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误会

时间:2015-01-13 16:01来源:未知作者:HeLin

原来他们是大学同学,在一起好几年了,毕业后因为男朋友要来船上工作,为了和他在一起柯涵也跟了过来。

 

一开始,两人在船上的日子也算融洽,可后来她男朋友却总是疑神疑鬼,几番怀疑柯涵有地下情人。至于这件事,我想无风不起浪,一定是这小妮子做了什么事情被那小子撞到了。

 

我一向不喜欢听片面之词,喜欢站在多角度去思考问题。现在柯涵很情绪化,说的话几乎都是那小子的不好。大多数恋人都是如此,受了委屈后都会怪罪对方,把对方说的一文不值,可到最后还是离不开对方。

 

我一边听着一边陪她喝酒,时不时安慰她几句。小妮子酒量比我想象中还要差,没一会儿就开始说胡话了。我打算送她回去,叫她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可是她瘫坐在椅子上,我怎么也拖不动她。正当我准备打电话叫张小琦过来把柯涵弄走的时候,她不知怎么就站了起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撒酒疯似的把连衣裙一扯,露出肩头一片雪白的肌肤。

 

我愣了一愣,赶忙制止她继续脱衣服。再过一会贞儿就要下班了,要是她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我就是跳进大海都洗不清了。

 

“别这样别这样!”我手忙脚乱地帮她把她裙子拉上,可我一个不小心就碰到了她胸口那两团柔软,顿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遍及全身。

 

“安哲,安哲……”柯涵意乱情迷地喊着,好像把我当成了她男朋友,一直往我怀里靠,还试图吻我。

 

我顿时满脸通红,欲火焚身一般的感觉,但我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一想到贞儿等下要过来,我压制住自己的邪火,准备把她先抱到床上躺着。

 

正当我搂住她准备将她抱起时,一只手忽然伸进了我的下方,柔软的手掌一把握住了我兄弟。我顿时浑身一紧,搂着在她腰部的手,竟不听使唤似的放到了她的背部……

 

她的手蠕动着,挑逗着,我脑海中顿时一片兵荒马乱,两步作一步将她按在了床上,再也无法遏制地吻住她泛着酒香的唇,开始疯狂地掠夺起来。

 

她被我游走的手掌伺候得全身滚烫,开始闭着眼睛帮我脱起衣服来。看着她长长的睫毛,清秀脸蛋上泛起的红晕,我小腹处像有座火山似的随时都可能爆发。

 

就在这时,我恍惚听到有人在敲门。我立马清醒了过来,一定是贞儿来了!我当即一把推开柯涵,迅速穿好衣服整理好行装。

 

我回头看了看还躺在床上喘气的柯涵,顿觉一阵头疼,我告诉自己要冷静,我什么都没做,再说了还不知道门外是不是贞儿。

 

“傅铭,傅铭!你在干嘛?开门呀!”门外的熟悉的女音让我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我犹豫着打开门,只见贞儿提着一大堆东西站在门口,“愣着干嘛啊,快过来帮忙。我给你带了一些日用品,上次见你洗发水、牙膏都快用完了。”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一袋东西,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她进门,只好由着她从我身旁走过。这时,我忽然听到“哗”的一声,回头只贞儿手里的东西全都砸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贞儿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变形,眼中已经泛起迷蒙的眼泪。

 

我忽然觉得这种情况解释就是掩饰,只得无奈地直视着她的双眼道:“你相信我吗?”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难道说她的衣服是她自己脱下来的吗?!”贞儿指着床上衣衫不整的柯涵,厉声吼道。

 

我顿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衣衫不整醉作一团,要是换了我也不相信没发生过什么。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我脸上,火辣辣地疼。

 

我知道贞儿生气、打我,证明她真的很在乎我,于是上前将她狠狠抱入了怀中。她奋力挣扎起来,厉声吼道:“你滚开!别碰我!”

 

我被她推得连连后退,她终于挣脱了我的怀抱,转身逃离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我伤了一会儿神,便拿起电话给陈超然打了过去,叫他赶紧叫张小琦过来把柯涵弄走,他问我怎么了,我简单说了两句。他竟然嘿嘿笑了两声说:“你小子,就不能换个地方?非要在宿舍?”

 

我不想多说,挂了电话就追了出去。此刻我真是悔青了肠子,谁知道柯涵这小妮子喝醉了会乱来。要说上了她被捉奸那算我倒霉,可问题是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先是跑到了休息大厅,发现没有贞儿的影子,接着又问了问几位同事,都说没看见她。我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相处这么久以来,我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这时我忽然想起陈超然以前和我说过,有个女孩为情跳海自杀的事情,脑子“嗡”的一声三,两步就朝甲板上奔去,贞儿该不会要去做傻事吧!

 

我跑到船头时,夕阳早已全部没入海面,铅蓝色的天空中盘旋着无数雪白的海鸟。

 

甲板上除了三三两两的旅客之外,就是没有贞儿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朝船尾跑去。等等!转身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只见一处偏僻的角落里,一男一女正紧紧相拥,那两人的身影我怎么看都觉得好眼熟,特别是穿着白色衬衫的女孩,那不是贞儿吗?!

 

我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拥抱在一起,毫无疑问,那个男人就是传闻和贞儿有着暧昧关系的赌客郑浩。我顿时觉得呼吸急促,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怒火填胸,我多么想冲上去把那小子扔进海里!可看到贞儿趴着他身上抽泣的模样,我心里又无比苦涩。

 

“傅铭……”贞儿发现了我,立即从郑浩怀里推脱了出来。两人都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就在这时,贞儿愣了两秒居然一把抱住那一副小白脸样儿的郑浩吻了起来!!还是当着我的面!!

 

我无法描述我此时的表情,她是故意要气我吗?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她不给我解释的机会?难道我真的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吗?

 

我冷笑起来,女人不都是如此!

收起多余的悲伤,我没兴趣再欣赏他们的表演。我拨通了陈超然的电话,问他在哪?他在电话里无奈道:“还能在哪,在帮你这小子收拾烂摊子呢!妈的,背那小妞回去的时候可算是累死我了。第二名,你下次能不能换个战斗地点?”

 

我说了声谢谢就把电话挂了。顺着过道走到了船尾,我看着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我的心情就像那满天的黑。

 

我忽然一拳打在栏杆上,妈的!傅铭你给我有点出息,不就一个女人么?再说了是你自己不检点怪得了别人?现在她喜欢和谁接吻你管得着么?

 

我自嘲地苦笑着,胸口堵得特别难受,我想哭,却发现自己根本流不出眼泪……

-->