了一下领子的蝴蝶结,心情忐忑的去甲板上找乔贞儿。

 

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站在栏杆旁,海风轻抚着她的酒红色长发,纤细的背影微微地发颤。我心里一阵内疚,我走过去站在她身边,什么也不说。

 

她见我站在一旁也没说话,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犹豫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道:“对不起……我……”

 

“好了你别说了,”乔贞儿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解释道,“我知道你们对我有误解,大家都说我和郑浩有暧昧。我想说,其实一直都是他一厢情愿,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他任何恩惠,我所有的东西都是靠我自己努力赚来的。”

 

起先我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现在听她亲口解释,我瞬间觉得心中释然。想来也是,贞儿是个要强的女子,绝对不会攀附富二代,不免有些人因为嫉妒她而造谣。

 

清晨的海风有些微凉,我看乔贞儿在吸鼻涕,不禁用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她微微颤了一下,然后将侧脸枕在了我的肩膀上。

 

许多人都认为我不可能和乔贞儿在一起,就连我自己曾经也这么以为,然而现实总是出人意料。我也以为我还会再遇见莉香,跟她把那夜的事情说清楚好好道个歉,可是我竟再也没在天女号上见过她,她整个人仿佛从天女号上蒸发了一般,再也探不到一丝消息。

 

自从那天早上的事情后,我便和乔贞儿确定了关系,也开始亲昵地喊她贞儿。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们天天黏在一起,吃饭、睡觉、哪怕我连上厕所都会叫她给我送纸。

 

公司规定男女朋友不得在船上同居,除非是领到了结婚证。对于这种规定,公司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好好上班,私人生活一般很少来管你。

 

不过这倒是苦了陈超然,每隔三天两头他就要去客房开房。三天两头他就会跟我抱怨说这个月开销又大了,还说要我以后做了VIP荷官后一定要还给他。

 

我笑着说没问题,以后我开房,你回来住。他不干,说贞儿一个月赚那么多钱,要是我再做了荷官,两个人的收入一年下来都能在一线城市买套房子了。说什么也得给他买辆车啥的,我说行等你结婚的时候别说一辆,十辆都给你买。

 

他问我什么车,我扬了扬眉说三轮车。他佯哭着说交友不慎,我也懒得理他。

 

时间就这么顺畅的过着,我离考核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贞儿每天都抽空督促我练习,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爱情的力量,我终于在考核前几天突飞猛进,发牌的速度稳定控制在了二十六秒之内,数筹码的速度更是到达了一分十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