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考核

时间:2015-01-13 16:0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考核前一天,陈超然喊了一大帮兄弟,非要帮我弄个什么狗屁庆祝。那天晚上我喝得特别多,也不知道那小子从哪给我弄了一盒什么狗屁神油,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用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精神状态差到不行,头重脚轻连眼皮儿都睁不开。幸好贞儿一大早就帮我买了牛奶鸡蛋,吃完这些后我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考核地点在娱乐城三号VIP包厢,我到那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在排队了。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实习荷官,有一些之前是服务员现在来考核,想要转职成为荷官。

 

大多数面试者我都认识,见我来了大家都嘻嘻哈哈地聊了起来。我和贞儿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娱乐城,许多人对这种事情都比较关心,这娱乐城第一美女荷官莫名其妙的被我泡到了手,只要是个男人多半会眼红。

 

我知道他们明面上说祝福我,私底下肯定咒骂不断。我倒也懒得理会,现在我有恋人有兄弟,足够了,其他人爱怎么说怎么说,说了我身上也不会少块肉。

 

等了片刻便轮到我面试了,我轻飘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进包厢,都怪陈超然那小子不知道哪搞到的药,害得我现在路都走不稳,要是考核失败了一定要那小子血债血还!

 

包厢里摆设着一张椭圆形赌桌,主管、经理、监场等人都围绕着赌桌而坐。这些人我勉强还算认识,托陈超然的福,我曾和主管监场他们喝过酒。

 

和考官们打了一声招呼后,我便走到发牌员的位置坐了下来。

 

经理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人,描着淡妆,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肩短发。至于主管和监场,则是两个比我稍大几岁的爷们。

 

见我准备好之后,女经理拿起一个秒表冲我点了点头。

 

“开始!”

 

我迅速拿起扑克牌,按照流程一步一步操作起来,可当我洗第二遍牌的时候,我发现之前有人考核时用过这幅扑克牌,牌角被弄的有些弯曲,加上我的手莫名抖了一下,只听“哗啦”一声,一副扑克牌竟全飞了出去。我顿时心里一紧,完了!

 

我偷瞄了女经理一眼,发现她皱了一下眉。这时我忽然想起贞儿曾经说过,要是在桌上失误之后,第一时间要先给客人道歉,不能慌张。

 

我心想死马当活马医,立即站起来鞠了一躬,露出诚恳的表情,对跟前的诸位考官道:“对不起,很抱歉。”

 

接着我把乱作一团的扑克重新整理好,再一次按照流程开始洗牌。等做完这些之后,接下来就要开始第二个考核。

 

我假装镇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他们在纸上给我打分。我不敢去窥视纸上的结果,只得老实又焦急地等着。

 

第一轮考核结束之后,监场把准备好的筹码拿上了桌,开始进行第二场考核。监场递给我筹码的时候还冲我眨了眨眼,意思好像在责怪我“刚才怎么搞的?”

 

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监场便点头对我微笑道:“放轻松,别紧张。”

 

望着桌上杂乱不堪的筹码,我便觉得有几分头大。在经理再一次喊出“开始”之后,我深吸一口气开始点着筹码数量。之前洗牌已经失误过一次,现在数筹码是我的强项,我一定要在这一轮扳回一成!

 

数筹码一直是荷官最头痛的事,因为不但要把筹码理整齐,还要计算出它们的总数。这两件事情还要同时完成,好在我天生就对数字敏感,这个对我来说不算太难。

 

我的双手不停游走在赌桌之上,尽量每拿起一枚筹码都让它平稳地堆积起来。时间飞快流逝,等我把最后一枚筹码整齐的放好之后,经理暂停了秒表露出一丝笑意,“不错,虽然洗牌你还得加强练习之外,数筹码做的很好,一分十秒,比我当年还快了许多。这次考核,算你过关了。”

 

我心里一喜,这不是明摆着夸赞我吗?接下来就要等她分配我的职务了!不知道我是会被分配到大厅,还是包厢,不知是发百家乐、还是二十一点……

 

正当我憧憬得正爽时,女经理翻了翻笔记本道:“嗯……外桌德州扑克还缺一个人,你就先去德州扑克那一组吧。”

 

大厅?德州扑克?我一阵失落,甚至怀疑这女经理是故意的。就算我洗牌失误了,分配到大厅,但也不至于去发德州扑克吧?德州扑克可谓是小费最少,客人最少,时间最长的赌桌了。

 

我叹了口气,算了德州扑克就德州扑克吧。再怎么说,我现在也算的上是一星荷官了。 娱乐城的荷官有着等级划分,培训中的荷官称为实习荷官,考核通过后则是一星荷官,接着按照表现评定分数,到达一定分数会有升星考核。

 

一般培训的时候,老荷官们只会教你两到三众种娱乐项目。等你精通了三种以上的娱乐项目,升星考核过了就会成为二星荷官,工资也会相应提高。精通五种以上娱乐项目,考核之后就会成为三星荷官。

 

过了三星荷官,就会晋升为组长,专门负责管理一张赌桌。组长做的好的话,就会升为主管,之后是监场,最后是经理。听说经理一个月的工资有几十万,一年最少也有个几百万。 不过想到达那种高度,我觉得我现在最多只能YY一下。就拿今天考核我的这位经理来说,听说她是哈佛高材生,曾在拉斯维加斯金沙赌场做过主管,而且还做过好几年的高级荷官。

 

所谓的高级荷官,从不帮一般人发牌,能让他们发牌的人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而且出场费也同样高得离谱。

 

得知我通过考核的消息,贞儿和陈超然几乎比我还要高兴。陈超然吵闹着说以后可以和我一起上班了,贞儿则有点失落喃喃道,“怎么没把你分到VIP来呀?”

 

当天陈超然又扬言要给我庆祝,为了避免这家伙花钱大手大脚,我们自己从酒吧买了一些酒水和食物,回到宿舍里庆祝。由于贞儿要上班,所以只剩我和陈超然两个老爷们在宿舍里喝酒聊天。

 

几瓶啤酒刚下肚,陈超然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我知道他酒量小,每次喝酒都是由我帮他顶着。这次是自家兄弟在一起,我也没有灌他,是他自己吵着嚷着要喝,说什么不醉不兄弟。难得高兴一回,我也就任由他去。

 

喝得差不多时,陈超然这小子就嚷嚷着要去找小琦,丢下我一个人在宿舍里。

 

我枕着手臂躺在床上,心想自己明天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上船这么久,我终于做上了荷官!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几个月前我还是街边的小混混,没想到后来我居然出海了,还做上了荷官。

 

我洗了把脸,准备去外面透透气,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正站在门口。她穿着一袭紫色长裙,双肩正微微耸动着,清秀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泪痕,右眼下的独特泪痣越发显得她楚楚可怜。

 

柯涵的出现让我有几分诧异,虽说我和她勉强认识,但也不是特别熟络,就那晚喝过几杯酒而已,难不成她是来找陈超然的?

 

“你有空吗?”她见我不说话,遂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她没有回答我,吸了吸鼻子问:“能陪我去喝几杯么?”

 

要说以前遇到有美女叫我陪她喝酒,我肯定激动不已,现在我有了贞儿我觉得应该收敛一些。可看着面前楚楚可怜的柯涵,我怎么也说不出“没空”或者“不去”这种字眼。

 

想想反正朋友一场,大家都在船上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便和柯涵说宿舍里正好还有一些酒,不然就在宿舍喝好了。

 

她没有拒绝,像丢了魂似的跟着我走进了宿舍。我给她找了一个干净杯子,开了一瓶啤酒给她倒满。她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还没等我再给她继续倒酒,她竟突然扑到我怀中抽泣起来,差点没把我手中的酒瓶打翻。

 

“为什么他现在怎么变这样子了?我感觉他越来越陌生,以前无论我做多过分的事情,他都会宽容我原谅我。可他现在竟为了一点小事就……就……就打我……呜呜……吸……”

 

 我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会对柯涵动手,我一直很讨厌男人打女人,顿时一阵火气涌上心头。

 

“那小子打你了?!卧槽!怎么会有这么小气窝囊的男人,走,我带你去找他说清楚!”我说着就想拉柯涵往外走,可她死死却地抱着我,不让我站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安慰了她一阵。我不说还好,一说她哭得更厉害。我平生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女孩子家哭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她趴在我怀里哭了多久,才恢复了一些神智,这才呜咽着和我叙述起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